新刊推荐|即兴城市·空间不设限

*

即兴城市,是一个为意外和惊喜留出空间的城市。它时刻在呼吸、交换,它包容差异,欢迎改变,使得城市永远迸发着“火花”。从这个意义上考量,你会洞察到成都这座城市安逸生活的源头在哪里。

2021

天府文化1月刊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让城市空间鲜活起来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所以城市空间的塑造,要提供多样可能性,不能是一成不变的,而应当呈现出可持续、可探索、不定时“上新”的特点。

如今在成都,涌现出不少掌握“空间魔法”的即兴空间,这些“不设限”的空间可以共享,也可以跨场景融合,让生活产生无限可能性。

PART 01

叠加的空间

空间,并不总是一成不变的。在成都,人们熟谙这种“空间的魔法”。

比如,成都的肉食爱好者们口口相传的烧烤店,往往要等到晚上某个时间之后才能去。如果去早了,你可能会发现,眼前是一家面馆,烧烤摊不见踪影。这便是成都常见的混合经营模式了。因为烧烤的生意一般是在晚上,可店铺白天空着又可惜,那么租出去正好,各做各的生意,提高坪效比。

住在新鸿南路的陈荣就很喜欢到附近的一家山椒牛肉面店吃烧烤。白天,这里是家不太起眼的面馆,到了晚上,烧烤摊就支出来了,孜然和肉混合后烤出的焦香四溢,让人不由得停下脚步。陈荣每每在跑步锻炼后,都会被这香气所吸引。这家烧烤已经开了十多年了,五花肉和鲫鱼是必点的。陈荣每次给朋友推荐这家烧烤,都要多叮嘱一句:记得晚点去。

同一家店,不同的季节去,也会吃到不一样的美食。三官堂的一家羊肉汤店,在冬天羊肉飘香,是成都人独有的温暖。到了夏天,主角又变成了麻辣小龙虾,让人吃到汗流浃背。

不得不说,成都的美食,真是“擅长”打破人的固有印象。它对于空间有着自己的打开方式。美食有时候并不在那些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酒店里,恰恰相反,它有可能隐藏在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街头巷尾中。苍蝇馆子才是许多成都人的真爱。虽然店面看起来不高大上,但是一筷子把肉夹到嘴里,味蕾会告诉你,选择这里真是没有错。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在以烧烤为主题的纪录片《人生一串》中,成都的陈孃烧烤就让围观网友们看得口舌生津,也让他们大为惊奇:这家烧烤店居然开在了水族馆里。客人们坐在店里吃烧烤,还能欣赏鱼缸景观。这种搭配有点清奇,但又很符合成都人闲适的生活态度。

而且这里每周只有周三、周五、周日才开门,晚上 5 点半开始烤,经常 7 点多菜就卖光收摊了,所以无论是去早了还是去迟了,都可能吃不到。这就有点类似于“薛定谔的猫”。吃不吃得上烧烤,必须去了才知道。

这种空间上的开放性和不确定性,在近期开放的宽窄匠造所则表现得更为明显。在这里,没有传统固定业态,而是不定期地更换主题、品牌、产品,打造常换常新的场景体验。换言之,这里整个空间将作为一个超大的自营主力店,由业主方协同合作资源,集合产品、品牌去协助创作一个个有趣的生活展陈场景。

作为天府锦城“八街九坊十景”中宽窄二期建设工作的首批实施启动项目,宽窄匠造所在传承老成都院落文化的同时,又注入了新的改造理念和场景内涵。将传统的产品消费形态,升级为沉浸式的场景消费,先做流量,再做生意,这便是现在流行的“策展型零售”了。

摄影/ICYWORKS

2020 年 11 月 1 日,主题为“Sort of City——城市穿越:匠造之旅”的成都创意设计周 × 天猫理想之城青羊分会场开幕活动,在宽窄匠造所举行。进入橙红色的“匠造之门”,迎面而来的是移步换景的场景体验。

带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可爱兔子化身凳子,用于掩盖人类真实情绪的面具化身椅子开始守护人类的躯壳,而童年的陀螺必须靠我们双脚来平衡……世界各地家居设计师的奇妙异想,有趣地传达了城市年轻人的多样生活状态。

穿插在建筑里的匠造之廊,则是为整个匠造所带来活力与热情的动力引擎。同时,它也是一个巨大的艺术装置,打破掉框架结构的楼板,让千篇一律的房子变得充满趣味。人们可以从这里起步,从下至上,去体验各种场景。

快闪、展览、秀场、分享会……未来,匠造所将处处有“展”,处处是“演”。在这里,所有的空间可以是美术馆、小剧场,甚至是 Live House,大小不一,功能不一,但其公共空间的丰富性,足以去承载各种类型的青年展演活动,从而让顾客更高效、更有针对性地去“订阅”一段愿意度过的时间。

PART 02

一家买手店的变身

如果是白天来到 CLAP,你根本不会想到这里还藏着一间酒吧。

作为一家新锐买手店,坐落于锦江区水璟唐历史文化街区的 CLAP,有一种区别于街区其他建筑的科幻气质。在川西民居标志性的穿斗式木结构之外,包裹着闪耀着银光的条纹金属板。穿过落地玻璃窗,你可以看到相当特别的服装陈列架,以及相当专业的咖啡柜台,让人忍不住想走进去一探究竟。

然而,如果不仔细观察,你可能不得其门而入。事实上,CLAP 没有大门。入口是两个开放式的通道,通向店里的天井庭院区域。而庭院区域也是对外开放的,“这里没有门,我们希望庭院空间更像是一个公共空间,即便是晚上我们结业了,人们也可以进来小坐、聊天。”CLAP 的主理人 Jony 介绍道。

Jony 已经做了 5 年的服装买手生意,这五年间国内的买手行业出现了非常显著的增长。目前,全国的买手店数量超过了 1000家,成都也成了西南地区买手店数最多的城市。但 Jony 想的,并不只是单纯开个买手店而已,而是做一个新的模式,做一些差异化的东西。于是,如今的 CLAP 里,不仅有服装零售、咖啡、艺术展览和活动,也卖酒。

每晚 8 点整,CLAP 的“变身”准时开始。在 30 分钟内,这里会转换成一间酒吧,服装零售团队将与酒吧团队完成交接。只见店员们将墙角的衣架旋转 180 度,露出不锈钢座椅,酒吧的客人可以在此坐下,再转回去,享受私密的两人空间;将墙面打开,又是一排沙发座椅,通过紧凑型的距离设置,人们可以在此拉近距离,增加交流;拉开陈列配饰的展台,吧台也就出现了,这里将是调酒师的舞台;再将这背后的墙面转过来,什么酒都有了。

供图/一介

一个买手店,为何会想到卖酒?Jony解释说,“因为 CLAP 背后就是水井坊博物馆,我们在这选址后想做一个和酒有关的内容,当然也迎合了当下成都的发展需求。鸡尾酒在成都非常受欢迎,但像我们做带时尚属性的鸡尾酒吧,实际上还挺少。”而“白天是买手店,晚上是酒吧”的模式,更是前所未有。

要做到前所未有,显然要多费些功夫。设计和装修需要多花时间和心思,还有一些装置要在外地定制。Jony 回忆道,因为之前没经验,店里的旋转装置就做了两次才做好。

另外,多业态经营也有一定难度,团队要专业,又要能配合好。目前 CLAP 有四个团队,分别对应服装零售、咖啡、酒吧、展览活动,一共 20 多人。而同样面积的买手店一般有七八个人就足够了。

在 Jony 看来,这样的多业态经营,对于突破“坪效极限”意义重大。单位面积的产出更多,自然能抵消一些人力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模式让 CLAP 更有趣了。

人们来到这里,可以遇见更多的可能性。白天可以到这里试试衣服,看看展,喝杯咖啡,享受冬日的暖阳。到了晚上都不用挪地儿,再感受喝一杯的乐趣。成都的潮流青年们,又多了一处全天候的时尚阵地。

PART 03

好空间不会“闷”

上世纪 70 年代,美国社会学家威廉·怀特通过“街道生活项目”发现,空间的社会品质比它的物理品质更为重要,也就是说,公共空间提供给人们活动的多种可能性和方便与否等特征,比它的规模和形状更重要。

所以,城市公共空间的营造,必须考虑现实生活的复杂性、多样性、丰富性,并不是简单地追求“大”或者“美”。人的需求是多变的、复杂的,难以按照既定的模式固定下来。僵化的设计会降低人们的使用意愿,造成公共空间的衰败。

芒福德在论及城市本质时,提出了城市戏剧理论 , 将城市比喻为一座剧院。作为社会生活的“舞台”,这里每天都上演着形形色色的剧目,这些才是赋予空间活力的源泉。

所以,充满吸引力的公共空间,应最大程度地满足各种没有剧本的演出——在“舞台”上提供各种可能的“场景”、灵活的“道具”,而将使用的自主权交给“演员”,以适应日常生活中人们各种形式的即兴“演出”,从而让城市居民获得愉悦感和归属感。

2016 年夏天,加拿大建筑师让·弗维尔就在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大道上设计了一个生动活泼的城市舞台。这个名为“DanceFloor”(舞池)的项目,将 5000 多个金色脚印铺设在街道上,市民、游客可以在这个巨大的舞池中,踩着这些脚印即兴起舞,享受随意自由的乐趣,行人们则可以观看到各种令人难忘的“表演”。就这样,枯燥无味的步行街变身为一个巨大的互动空间,为附近地区带来了新的活力。

2020年冬天,在成都武侯区的社区里,一场“自定义运动会”,也为社区居民提供了即兴表演的舞台。从2020年9月到12月,武侯区第二届 CAP 社区艺术计划历经创意初选、设计修改到制作装置,再到比赛对抗,在社区、艺术设计师和居民的共同协作下,10 组具有地域性、运动性的艺术装置在社区落地、生根。通过这些艺术装置,社区居民可以一起来自定义新的场景、新的关系、新的运动方式。

供图/一介

在玉林北路社区,一家幼儿园的门口,10 个长条状的白色“气球”,分别缠绕在行道树上。这款名为“琥珀沙袋”的艺术装置其实是拳击沙袋,路过的行人不时会打上几拳。在这条街上,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就是下午四五点孩子放学的时间,很多老年人在街边等着接小孩。设计师刘文昊观察发现,不少老年人在这段时间中很无聊,于是他设计了这些沙袋,化解无聊的同时也可以让老年人健健身。小朋友们放了学,也会过来一起玩。一条沉闷的街顿时一片欢声笑语。

在倪家桥社区,设计师徐悟空则把保龄球瓶变成了可供大家套圈的游戏装置。以保龄球瓶作为桌腿,桌子朝上一翻,市民就可以举办套圈比赛。既然是自定义运动会,怎么玩都可以,所以不少小朋友选择走上前把圈圈直接套上去,也引得围观群众纷纷叫好。

“最主要的找准居民的需求。小广场上每天来散步的居民挺多,健身设施也有一部分,但居民却说这些远不够。”徐悟空介绍说,她喜欢用轻松幽默的方式来表达生活中看到的事情,不少居民提到“能不能找点小娃娃好耍的”,便激发了她的灵感。

供图/一介

可以是保龄球,也可以是高尔夫。在黉门街社区,几个木质座椅组合成了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便成了社区居民的运动场。在运动会比赛日,“奶奶厨房”的创始人刘道笠也上去打了几杆,命中率相当高。大家围在一起为她进球鼓掌欢呼,有人趁此机会夸刘奶奶做的“奶奶萝卜干”很好吃,还约好要一起去升级版的奶奶厨房坐坐。

如果不打高尔夫,将座椅拆开,散落在社区中不同的地方,大人们可以来这里坐坐聊聊天,小孩可以倚着玩闹嬉戏,老人则可以来下下象棋……在日常生活中,新的用处和玩法被不断开发出来,社区的温度和活力也得以显现。

PART 04

走一走,坐一坐

想要营造生机勃勃的公共空间,让城市充满活力,关键在于要回归日常生活。从人本逻辑出发,才能让空间随人们需求和时间变化而灵活转变。

在日本东京,有一个草原公园。这里没有一般城市公园的铺装地面、市政座椅和儿童游乐设施,却是一个令人自在的公共场所。在这里,想要做什么、玩什么,就可以带过来,或自己制作。在一般公园里,小孩只能玩游乐设施,但是在这里,就可以尽情地玩了,可以荡秋千,也可以跟着大人们翻土、种草,或者一起打扫这个公园,当作是一种游戏。

使用公园的居民还自发组成了一个团体,自己设计并参加公园里的各种活动。大家在这里生火煮饭,摆摊卖酒,跳舞唱歌,比赛扳手腕,还吸引来各种小摊小贩,热闹非凡。

在城市发展史中,原本应当成为城市主体的人,曾经成为客观因素的附属。然而人类创造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幸福,享有更多乐趣。所以,城市文明不应只是包括现代气息,还要有人能主宰的空间,能让人自由挥洒活力的空间。

在成都街头走一走,新的风景无处不在。原本备受欢迎的香香巷,如今在附近多了两条同名小巷:香香 2 巷和香香 3 巷,通过打通街区的“毛细血管”,实现了望平街、天祥街到滨水公共空间的“无缝贯通”。

故事馆、网红书店、剧社茶馆、网红店集合街区……曾经的猛追湾俨然已是一片“新颜”。从新华桥出发,沿着锦江行走,一路上没有机动车辆驶入,人行步道宽敞整洁,书店、咖啡馆、花店分布于道路一侧,漫步其中,自在畅快。

从“空间建设”转变为“场景营造”,从“在城市中建公园”转变为“在公园中建城市”,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就是要直面城市有机生命体的多元性、复杂性,坚持“人城产”的逻辑。

在城市公共空间中,便是要创造尽可能丰富的体验感和参与感。

在成都规划的总长达 16930 公里的天府绿道体系里,这些绿道串联起上千个公园,正在织线成网,形成新的休闲场所,聚起超高人气。时尚秀展、特色餐厅、主题乐园等业态像珍珠一样镶嵌在绿道上,创客空间、文化演艺、游戏动漫、创意市集、专属 IP 产品等文创业态落户公园里,带给市民全新的游园体验,成为了大人小孩玩耍的乐园。相伴而来的还有新的商机,新场景的植入促进了生态价值向经济社会价值的转化。

如今,在成都这个巨大的城市空间里,以人为本、人城境业和谐统一的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正在成形,一座承载美好生活向往的“未来之城”面容展露:来成都逛逛、停停吧,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关心着每一个具体的人、每一个心怀期盼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