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一落马官员抛弃结发25年妻子 把让娇妻过“好日子”当大事

撰文|刘艺龙 熊颖琪

“因沉迷女色,他抛弃结发25年的妻子,把让再婚娇妻过上‘好日子’当成头等大事……”,1月22日出版的《黑龙江日报》首次披露了黑龙江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王乃巨等贪官的警示教育案例。

“老王毁就毁在好色上”

据报道,过去一年,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接续在省管干部中开展“每季一案”警示教育活动。2020年11月,以《色令智昏 悔之晚矣》为题的警示教育材料放在了省管干部们的案头。该材料深入剖析了省水利厅原副厅长王乃巨违纪违法案。

材料指出,“王乃巨的蜕变始于得意忘形,发于政商不清,毁于沉迷女色,其惨痛教训值得我们深思。”

“老王毁就毁在好色上”,知情人一语道破了王乃巨沉沦的关键。因沉迷女色,他抛弃结发25年的妻子,把让再婚娇妻过上“好日子”当成头等大事,试图用金钱和纵容填补年龄差,最终坠入贪腐的深渊。

有省管干部在心得体会中写道:扎实的采访,生动的表述,鞭辟入里的分析,配上切实可行的对策,针针见血,发人深省,警醒自己勿越雷池。

当过十年县委书记

王乃巨生于1965年11月,大学文化,长期在齐齐哈尔市工作。1988年至1995年,他从齐齐哈尔市车辆集团起重机分厂的实习生,一步步成为集团团委书记;1995年,他出任共青团齐齐哈尔市委书记。

1998年7月,王乃巨任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委书记,任职3年;他于2001年调任克东县委书记,主政克东长达10年。

2010年11月,王乃巨在一次活动上介绍,克东县历史上是典型的工业小县、农业弱县、财政穷县,是名副其实的全省“十弱县”。王乃巨说,只有解放思想,大上项目,上大项目,上大的工业项目,才能闯出一条崭新的发展道路。

2011年1月,王乃巨调任黑龙江省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2019年4月,他履新黑龙江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2020年5月,王乃巨落马;三个月后,其被宣布“双开”。通报提及,王乃巨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钱款;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规借用管理服务对象的钱款,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斥其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

2020年8月21日,七台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乃巨作出逮捕决定。

“深感唯有投案才是唯一出路”

除王乃巨外,此次《黑龙江日报》还披露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政协原主席、党组书记姜国文,黑河市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郭建华和牡丹江市政协原副主席姜英波等人落马后的部分细节。

姜国文1957年9月出生,曾担任哈尔滨市纪委书记近10年,2016年初,转岗任哈尔滨市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2019年9月,姜国文落马,成为十九大后黑龙江省首个被查处的省部级领导干部。

姜国文被指“在监督执纪过程中失责弃守、执纪违纪、执法犯法,将公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职务晋升、工程承揽、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损害纪检监察机关和干部的形象,严重破坏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

去年4月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姜国文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及其教训警示的通报下发后,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专门作出批示,要求以案为鉴,在全省开展警示教育。

郭建华是一名女性干部,出生于1963年5月。她曾任黑河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黑河市政府副秘书长,黑河边境经济合作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2017年1月,她履新黑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2019年9月,郭建华被查。

郭建华的忏悔书上泪痕清晰可见。“我害怕再面对黑河父老乡亲,曾经的我备受关注,家乡人看着我成长进步,而现在,我是戴罪之身,无颜以对。”

姜英波早年在七台河市卫生局工作,1999年1月,转任省国家安全厅工作,两年后,出任牡丹江市代管县级市海林市委副书记。

2006年12月,姜英波任牡丹江市阳明区委副书记、区长,四年后成为区委书记。2016年,姜英波转岗牡丹江市政协,出任党组成员、副主席,2017年1月,履新牡丹江市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2020年8月,姜英波主动投案。

值得一说的是,姜英波投案时由其妻子陪同,“对照通报中违纪违法案例审视自己的行为,我心生畏惧,整日诚惶诚恐、寝食难安,深感唯有投案才是唯一出路。”

资料 | 黑龙江日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