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大迁徙警示:河北疫情何以至此!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94例

黑龙江新增47例确诊病例

新增88例无症状感染者

春节大迁徙警示:河北疫情何以至此

据国家卫健委消息,1月2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3例,本土病例94例(黑龙江47例,吉林19例,河北18例,上海6例,北京3例,山西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19例(境外输入20例)。

黑龙江新增47例确诊病例

新增88例无症状感染者

据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消息,2021年1月21日0-24时,黑龙江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7例(绥化市望奎县35例,其中望奎县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7例,绥化海伦市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1例,大庆市肇州县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1例,哈尔滨市利民开发区7例,哈尔滨市呼兰区3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88例(绥化市望奎县42例,绥化海伦市8例,绥化安达市5例,哈尔滨市利民开发区22例,哈尔滨市呼兰区9例,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2例)。

春节大迁徙警示:河北疫情何以至此

病毒在村庄里快速传播

与武汉疫情主要发生在城市不同,此次石家庄疫情主要在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农村迅速蔓延。

疫情为何在基层暴发?

“这次河北疫情主要发生在农村,这也提示我们以往对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强调得还不够。”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农村出现感染后,基层诊所警惕性差,这是目前防控中的薄弱环节,接下来要加强培训,做到早期发现感染患者。

这个冬天该如何过?

河北疫情还未平息,黑龙江又出现388例新冠感染者,同样集中在农村地区。

1月10日5时,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王某鹤。第二天,绥化市通过排查王某鹤的密切接触者以及密接的密接,发现了45名无症状感染者,均为王某鹤父亲所在的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村民,官方发布称:病例具有高度的关联性。

“现在是非常时期,怎么有利于防控,就怎么做。”姜庆五说,总的来说,减少人员流动肯定是有利于阻断病毒传播的,各级政府也在平衡疫情防控需要和民众心理需求,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任何一个防控环节有所忽视,都可能被疾病钻了空子。

戴口罩勤洗手

少外出不聚集

本文由陕西师生健康编辑整理,转载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中国新闻周刊。

“这次河北疫情主要发生在农村,这也提示我们以往对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强调得还不够。”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农村出现感染后,基层诊所警惕性差,这是目前防控中的薄弱环节,接下来要加强培训,做到早期发现感染患者。

(1月11日,河北邢台市平乡县寻召乡张闫庄村的一个疫情防控值守处。摄影/柴更利)

病毒在村庄里快速传播

与武汉疫情主要发生在城市不同,此次石家庄疫情主要在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农村迅速蔓延。

从石家庄市区驱车一路向东三四十公里,才能到达此次疫情的“暴风眼”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与小果庄村同样成为此轮疫情重灾区的,还有与之相距不到两公里的刘家佐村、南桥寨村,三个村累计确诊病例约占石家庄市目前总病例数的50%。这几个村庄都分布在距离石家庄正定机场10公里的范围内,村子附近还有石家庄代管的县级市新乐市和正定县。

整个增村镇共有20个行政村,村民6万人左右,其中小果庄村居民4700多人。和中国大多数农村一样,增村镇的年轻人多向往城市,外出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与孩童。截至1月18日,石家庄的确诊病例以农民为主,病例平均年龄为45岁,60岁以上占27%,女性病例数是男性的1.5倍,中小学生确诊人数将近70人。

(1月6日,河北石家庄火车站加强疫情防控,乘客凭核酸检测报告进站乘车。图/人民视觉)

疫情为何在基层暴发

“这次河北疫情主要发生在农村,这也提示我们以往对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强调得还不够。”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农村出现感染后,基层诊所警惕性差,这是目前防控中的薄弱环节,接下来要加强培训,做到早期发现感染患者。

(1月6日起,河北石家庄市在全市范围内全面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图/新华)

“农村防疫系统薄弱是多年的问题,也不是这次疫情中才被发现,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缺少可用之人。”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梁晓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随着农村赤脚医生年纪渐长,逐渐退出一线卫生工作,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又不愿留农村,农村基层地区人才奇缺。

2018年,中国超过1/4的乡村医生年龄在60岁及以上,不到35岁的仅占5%,部分乡镇60岁及以上村医占比甚至达到80%。且村医学历低、职称低、专业水平低的现象普遍存在,2018年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数占比只有15%。

在刚刚过去的武汉新冠疫情防控中,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卫生管理学院教授方鹏骞撰文指出,乡村医生占基层医务人员比例达1/3以上,他们凭借对村民熟悉的优势,是农村基层卫生防控的主力军。但不可否认的是,高龄基层医务工作者并不利于传染病疫情的防控,高龄人群本就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上门服务过程中交叉感染概率高;其次,面对防控中诸多新的信息技术手段,年长的村医操作困难,工作效率低。

这次疫情不仅暴露出乡村公共卫生体系的薄弱,当地多家基层医院也出现漏洞。根据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1月18日发布的通报及现有流调信息,石家庄一例确诊患者于今年1月1日出现干咳症状,但在1月1日至3日却在藁城区人民医院心内科护理住院的母亲,该病例1月3日进行核酸检测,4日核酸检测结果阳性。截至1月14日,石家庄市新冠肺炎病例数据库中共有8例与该院有关联。

调查组认为,虽暂不能确定此次事件属于医疗机构感染,但在事件发生、发展及处置过程中暴露出诸多问题,如住院患者及陪护人员未做到“应检尽检”,先入病区再做检测的现象普遍。病区加床严重,神经内科两个病区和心内科病区加床率均超过90%,严重违反防聚集规定。病区管理混乱,首例确诊病例的陪护人员持其哥哥的陪住证陪护,陪护和探视人员随意进出病区,且陪护人员随时换人,缓冲病室设置管理不规范……密接人员随意到食堂、商店等公共场所活动等。

通报还指出,1月2日,一患者因急性脑血管病到新乐市中医院就诊,3日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并成为该院首例确诊病例。1月9日,陆续发现有医生、护士、陪护人员等核酸结果阳性。截至1月11日,共累计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结果6例。经调查认为,这是一起社区感染新冠患者将感染风险带入医院,医院感染控制措施存在缺陷导致的院感事件。急诊患者未及时查验核酸检测结果,也没有及时采样送检,而是直接将患者收入病区且被安置在病区普通双人间。

通报中提到,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162名住院患者有高达228名陪护,发热门诊核酸检测结果报告时间过长,个别患者甚至长达16小时,发热门诊与血透病区、高压氧、医疗废物暂存点在同一幢小楼内,出入口相隔仅1米左右,存在生产安全和医疗安全等隐患。1月7日一确诊病例,1月3日晚出现发热症状,1月4日开私家车到藁城中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进行核酸检测,但傍晚却到恒生超市购物,1月5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这个冬天该如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