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被判无期徒刑的“海南虎”张琦和他的“后院起火”

导 读

张琦亲戚告诉记者,张琦被查是因为“后院起火”。2019年7月,海南瑞泽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张琦前妻钱玲先后被带走,成为张琦落马前奏。

▲张琦 资料图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张琦1961生,安徽寿县人,在海南工作了31年。梳理履历发现,张琦前半程仕途集中在工商、旅游等领域,自2010年起先后主政儋州、三亚与海口三地,围绕土地资源积累政绩。2014年9月,53岁的张琦跻身省委常委。

2019年7月,海南瑞泽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张琦前妻钱玲先后被带走,成为张琦落马前奏。9月6日,张琦亦被宣布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审查调查。

■ 后院起火

2019年9月5日,张琦等海南省主要领导在省人大会堂召开海南省人才大会,《海口日报》随后在头版头条刊发了相关报道。就在报纸送抵省委大楼的第二天上午,张琦按通知要求到省委开会,在开会之前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因为事出突然,不少媒体将张琦落马形容为“秒杀”。事实上,张琦被查早有征兆。

“事发两个月前,外面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一名海南籍地产商人在张琦下海南之初就与其熟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听到风声后,先后两次向张琦核实,但张琦均称“没事”。传言最终被证实,仍然让他感到惊讶。

张琦亲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琦被查是因为“后院起火”。据他介绍,2019年7月,张琦前妻钱玲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谈话,拒不交代问题。回家后,她曾试图潜逃出境。“都到机场了,但害怕跑了,问题反而败露,于是又犹豫了。”7月25日,钱玲正式被带走调查。

钱玲比张琦大一岁,坊间称其为“钱姐”。多方信源称,“钱姐”借助张琦的关系,在三亚插手了不少园林绿化工程项目。

2015年上半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函,将三亚列为全国首个生态修复与城市修补(下称“双修”)、地下综合管廊与海绵城市建设(下称“双城”)试点城市。时任三亚市委书记张琦表示,“要举全市之力做好‘双修’‘双城’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所突破。”

“政府的绿化工程大多是被他们拿下的。他们业务量大,做不完就转包给其他公司,赚个倒手的钱。”三亚当地另一家绿化养护工程公司的负责人提到。据这个负责人了解,钱玲参与了新大兴园林多个项目的经营,其中引起广泛争议的,是三亚凤凰路和迎宾路的景观提升工程。

三亚凤凰路全长约14公里,迎宾路全长约16公里。2015年9月,两条道路的景观提升工程启动,原先种植的小叶榄仁、铁刀木、龙血树、蒲葵、大叶紫薇等十几种树木,逐渐被替换成以糖棕树、中东海枣、老人葵为主的进口棕榈树。

三亚市一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先的行道树种类丰富、错落有致,很多人对高价换树的做法难以理解,便将新栽树种戏称为“张琦树”。据多名受访者介绍,钱玲及其亲属承揽了“张琦树”的采购环节,并将成本几千元的树木以抬高近十倍的价格结算。

三亚玉井温泉休闲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玉井公司)负责人张娟与海南瑞泽有过业务合作。据张娟说,海南瑞泽的业务员曾向她透露,三亚凤凰路和迎宾路的绿化工程造价5亿多元,张琦让他们把原来的树全部换成棕榈树,一棵棕榈树就3万元。

据前述张琦亲戚透露,张琦与钱玲名义上已离婚近十年,实际上却“离婚不离家”,“直到2016年张琦调任海口,两人才分开,一个住在海口,一个留在三亚”。钱玲被查后,张琦曾两度前往北京,试图撇清他与钱玲的关系。

这名亲戚提到,张琦早年求官心切,初到海南便做了仕途上的规划,要求身边人不能利用他的身份牟利。矛盾的是,他从一开始便未阻止钱玲下海。“张琦官做得越大,越会有人去贴近钱玲这层关系。”在这名亲戚眼中,钱玲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迟早要出事。

▲张琦夫妇在三亚的住所,如今已人去楼空。

■ 南下闯荡

1988年,海南建省并成立经济特区,吸引了全国各地人才前来寻梦,史称“十万人才下海南”。安徽人张琦就是其中一员。

据《中华儿女青联刊》(2008年第4期)刊载的专访文章《张琦:我与海南一起成长》介绍,张琦出身于贫苦农村家庭,小时候全家4口人靠母亲每月20多元的工资支撑,“把剩饭加上水、撒点盐、放几块胡萝卜就好吃得不能再好吃了”。18岁时,赶上恢复高考,张琦考上了淮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校团委书记。

1987年,张琦与新婚妻子钱玲在杭州度蜜月,通过电视得知海南建省的消息,两人当即决定辞职南下。他们将200元现金缝在裤腰,于1988年元旦来到海南。几番周折后,张琦成为海南农业综合开发实验区管委会工商处处长。1993年,管委会工商处改为工商局,张琦由处长变成局长,从此步入仕途快车道。

前面那位与张琦相识多年的地产老板眼中,张琦有些像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角色祁同伟:“工作能力强,但家里没什么背景,想方设法跟领导搞好关系。”这位商人说,张琦性格直,胆大敢为,“只要有领导撑腰,就拼命往前冲,不是那种瞻前顾后、左右逢源的风格。”

担任海南农业综合开发实验区管委会工商局局长期间,张琦建立了农产品运输的“绿色通道”,解决了海南瓜菜北上运输难的问题。因为表现突出,1997年他升任海南省工商局副局长,时年36岁,成为彼时海南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

■ 选美大赛

与工商方面的成就相比,旅游业上的表现更是张琦早年仕途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3年2月,张琦调任三亚市副市长,分管旅游工作。任职期间,他成立全国首支旅游警察支队,以消除三亚天价海鲜、欺行霸市的负面形象。在一次国际论坛上,他在介绍三亚旅游转型时,两次被提示超时,两次恳请再给点时间。

此外,张琦在三亚还操刀举办了世界小姐选美大赛。

“张琦冒的风险很大。那时候把选美同卖淫、嫖娼、赌博并列,视之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洪水猛兽’,明文规定不准搞。”《张琦:我与海南一起成长》一文提到,在海南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领导们的重视下,张琦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干了起来”。

文章还透露,购买主办执照权,加上演出、接待、交通等费用,举办一次大赛需耗费6000万元,对三亚是极大的挑战。为了“最大限度地给政府省银子”,张琦每次招商都亲力亲为,最终不仅收回了成本,还盈利了1000多万元。赛事结束后,张琦继续推动世界小姐巡游中国活动,引起全球关注,三亚城市的知名度得到空前提升。

因为旅游上的突出贡献,2006年5月张琦被提拔为海南省旅游局局长,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明星官员。

不过,“明星官员”的另一面是热衷“跑官”。前述海南籍地产商人说,上世纪90年代有一位海南省委常委是安徽人,和张琦是老乡,有一段时间,张琦“几乎每天下班,都骑着自行车往这位领导家跑”。

另据张琦亲戚介绍,早年张琦为了升官,“别的一切都可以不要”。在担任三亚市副市长期间,一位亲戚在三亚拥有两块广告牌,年收入60万,他为避嫌专门下令拆除。

工作上的“胆大敢为”与工作之外的勤于“跑官”,成为张琦一路升迁的主要推动力。在政绩与关系的加持下,他此后几乎两三年上一个台阶。

2008年8月,张琦出任儋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升至正厅级。以此为起点,他先后主政儋州、三亚、海口,成为唯一一位主政过海南三大城市的官员。

▲三亚迎宾路上的“张琦树”

■ 琼岛震荡

2016年11月11日,张琦转任海口市委书记。到了海口后,张琦仍保持着较高的曝光频率。比如,频繁在《南国都市报》上回应热点。

有人开车到海瑞大桥上占道垂钓,张琦在报上批示:“请市水务局协调公安部门,依法依规严肃重罚。”3名男青年在万绿园观景台乱扔垃圾,事情曝光后,相关部门按照张琦批示要求,花一周时间找到他们,并让他们作了电视道歉。

龙华区一社区干部带病坚持工作,后来被查出癌症。张琦批示后,海口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赶赴医院看望,龙华区委书记、区长带队慰问,区卫生部门指派最好的医生为其治疗。该干部丈夫同样在社区上班,街道办事处于是指派专人协助其开展工作。

张琦赴任海口后,海南瑞泽亦将业务范围拓展到海口。那位与张琦相熟多年的地产商人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张琦到海口后,“搞的最大的一个项目是五源河国家湿地公园”。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园于2017年底经原国家林业局批准建设。2019年4月,海南瑞泽旗下的新大兴园林以1.69亿的价格,中标该公园(二期)项目。

此前媒体报道,2019年7月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被带走。继张海林之后,11月13日,海口城投公司董事长梅雷鸣亦传出被查。梅雷鸣此前任三亚城投公司董事长,2018年2月调任至海口。海口城投公司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梅雷鸣确实已被带走,但拒绝回应此事是否与张琦有关。

除了家属和来往商人,亦有多名张琦曾经的下属被查。2016年11月张琦离任三亚时,王铁明、蓝文全被提拔为三亚副市长。据前述退休的三亚副市长说,王铁明属于超龄提拔,是张琦亲自举荐的。这名老干部提到,王铁明到三亚前的身份是辽宁葫芦岛市住建委副主任兼城市综合执法支队支队长,对拆迁有经验。因为敢干,深受张琦器重他。

2019年4月,王铁明落马。

回顾张琦长达31年的从政生涯,前述地产商人评价称,“政治上不成熟:为了政绩不顾一切;法律上糊涂,只要上面打招呼或者熟人找来,一定亲笔批示;经济上是个小学生,一项工程成本核算十个亿,他能三十亿给人家做。”

有次与张琦碰面,这名地产商人说,“我给你算了笔账,你在三个城市当家,花掉大约1600亿。花这么多钱,你有没有算过给政府和社会带来多少增益?”张琦答道:“这个问题我哪里管?”

最新消息:

新华社广州12月3日电 2020年12月3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贿案,对被告人张琦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受贿违法所得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张琦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9年,被告人张琦利用担任海南省三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三亚市委副书记、海南省儋州市委副书记、儋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儋州市委书记、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海口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个人和单位在土地开发、项目承揽、工程推进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7亿余元。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琦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惩处。鉴于张琦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涉案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欢迎关注、以免走失▼

如果你觉得不错,请分享给他人;

如果你意犹未尽,请你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