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日寇铁蹄下的临猗县

临猗县,隶属于山西省运城市,位于山西西南部,运城盆地北沿,东南与运城市接壤,西南与永济市毗邻,西濒黄河与陕西省合阳县相望,北面孤峰拱秀与万荣县相连。

临猗县系1954年由原临晋、猗氏县两县合并而成,各取县名首字为今名。临猗古称郇阳,尧舜时为甸服之地,夏代在此建有猗国。春秋时期大商人猗顿在这里畜牧牛羊,经营珠宝,成为商业鼻祖。历史上曾出宰相6人,当代名人有抗日名将傅作义,前国务院副总理姬鹏飞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1938年3月6日,日军占领猗氏县。3月8日,日军侵占临晋县。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4月,日伪山西公署设置了雁门、冀宁、河东、上党4道,猗氏、临晋2县属河东道,直至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

早在1926年,上海“五卅”惨案一年后,猗氏县的旅外学生100余人回乡后组织成立了沪案后援会猗氏县分会,筹集善款800余元声援上海抵制日货。

日军占领临晋、猗氏县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统治。1938年9月至1939年5月,日寇三次扫荡三次火烧仅有来户人家多口人多间窑洞、房子的焦家营房屋被烧,杀人无数。连县政府临时驻地马家窑也两次遭扫荡,两次被火烧。仅1939年冬至日,盘踞在大嶷山圣寿寺据点的日军残忍枪杀了左家庄八位百姓,五名当场身亡,一个小孩中弹受伤。

1943年夏天,感觉末日来临的日军更是丧心病狂的修筑稷山“惠民壕”。为加快稷山“惠民壕”进度,从万泉、夏县、河津、临晋、猗氏等县抓来5万多名民工。晚上,这些背乡离井的民工们就分住在沿壕的十多个村子里,每户人家约接收两个村子的民工,少者50多人,多达上百人。家里院里连站立的空间也没有,只能勉强支一口锅烧开水。新来的5万多民工,加上原来的几万民工,共计约10万人,汇集稷山。白天在日伪警备队的钢刀枪刺下挖壕,晚上就在土崖下、屋檐下、巷道旁,背靠背、脚顶脚过夜。

这年10月间,秋雨绵绵,吕梁山下冷风阵阵,10万之众民工无处避雨,只好在雨地过夜,他们远离家乡又得不到粮食充饥,冷饿相加,不到几天,就有数千名民工得了重伤寒和痢疾而无法上工。惨无人道的日军以害怕传染为由就将数以千计的民工活埋或烧死。据统计,仅高渠炮楼两边五里远这段工地,死伤的民工至少2000多人,造成了从稷山到万泉、猗氏、临晋千家万户的血海深仇。

以下是日寇占领临猗时拍摄照片,这些照片当时是兽军荣耀,现在是铁血罪证。

其中有临猗的吴王渡,香落村,任柳村,临晋镇。

山西临猗吴王渡远眺

山西临猗吴王渡的战壕

山西临猗吴王渡的城内

山西临猗吴王渡的城门

山西临猗吴王渡的城墙

山西临猗香落村俘虏

山西临猗的老照片

山西临猗的行军

山西临猗的任柳村的高楼

山西临猗的临晋镇居民屋顶上

来源:老家太古、盐湖公安、稷山文苑等

你若喜欢,可点在看分享行走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