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观察室: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在地狱中的生命绿洲,卢旺达饭店

《卢旺达饭店》是一部由英国、南非、加拿大和美国四国于2004年共同拍摄的战争片。影片由特瑞·乔治执导,唐·钱德尔、苏菲·奥康尼多、杰昆·菲尼克斯和尼克·诺尔特等联袂主演,于2004年9月11日在加拿大多伦多电影节首映。

该片取材于发生在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以此为背景由真人真事所改编,讲述了一位卢旺达胡图族饭店经理保罗·路斯沙巴吉那(Paul Rusesabagina)在种族仇杀中设法挽救1268位图西族及胡图族难民的故事。

卢旺达饭店

1962年,卢旺达宣布独立后,胡图族与图西族两部族之间矛盾重重,多次发生冲突,战事持续不断。

1994年4月6日,一架载着卢旺达胡图族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的座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上空被火箭击落,两国元首同时遇难。1994年4月7日,空难在卢旺达国内引发了胡图族与图西族两族的互相猜疑,从而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武装冲突和种族大屠杀,令世界震惊的人间惨剧拉开了帷幕。被胡图族种族主义者控制的广播电台也为大屠杀的行为煽风助阵,他们叫嚣着“让一切的郁积都爆发出来吧。在这样一个时刻,鲜血将滚滚而出”,失控的人群在媒体的号召下四处搜寻和杀死图西族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当一个国家陷入了疯狂,世界也闭上了双眼时,有一个名叫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唐·钱德尔饰)的饭店经理却敞开了温暖的怀抱,他经营着当地一家聚集着欧洲游客和军界政要的米勒·科林斯饭店,八面玲珑地运用着一切关系尽心地呵护着饭店的顾客们。保罗是胡图族人,而他的妻子塔莎娜(苏菲·奥康尼多 饰)却是图西族的,对他而言,在动荡的时局中,保护他的图西族的亲戚与朋友成为了一生中面临的最大使命与挑战。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无所作为和与世界媒体的隔绝使得保罗夫妇二人和在饭店中避难的1268名当地居民更加坚定了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我们一定让全世界都无地自容地去采取应有的行动”。事态越来越严重,但米勒·科林斯饭店却成为了嗜血荒漠中的一片生命绿洲。

真实事件

1990年,侨居在乌干达的图西族难民组织卢旺达爱国阵线(RPF)与胡图族政府军爆发内战。在周边国家的调停和压力下,1993年8月,卢旺达政府及爱国阵线在坦桑尼亚北部城市阿鲁沙签署旨在结束内战的和平协定。即将到来的和平令卢旺达政府高层中的极端势力感到恐惧,他们逐渐对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总统感到不满,认为他在与爱国阵线的谈判中让步太多。

1994年4月6日,载着卢旺达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击落,两位总统同时遇难。该事件立即在卢旺达全国范围内引发了胡图族人针对图西族人的血腥报复。7日,由胡图族士兵组成的总统卫队杀害了卢旺达女总理、图西族人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和3名部长。

在当地媒体和电台的煽动下,此后3个月里,先后约有80万至100万人惨死在胡图族士兵、民兵、平民的枪支、弯刀和削尖的木棒之下,绝大部分受害者是图西族人,也包括一些同情图西族的胡图族人,卢旺达全国1/8的人口消失,另外还有25万至50万卢旺达妇女和女孩遭到强奸。

同年7月,卢旺达爱国阵线与邻国乌干达的军队反攻进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击败了胡图族政府。200万胡图族人,其中一些屠杀参与者,由于害怕遭到图西族报复,逃到邻国布隆迪、坦桑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今刚果民主共和国)。数千人由于霍乱和痢疾死于难民营。

2015年12月7日,刚果民主共和国军方发言人卡松加将军(Leon-Richard Kasonga)宣布,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TPIR)所通缉且一直在逃的9名卢旺达大屠杀元凶之一拉迪斯拉斯 恩塔甘兹瓦(Ladislas Ntaganzwa)当天在北基伍省鲁丘鲁地区(Rutshuru)的基耶耶(Kiyeye)村被抓获,联合国驻刚果(金)人权联合办事处随即证实这一消息,并要求将恩塔甘兹瓦引渡给TPIR。

2019年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卢旺达大屠杀纪念日正式名称改为“反思1994年针对图西族的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据法新社刚刚报道,卢旺达大屠杀逃犯卡布贾(Kabuga)在法国被捕。

保罗·鲁塞萨巴吉纳

保罗·鲁塞萨巴吉纳那在卢旺达大屠杀中,身为胡图族的他,利用自己酒店经理的身份,保护了1268名图西族难民。他的故事被改编为电影《卢旺达饭店》(Hotel Rwanda)。

保罗·鲁塞萨巴吉纳因为在卢旺达大屠杀中保护难民的事迹,获得了多项国际性人权与自由奖章。

2005年9月,被布什总统授予美国总统自由勋章。

2005年10月,被密歇根大学授予Wallenberg Medal奖。

电影剧情

卢旺达原本是比利时人的殖民地,比利时殖民者利用占卢旺达总人口约30%的图西族人统治占总人口约70%的胡图族人。在殖民统治终结之际,比利时殖民者又将统治权交还给了胡图族人。因此,两族结下了宿怨。

1990年,侨居在乌干达的图西族难民组织与胡图族政府军爆发内战。1994年4月6日,载着卢旺达总统的飞机被击落。该事件引起了两族的猜忌,立即在卢旺达全国范围内引发了胡图族人针对图西族人的血腥报复。

保罗是米勒·柯林斯国际饭店的总经理,生活优渥,由于工作性质,他得以与外国名流和本国军阀保持交往,如联合国驻乌干达的上校,比利时大商人,当地的军火商以及控制当地政府军的军官。他不是一个极端主义者,大屠杀开始后,图西族难民滞留或涌入他的饭店,将之视为最后的希望。

在一片种族屠杀的狂热中,在胡图族的人纷纷拿起武器,城市陷入混乱,联合国军队被命令不能开枪,打砸抢掠随时都在发生,他的身份和声望甚至不能给他提供安全的保障。拥有一个图西族妻子的他被视为胡图族的叛徒,保罗只能用自己的财产去贿赂军官,以求家人以及饭店的安全。

大屠杀开始后,为保家人平安,饭店经理保罗去贿赂军官,那是一个大雾天。在回程的路上,他突然感到路面非常颠簸。他大声呵斥让司机停车,然后下车查看,目之所及,道路全是图西族人的尸体,真正意义上的横尸遍野。他的妻子是图西族人,死亡的阴影时刻笼罩在他妻子和三个幼小的孩子身上。

由于他国际饭店经理的身份,被困在饭店的图西族人都依赖他的庇佑,但一旦他的钱用完了,或者说被贪得无厌的军官和民兵榨干了,他就自身难保。

他试图去联系联合国军队驻卢旺达的负责人,请求他能向外界求援,将他和他的家人作为政治难民接走,他联系了他的比利时老板,联系在卢旺达的国际志愿者和战地记者,终于,联合国派军队来到了卢旺达,难民们欢欣鼓舞。几天后,联合国的军队来了,他们接走了所有非卢旺达籍的外国人然后,坐上飞机,走了,西方撤侨后留下了饭店中绝望的图西族人。

一个战地记者拍下了有关卢旺达大屠杀的视频,视频中胡图族的民兵用弯刀像剁肉一样地切碎那些躺在草地上奄奄一息的图西族平民,他们将图西族人称之为“蟑螂”,以使得他们的行为看似有了正当的理由。

战地记者将把视频资料带回本国,向世界揭露发生在卢旺达的暴行,他相信看到这次暴行的观众一定会感叹:“噢!上帝啊,太恐怖了!”但很可能会继续享用他们的晚餐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西方各国袖手旁观长达两个月,那些宣扬民主、自由的国家所关心的不过一张选票。当然,原因也包括了说不出口的种族歧视。在卢旺达大屠杀开始前,保罗和他的妻子住在别墅里,看着大草坪上自己的三个子女和侄女外甥在玩耍。那天阳光灿烂,一家人其乐融融。

作为一个笃信西方价值观,拥有良好生活条件,掌握较多社会资源的卢旺达上层人士,他得到了一些关于大屠杀即将开始的模糊讯息。但他不相信,作为一个胡图族人,他和他的图西族邻居相处良好,还娶了一个图西族的妻子。他不认为种族条件不可调和,更何况和平协议就要签订了。

然而短短几天后,物是人非。这场骇人听闻的种族灭绝却不是孤例,甚至不算史上之最。参与大屠杀的国家或发达,或落后,有东方有西方,发动屠杀的理由也各不相同。或因积年的种族仇恨,如卢旺达大屠杀;或因战争中毫无人性的屠戮,如南京大屠杀;还有宗教信仰的冲突,甚至有的是为了政治理想,如红色高棉。

事件影响

1994年的卢旺达内战和种族大屠杀,给卢旺达带来了巨大灾难,使这个原本贫困的国家雪上加霜,大批劳动力丧失,国家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大屠杀还使这个国家的人口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全国14岁以下的儿童约占总人口的40%,许多妇女成为寡妇,大量逃亡邻国的胡图族极端主义分子渗入邻近国家,给这些国家的安定带来负面影响。

由于美国在索马里进行军事行动时出现意外“黑鹰事件”,因此美国并不想介入卢旺达内战。对此美国总统克林顿于1998年3月访问卢旺达时,在基加利机场对大屠杀幸存者发表讲话时婉转地表达了歉意。比利时政府以10名比利时维和军人遭到杀害为由,撤出了全部在卢旺达的部队,并带走了所有的武器。

联合国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中表现消极。大屠杀发生的第四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投票,决定象征性地在卢旺达保留260名维和人员,职责仅仅是调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持续了近一个半月后,联合国才决定将联合国驻卢旺达援助团人数增加到5500人,扩大其行动授权,并说服其他国家参与救援。

法国在基伏湖附近建立了野战医院,尝试收容难民。加拿大、以色列、荷兰和爱尔兰也提供了一些援助。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等国际救援组织无惧炮火,到达当地,拯救平民百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大屠杀发生前呼吁相关各方尽一切努力阻止大屠杀发生,并在大屠杀发生期间力求保持中立色彩,设立医院,运送物资,减少平民伤亡。

据估计,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请求下,总共有7万人获救。屠杀过去后,数万名流离失所者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救助,并通过“重建家庭联系”项目澄清在卢旺达屠杀中失踪人员的命运,在1994年到1998年期间,约有48000名儿童与家人重聚。

事件后续

联合国大会于2003年12月23日宣布将每年的4月7日定为“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2004年3月26日,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卢旺达大屠杀1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防止卢旺达大屠杀事件重演。同年4月7日,卢旺达举行卢旺达大屠杀10周年的全国性纪念活动,以哀悼大屠杀遇难者。

2014年4月7日是卢旺达种族大屠杀20周年纪念日。卢旺达政府组织主题为“纪念-团结-重生”的反思活动。活动自7日起持续百日,至7月4日结束。7日上午,总统保罗·卡加梅与多国政要来到大屠杀纪念馆敬献鲜花。卡加梅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一同点燃象征记忆和卢旺达人民坚韧的纪念之火。

随后,一行人来到和平体育馆参加纪念仪式。在为遇难者默哀后,人们以节目形式再现20年前的惨景,以及灾难过后卢旺达人重建国家的勇气与努力。潘基文在发言中说,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是人类历史最黑暗的篇章。卡加梅说,大屠杀展现了人类残酷的一面,但是卢旺达展现了重生之顽强。

2019年4月7日,卢旺达大屠杀25周年纪念活动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拉开帷幕,多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代表出席。纪念活动在埋葬了25万名大屠杀遇难者的“卢旺达大屠杀纪念馆”开启。

卢旺达、埃塞俄比亚、乍得、吉布提、尼日尔和比利时等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纪念馆为遇难者献上花圈。1994年联合国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成立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审判高级政府官员或军人。卢旺达政府则负责审判较低层级的领导人或平民。

经过历时十年的审判,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6月24日宣布,判处涉及卢旺达大屠杀案件的6名嫌疑犯25年到终身监禁,其中唯一被起诉的女性、卢旺达的一位前部长尼拉马苏胡科(Pauline Nyiramasuhuko)及其儿子因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等罪名被判终身监禁。

尼拉马苏胡科(Pauline Nyiramasuhuko),1946年出生,卢旺达前家庭和妇女发展部长;1992年4月至1993年7月任卢旺达家庭和妇女事务部长;1993年7月任家庭和妇女发展部长;1994年前往刚果(金);1997年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被捕。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发言人阿穆苏加:"(英文)尼拉马苏胡科与其儿子恩塔何巴利(Arsène Shalom Ntahobali)被法庭判罪,尼拉马苏胡科因犯有阴谋策划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包括消灭罪、强奸、迫害)以及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中的相关条款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她的儿子以类似罪名也被判处终身监禁,其他四人分别被判处25年、30年、35年和终身监禁。"

尼拉马苏胡科与其他政府成员1994年合谋在南部布塔雷地区“实施种族屠杀,她下令在布塔雷省办公室实施强奸”。鉴于这些罪行,以及考虑所有关联状况,法庭对她判处终身监禁。

尼拉马苏胡科面临11项种族屠杀指控,其中7项指控罪名成立。她的儿子阿尔塞纳 沙洛姆 纳塔霍巴利作为同案被告,因种族屠杀、种族灭绝、强奸、煽动强奸等罪名被判终身监禁。

电影荣誉

2005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最佳女配角提名,最佳原创剧提名。

2005年美国金球奖:电影类-剧情类最佳影片提名,电影类-剧情类最佳男主角提名,电影类-最佳原创歌曲提名。

电影评价

影片中没有对恐怖血腥的屠杀场面进行刻意的描写,而是转而刻画保罗铤而走险的紧绷的心弦和住宿在卢旺达饭店的旅客们面对层出不穷的紧张态势随时引发的新的恐慌。影片似乎有意淡化真实事件的残酷性,从视觉角度来说似乎削弱了整体的穿透力和表现力,这也正是该片的缺憾之处。

导演特瑞·乔治选择去表现了人们面对随时可能失去的生命之时的行为、神态和心理,重点刻画了保罗行为变化后的心理。酒店环境的选择也帮助影片避免了表现屠杀的恐怖画面。

部分观众将《卢旺达饭店》评为2004年最真诚与最有力量的电影,这种力量当然是来自于它所取材的真实故事,影片表现出一个平凡的人在非常的环境下所迸发出的非凡举动。这个基于真实故事的影像并不只是一个提供了解和回忆的入口,希望观众不应只有为人性光辉所感动,还应有对和平的期盼。

以上就是本期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点赞、收藏、转发、评论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