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重新确立领导地位?盖茨给出四个建议

腾讯科技讯 1月23日,即使当前全球依然处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之下,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也多次警告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最近,他声称将与美国新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合作,以共同应对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 盖茨呼吁美国重新确立在应对气候灾难方面的领导地位,并提出了四个建议。

盖茨全文如下:

在去年竞选活动期间,当时身为总统候选人的乔·拜登(Joe Biden)辩称:“美国必须领导世界应对我们面临的一大生死存亡威胁——气候变化。”我同意他的观点。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将继续成为人们当前关注的主导议程,但总统和国会也有机会领导世界避免一场气候灾难。

我从自己在微软的工作和从事慈善事业中了解到,鼓励他人采取行动的最好方式是从自己做起。拜登总统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的承诺已经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现在,美国可以在这一步的基础上,同时采取几个具体计划:在适应已经发生的变暖的同时消除排放,刺激创新产业,为疫情后的复苏创造就业机会,并确保每个人都从向绿色经济的过渡中受益。

在吸取教训和投资清洁能源的15年里,我受益于与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不同政治派别的科学家、政策专家和民选领导人的多次讨论。在这些对话的基础上,以下是美国和其他国家可以在今年提升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领导地位,并让世界在2050年走上零排放道路的四种方式:

1.增加创新支持

我们需要在生产和储存清洁电力、种植食物、制造商品、四处移动以及为建筑物供暖和降温方面取得突破,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不向大气中增加更多温室气体的情况下完成所有这些事情。我们有些迫切需要的工具,比如太阳能和风能发电,但还远远没有普及。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投入和关注,我们不会开发新的工具。

那么,政府的支持力度需要多大?我估计,美国政府在清洁能源研发上的支出需要增加五倍,这一增长将使其与健康研究处于同等地位。这也将是创造37万个以上就业机会的关键第一步。不过,投入更多资金还不够。我们还需要确保避免政府职能重复,并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资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创建国家能源创新研究院(NIEI)的原因。

这个NIEI应该以非常成功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为蓝本。例如,就像NIH一样,它将由专注于特定领域的各种研究所组成:交通脱碳研究所将负责低碳燃料的研究工作,其他机构在能源储存、可再生能源等方面的研究也有类似的责任和权力。如果我能选择美国在清洁能源技术创新方面引领世界的一件事,那就是创建这样的机构。

2.增加创新需求

我在微软学到了许多教训,简单地制造一款伟大的产品并不能保证你就能在竞争中取胜。有时候,你要卖的东西可能没有足够的需求。气候变化的教训是,我们不能仅仅通过技术创新来避免气候灾难。我们还需要政策创新,以确保科学家的突破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并确保发展中国家和富裕国家都能负担得起。

这意味着要做些事情,比如设定标准,规定有多少电力或燃料必须来自零碳选项。政府还可以利用其采购权来创造对更清洁选择的需求,例如只购买电动公交车,就像中国深圳市所做的那样。他们可以建造允许环保选择的基础设施:电动汽车充电站,或者新的传输线,将清洁能源从发电地输送到消费地。

最后,政府可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让清洁能源更容易在价格上竞争。问题是,目前,导致排放的产品定价没有反映出它们造成的环境破坏。碳税和限额交易计划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两种方式。这个想法并不是为了惩罚人们排放温室气体,而是为了激励发明家创造有竞争力的无碳替代品,并让消费者购买它们。

3.全球协作努力

气候变化是个全球性问题,除非印度的排放量减少,否则得克萨斯州的气温不会停止上升。这就是为什么各国政府需要共同努力,制定共同目标,分享知识,并确保一个国家开发的清洁技术将迅速传播到其他国家的原因。这种合作可以在双边基础上进行,两个国家之间直接对话,也可以通过联合国和“使命创新”等在多国政府之间进行。

要了解这一点为何如此重要,不妨看看核能行业的全球性增长。今天,世界上大多数核反应堆都是基于美国的技术建设。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领导了一项国际努力来开发和部署这种突破性的能源技术。它与诸多国际合作伙伴在研发方面进行合作,使美国公司有可能将技术授权给他们,向他们出口设备,并向他们出售核燃料。今天,美国政府的政策制定者(从核管理委员会到国务院)正齐心协力推进核能的全球部署。

我们需要一种类似的方法来实现清洁能源的突破。

4.提前做好准备

我们已经看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因此,即使我们开发和部署防止未来变暖的方法,我们也需要适应全球气温不断上升带来的影响。

各国将需要投资于抵御气候变化的基础设施,以应对更恶劣的天气和不断上升的海平面。这包括升级电网、扩建雨水排放系统以及建造或扩建海堤。富裕国家帮助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两个最好方法是投资于初级卫生保健系统,并确保农民能够种植足够的粮食来养活每个人。

我与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克里斯塔琳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共同担任主席的“全球适应委员会”共同发表了一系列基于证据的建议。我希望你们能关注这个委员会的工作。

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并不是唯一需要在所有四个领域采取行动的主体。企业、慈善家和个人也可以通过倡导这些政策、投资于低排放解决方案、在可能的情况下支持环保技术等方式发挥关键作用。我将在未来的帖子中写更多关于这些内容的文章,在如何避免气候灾难的报道中也能看到。

我对2021年充满希望。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将于11月份由英国主办,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展示其在这个紧迫问题上发挥领导力的机会。如果他们想通过实际行动来展示领导力,这里列出的四个方法将是很好的起点。(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