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女孩一年隔离6次!疫情拐点何时来临?

“今天,我终于结束了在一年时间跨度里的第六次隔离生活。”目前在北京工作的石家庄人古娟(化名)说。

2020年1月22日,古娟约上闺蜜去云南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因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她们1月26日回到石家庄后就被通知居家隔离。

居家隔离14天后,因其参加的旅行团有来自湖北鄂州的游客被确诊,古娟作为密切接触者于2月9日被救护车拉到石家庄市正定县三里屯医院进行定点隔离。

定点隔离期满后,2020年2月23日,古娟返回北京工作,被通知在住所居家隔离。5天后,她的舍友返回,前5天的隔离作废,重新计算天数继续隔离14天至3月14日。

2020年6月,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暴发疫情,因一位确诊快递员曾去古娟的单位送餐,于是她被通知隔离14天。

2021年元旦假期,古娟回到石家庄过节,恰逢当地新一轮本土疫情暴发。假期结束后,她返回北京的第一天,接到派出所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行程,上班第二天被社区居委会通知需要居家隔离3天,并进行了核酸检测。

古娟随后又被社区居委会通知有石家庄、邢台旅行史的将继续实施居家隔离。1月15日,古娟做完第二次核酸检测后被通知17日可以解封。

古娟说,去年第1次的隔离生活确实有点害怕,当时对新冠肺炎缺乏了解。

“北京的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居家隔离以后生活规律多了,可以看看书、练练厨艺,可以追想追没有时间追的电视连续剧。”古娟说,不过后几次的居家隔离,隔离的是人,没有隔离的是单位的工作。

古娟说,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面对新冠疫情需要重视而不是恐慌。现在石家庄等地都进行了闭环管控,这是切断病毒传染路径最有效的手段。

“大家一定要配合政府的通知要求,认真查看每日公布的确诊病例行程轨迹印证自己的行程,做好核酸检测,千万不要隐瞒病情、隐瞒行程,这样对自己、对家人、对社会都好。”古娟说,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大家的工作与生活都能尽快恢复正常。(完)

石家庄超2万人为何异地集中隔离?

河北疫情仍在发展,目前全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已达523例。官方近日决定,石家庄市藁城区对发现病例最多的三个村和有病例的12个村实行异地集中隔离。

接受中新社采访的专家表示,异地隔离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之举,有利于提高核酸检测的效率,快速发现无症感染者,密切追踪可能处于潜伏期的患者,也有助于保护容易感染的老年人和儿童,降低他们被周边人感染的风险。

为什么要集中异地隔离?

官方数据显示,石家庄本轮疫情的确诊病例分布在12个县区,76.39%发生在藁城区,藁城区95.62%发生在增村镇。此次实施异地隔离的15个村均为藁城区下辖村。

对于为何要进行异地隔离,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救治专家童朝晖对媒体表示,一个村可能有几十户甚至上百户居民,只封村门,村里的人还是互通的,所以要找个合适的地方集中隔离,同时让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汪大明向中新社记者指出,除了防控意识较为薄弱外,农村地广人稀的特点也阻碍了隔离期的物资供应和实时监测,异地隔离既保障物资供应也方便对村民进行核酸检测和温度监测。

他还认为,相关村民撤离后,利于工作人员对当地环境进行消杀。对此,已有媒体从藁城区增村镇增村了解到,在人员撤离后,村内每天要进行强力消毒。

从居家隔离到集中隔离,再到此次异地集中隔离,中国不断探索抗疫隔离模式。汪大明指出,具体采用哪种模式要结合当地的疫情情况以及医疗、生活物资供应水平等。

资料图:1月11日,石家庄藁城区增村镇北桥寨村村民们正有序转移隔离。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如何进行异地隔离?

据悉,病例最多的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刘家佐村、南桥寨村三个村人口超过5000人,加之出现病例的12个村,总人口超过2万人。如此规模的人数怎样转移,又将被转移到何处备受外界关注。

对于转移方式,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防治所所长齐顺祥说,集中隔离主要是隔离密切接触者和密接的密接,在车上都是一人一座,配备消毒液、纸巾,车辆会控制在50%以下的载客量,并且让被隔离人员尽量不带自己的物品。

对于转移地点,目前官方还没有详细介绍,但从早在一周前开始实施异地隔离的小果庄村可以发现,主要隔离地点为附近乡镇的宾馆。另外,在石家庄市正定新区的一块规划用地上,集中隔离点正在24小时不间断地施工搭建,近3000套集成房屋将于15日全部到位。

齐顺祥还透露,隔离点配备齐全,将组织卫生防疫人员、公安、消防人员值班。实行一人一间,保证饭菜送到门口,还配备了电视等娱乐用品。同时,心理医生也随时待命对隔离者进行疏导。

资料图:1月13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在正定县文正大街诸福屯镇固营村境内开工建设集中隔离点。图为施工现场。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怎样看待异地隔离?

对于异地隔离点的“网格化”管理,汪大明表示,这有利于提高核酸检测的效率,快速发现无症感染者,密切追踪可能处于潜伏期的患者,也有助于保护容易感染的老年人和儿童,降低他们被周边人感染的风险。

“异地隔离显示了中国的疫情防控智慧”。汪大明说,虽然在转移人群的过程中耗费了人力物力,但这一点可以被后端防控的便利所弥补。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著名呼吸病专家刘又宁根据此次河北疫情“零号病例”可能早于去年12月15日的判断,预测此轮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他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异地隔离举措的实施将有助于管控密接者和次密接者,通过多则21天的隔离观察,河北次轮疫情形势将趋于明朗。

眼下,辽宁、黑龙江等多个省市也都接连出现本土疫情,与此前相比,本轮疫情传播比较多的地方在农村以及城乡接合部,这些地区的疫情防控怎么做?受访专家认为河北的异地隔离举措或许会对此有所启发。

刘又宁认为,异地隔离突破了农村条件的限制,实现从居家隔离到每人单独隔离的进步,因不排除疫区环境中仍有病毒存在,搬迁至异地也有利于彻底消毒、清除病毒,这对于疫情尤其是疫情早期的防控至关重要。他说,在已经发现病例但是没有就地集中隔离条件的农村地区,异地隔离或将成为中国农村疫情防控的新选项。

汪大明也表示,抗疫以来中国在城市疫情防控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但农村防控则无太多经验可循。显然,此次以农村为主战场的河北战“疫”是中国疫情防控的新试卷,异地隔离作为其中一个答案或将为其他地区提供参考。

本轮疫情峰值到了吗?怎样应对变异病毒?专家解读来了

近期,我国新冠肺炎疫情多地局部暴发,从1月2日至1月14日10时,河北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523例,其中石家庄市494例;截至14日17时,黑龙江绥化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92例,无症状感染者110例。

本轮疫情峰值出现了吗?溯源难度是什么?有人多次核酸检测才呈阳性,有必要紧张吗?昨晚的《新闻1+1》采访了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一起听听他的分析。

图:河北石家庄黄庄公寓隔离点施工现场。中新社记者 谌诗雨 摄

疫情峰值到了吗?

今冬中国内地疫情发生以来,“拐点”一词再度令人又爱又恨。“爱”是源于各方对疫情趋势减缓的期待,“恨”则出于这一“期待”仍未成真。

如何判断疫情拐点是否来临?相关领域专家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重点解析了三个方面的因素。

切断传播链条

北京、武汉、山西、天津、安徽、贵州……当前已有多个省区市报告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与河北疫情关联。切断传播链、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无疑是当下疫情防控工作的当务之急。

流行病学专家、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栾荣生表示,鉴于河北疫情已经扩散到了其他省份,目前最重要的是掌握感染者的行动轨迹,尽快寻找密接者和次密接者,采取严格隔离措施,避免进一步传播。

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汪大明也指出,对感染者、密接者与次密接者的追踪“是最关键的”,同时要做到及时有效的隔离与核酸检测。对于未发生的疫情流行,预防的重点仍是“早发现”,避免大规模人群聚集,并对发热门诊、乡村诊所进行监控,防止对发热症状的随机、自行处理。

1月13日,吉林省通报一名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曾在不同地点进行培训授课。截至目前,这名“超级传播者”已直接、间接导致超过100人感染,也令人们再次警惕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播”现象。

“理论上来讲,完全杜绝‘超级传播者’是不可能的。”汪大明表示,无症状感染者的产生存在很多因素,与个人差异、机体免疫、体内病毒承载量均有关系。“对无症状感染者很难判别,只能是应检尽检。”

资料图:北京大兴区高米店街道的一处采样点,工作人员对居民进行核酸检测采样。中新社记者 赵隽 摄

栾荣生认为,所谓“超级传播者”其实是与病毒携带者的社会活动网有关。“如果任其在社会上走动,任何一个病毒携带者都有可能成为所谓的‘超级传播者’”。落实“四早”原则,及时管控传播源,才能真正避免“一传多”的现象。

去除阳性“存量”

1月8日24时,石家庄市首轮全员核酸检测结束,共检测1025万余人,累计检测出阳性354人。14日20时,该市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结束,累计发现阳性病例247人。据河北省方面19日介绍,石家庄市将自20日起组织新一轮全员核酸检测,3天内完成。

河北疫情需要进行多轮核酸检测,栾荣生认为,这是因为疫情扩散后,检测范围相应扩大,寻找潜在的感染者需要花费更大力气。另一个因素与感染者体内的病毒承载量有关,需要进行多轮检测才能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

“病毒进入人体之后有一个潜伏期,最早期是检测不出来的,随着病程的进展才能检测出来。”汪大明表示,第二轮全员检测仍有阳性结果出现是正常的。理论上讲,后续检测的阳性结果会越来越少,因为已经采取了隔离措施。

72、54、35……观察近四天来的疫情数据,河北省本土确诊病例的每日增幅有所下降。这是否说明此前被隔离的密接人员与检测出的核酸阳性“存量”正在消耗?

汪大明认为,目前出现的确诊病例基本上是之前的“存量”,但也不排除有一些病例从核酸检测阴性直接发展为出现症状的确诊病例,只是概率较小。

至于“去存量”何时完成,汪大明说,还要看后续检测出来的阳性人数,这取决于之前到底有多少密接者以及密接者的感染率。总体形势是乐观的,但现在还不好判别,“根据潜伏期的长短,可能再过一个礼拜才会更明朗”。

栾荣生则认为,疫情拐点的出现取决于两个因素:首先是季节性因素,随着气温升高,病毒在外环境存活时间相对变短,人体呼吸道抵抗力也相应增强;其次是人为因素,即扩大疫苗接种范围,进一步提高疫苗接种率后,能够很大限度避免疫情传播。

病例可控

17日北京报告两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一例是在主动进行核酸检测时被发现呈阳性。去年北京新发地疫情期间,首个确诊病例是在出现发热症状后主动前往发热门诊就医时被发现;年底北京顺义疫情的首个确诊病例也是在考研报名时进行核酸检测后被发现。

栾荣生认为,感染者“自投罗网”其实有助于及早发现传染源,阻断疫情向更大范围传播。“这是有利于防控的,社会不应该向他们施加压力,这些市民是应该被鼓励和表扬的。”

在本月14日的全国疫情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在通报近期全国聚集性疫情时指出,农村疫情防控力量薄弱,要加强农村地区的疫情防控工作。

与城市相比,农村发热门诊设置不足,村民防护意识相对不够,此次河北疫情凸显了农村防控的薄弱环节。感染者未在第一时间接受核酸检测,仅被当作普通感冒、上呼吸道感染处理,造成疫情扩散。栾荣生建议,农村诊所、卫生室要保持警觉,强化疫情防控意识,及时报告发热病例。

关于近日中国媒体批评疫情防控滥用“战时状态”概念,汪大明也有同感。他指出,防疫是基于流行病学的调查数据进行,要通过感染率、核酸检测阳性率、确诊人数、局部地区暴发率等数据综合判断,不应随意进入“战时状态”。

汪大明说,目前中国的疫情除了局部小暴发之外,大部分情况,例如北京,仍是散发病例。整体感染率相对较低,“还是处于比较可控的水平”。

有人六次检测才呈阳性意味着什么?

本轮疫情中,有患者经过了六次核酸检测,才查出阳性,对于这种现象,冯子健表示,这与检测次数有关。

感染者或是病人从暴露感染到病毒开始排毒,专业上叫“强隐期”,而无症状感染者排毒专业上叫做“前隐期”,也可以叫实验室检测筛查的窗口期。在窗口期期间,检测很多次都可能检不到阳性,但到前期末就会检出阳性,“这个现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本轮疫情溯源的难点是什么?

冯子健表示,目前黑龙江和河北的病毒输入来源还在调查中。调查有很多线索,有一些线索要逐条去排查。

本次溯源困难在于什么呢?冯子健指出,这个病毒有可能是人员带入的,也有可能是物品带入的。这些物品、环境可能在调查时已不再能够检出病毒了,或者这个物品已不在当地了,这就非常难断定病毒的来源到底是什么。另外,人员也可能随着时间的延长体内携带的病毒消失了,无法检测到,这个时候建立关联就非常困难。

该怎样应对变异后的病毒?

去年12月14日至今,全球至少有7种变异的新冠病毒,而变异的病毒传染性似乎增强了,但毒性并没有增强。对此,冯子健表示,一方面,可能要做更长期应对新冠病毒的准备,另一方面,因病毒的传播能力增强后,过去的一些防范措施不再那么有效,各项措施的力度可能还要再加强。(来源:第一财经资讯)

请把这篇文章转给所有人看到

点个【】+【在看】,抗击疫情,需要每一个你!

最后祝福:每一个中国人,都能过一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