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2900瓶茅台,“老虎”被留置当晚酒力发作鼾声如雷

撰文 | 高语阳 李岩

1月23日,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三集《坚守铁规》在央视播出。

专题片中,两位落马省部级干部出镜: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张志南,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

2020年4月,张志南落马。9月张志南被双开,通报说他“在新冠肺炎疫情大考关头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

赵洪顺2019年2月落马,7月被双开,通报说他“长期违规频繁接受宴请,大吃大喝”。

专题片披露了他们违纪违法的细节。

事故发生前副省长曾前往当地检查工作

2020年3月,福建泉州一家用作隔离观察点的酒店坍塌。事发时楼内共有71人被困,大多是从外地来泉州的需要进行集中隔离观察的人员,经过救援,42人得以生还,另外29人不幸遇难。

2020年4月,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张志南落马。

专题片中,张志南出镜:“这些年来一直在抓安全生产,要检查要排除隐患,要排查这些安全的隐患,开了不老少的会,提了不老少的要求,下了不老少的文件,怎么就在鼻子底下,就在这个马路边上的这个(酒店)出现这样子的一个情况。”

张志南当时是福建省应对新冠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就在欣佳酒店倒塌前不久,张志南还前往泉州市检查疫情防控工作。

“看了我记得是六七个点,每个点大概就二十来分钟,其他点走马观花走了,但连这个点就在路边,类似像这样的点我都没有去。平时我们下去基层调研,基本上说心里话都是被安排,就变成了一种惯性,一种形式主义的惯性,也是一种官僚主义。”

张志南没有去防疫隔离点检查,也没有就相关工作进行布置、提醒。专题片直言,“这样的检查除了表示自己来过了、看过了,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此外,调查发现,在抗疫工作最紧张的时期,张志南频繁擅离岗位,办理个人私事,心思根本没放在抗疫上,工作中走过场、搞形式,致使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在落实上出现“中断层”。

“它是一个违章建筑,从始至终”

泉州欣佳酒店到底有什么问题?

专题片中,欣佳酒店建筑业主杨金锵直言:“它是一个违章建筑,从始至终。”

2012年7月,杨金锵和一家汽车公司签订协议,建设一栋四层钢结构的建筑,出租给汽车公司作为4S店使用。为了省钱省事,他没有办理任何法定手续,将工程包给无资质人员直接开工。

为了避开城管执法检查,他找到时任常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惠良,以4S店着急开业来不及办理手续为借口,希望他和城管打招呼,允许自己先建后批,并当场送上一万元。

“一万块钱,说实话他就放在我茶几上,就没退给他,所以我是非常后悔,说实话。”张惠良说。

就这样,这个违章建筑未经竣工验收备案就投入了使用,相关部门也没有进行后续的督促监管。

2016年,杨金锵又私自违法改建,在建筑内部增加夹层,从四层改为七层,隔出了多个房间,正是这次改建,埋下了最终导致建筑坍塌的重大隐患。

2018年,杨金锵对建筑加层改建之后打算开酒店,就必须再次经过竣工验收消防备案,拿到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才能到公安部门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

杨金锵于是找到时任福建省泉州市消防支队后勤处战勤保障大队副大队长刘德礼,向他要了一张空白合格证,自己制成了一张假证。

杨金锵与刘德礼原本并不认识。

之前,为了打通关系,杨金锵找到消防中队对面开茶叶店的黄志图,通过黄志图给常来茶叶店的刘德礼送了10万元钱,就这样刘德礼几次为杨金锵提供方便。

随后,杨金锵向鲤城公安局提交的申报材料,材料存在严重造假和多项缺失,但就这样仍然获得了审批。

“鲤城公安局有点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什么,从窗口到专管民警,到副大队长,到副局长,层层没有把关,层层失守,大家都在敷衍应付,就造成了这个该发现的都没有发现,该处理的都没处理。”专题片中,福建省安溪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刘金顺说。

杨金锵就这样获得了特种行业许可证。2018年6月,欣佳酒店正式营业。

到了2020年1月10日,杨金锵对建筑局部重新装修时,发现有三根钢柱严重变形,杨金锵却要求工人不要声张。

杨金锵自认为加固一下就没有问题,由于春节工人要回家,他就决定春节后再加固,不料春节前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由于相对远离居民密集区,这家酒店就被选为外来人员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

借用三处住房私藏2900瓶茅台

再来看看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

“吃吃喝喝,十八大之后,我也算过,上千次有的吧。十九大之后也得有几百次。”赵洪顺说。

专题片中介绍称,赵洪顺管理的是烟草,却十分爱好茅台酒。他对茅台的痴迷程度,在烟草系统几乎人尽皆知,他自己也不避讳。

而有了这样的名声,自然会有人以茅台作为和赵洪顺交往的敲门砖,换取他在烟草行业的关照,这种方式也很有效。

“也不用刻意去打听,喜欢茅台也算出了名了,反正久而久之确实喝了也不少,收了也不少,具体数我还真的也没算过,也算不出来。”他说:“酒杯一端,后边的事情就好办,等于是成功了一半。”

专题片披露,赵洪顺共借用了下属和私营企业主的三处住房,用来存放自己违纪违法所得的资产和物品。其中茅台酒就有2900多瓶,还有大量名人字画、玉石、手表、金条、古玩等礼品,不少是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后收受的。

被留置第一晚酒力发作鼾声如雷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董文彬在节目中说,行业内的私营企业主投其所好,经常宴请他去高档会所,凡喝酒必喝茅台,而且还经常喝茅台年份酒。

2019年1月份的一次宴请中,一桌人喝掉五瓶十五年的年份茅台酒,消费四万多。甚至就在赵洪顺被留置的当天中午,他还接受了一名私营企业主的宴请,喝掉一瓶50年的茅台酒。“在对他留置的第一现场,我跟他一接触就发现他满嘴酒气。”

一般来说,领导干部被留置的第一时间心情都很不平静,第一晚往往难以入睡,而赵洪顺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董文彬说,到了这个留置点以后,六七点钟他自己坐在床边靠着被子就睡着了,鼾声如雷,这一看那就是酒力发作了。

专题片中赵洪顺坦言,对他来说,这就像是一种戒不掉的毒瘾。“我在这种场合感觉非常好,别人在这里都说你好,你想吃什么,人家给你安排什么,你想喝的人家给你准备好,就沉醉于这种环境当中了。”

经查,赵洪顺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承揽烟标印刷和烟草广告业务、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贿赂9000多万元。2020年6月,赵洪顺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央视

校对 | 罗晶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