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弹琴:拜登第一次电话外交,对方暗暗在叫苦!

(一)

外交无小事。一个仪式,一次讲演,一封贺信,乃至一句话语、一个动作,有时都有着丰富的内涵,传递出意味深长的含义。

奥巴马上台后,第一次出访,去的是加拿大;特朗普上台后,第一次离开美国,去了沙特。

拜登呢?

虽然打了疫苗,但接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现在出访肯定还不现实。

那就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墨西哥总统洛佩斯。

但对加拿大和墨西哥来说,这通电话却可能是五味杂陈。用朋友的话说,对方更多在暗暗叫苦。

因为拜登上台第一天,特鲁多还在热烈祝贺拜登入主白宫,拜登的一记闷棍就打了过来。

不顾特鲁多苦苦请求,拜登大笔一挥,撤销了加美“基石”(Keystone XL)输油管道项目。

这是北美大陆的一项重大工程,从加拿大油砂矿基地阿尔伯塔省铺设管线,南下美国。建成后,每天可向美国输送80万桶原油。

协议白纸黑字,施工已经开始,但拜登说不干就不干。

特鲁多很失望。蒙受巨额损失的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长则痛骂:这是对美国最重要盟友和贸易伙伴的“侮辱”。怎么挽回损失?他呼吁特鲁多实行贸易和经济制裁。

关键是,特鲁多敢吗?

所以,拜登的这个电话,更多是一种安慰。特鲁多你不满归不满,我美国就要这么干,你要多理解。

当然,加拿大的不满,还有另一件事。现在疫苗难求,加拿大获得的所有辉瑞疫苗,都来自欧洲工厂。但欧洲已经通知加拿大,接下来交货会大幅减少。离加拿大最近的辉瑞密歇根工厂,所有产量却都归美国所有,加拿大一剂都分不到。

美国,你不能这么自私啊!

当然,不出预料的话,肯定还谈了谈孟晚舟问题。

(二)

特鲁多很失望,但墨西哥更愤怒。

去年10月,墨西哥前国防部长西恩富戈斯,在过境洛杉矶时突然被逮捕,罪名是贩毒和洗钱。

一个墨西哥重量级人物,美方没有通知就逮捕,而且还要起诉,这引发包括军方在内的墨各界强烈不满。在墨方的压力下,美国司法部后来又撤销起诉,并把西恩富戈斯遣返回墨西哥。

让墨西哥更倒吸一口凉气的是,美国无法无天,秘密截获西恩富戈斯手机通信内容,这个例子一开,其他墨西哥政要的手机,还可能安全吗?

怒不可遏的墨西哥国会,不久前通过决议,取消美国特工在墨西哥执法的外交豁免权。

美国又很生气,墨西哥你蹬鼻子上脸,以后我还怎么往你那边派特工?

但墨西哥毕竟是重要邻国,拜登上台后,在防范非法移民问题上,边境墙根本靠不住,美国多少还有求于墨西哥。

拜登的这通电话,估计也是在安抚墨西哥。这都是前任的事,我们朝前看,你该给的特权,还是要给的。

按照墨西哥总统的说法,两人在电话中谈了移民、疫情防控等议题,气氛还算“友好而礼貌”。

(三)

这就是拜登外交,没有像特朗普一样,痛骂特鲁多是“懦夫”;也不再修建边境墙,还叫嚣必须墨西哥来出钱。

这种微妙的变化,也体现在其他方面。比如,决定不再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延长美俄核军控协议五年。

同时,按照媒体的报道,拜登上台两小时后,还特别提到了多年前与中国领导人的一次交谈。他说,很久以前,在一次私人晚宴上与中国领导人会面时,后者曾向他提问:“你能为我定义何为美国吗?”

拜登回答:“我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可能性(Possibilities)……我们相信,只要我们下定决心,一切皆有可能。”

拜登当然谈的是国内事务。但外媒就注意到,拜登以回忆的形式提到了中国领导人,且没有对双边关系发表任何负面评论,这或许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

最后,怎么看?

老规矩,三点粗浅看法吧。

第一,特朗普挖的坑足够深。

美国和加拿大矛盾,美国和墨西哥的冲突,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特朗普。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委屈,更可看到美国的霸道。而且,确实是翻烧饼。以“基石管道”为例,奥巴马政府2015年反对,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启动,拜登2021年又叫停,大量投资打了水漂,折腾的是两国老百姓!

第二,美国依旧是美国。

拜登就会大改变吗?改变肯定会有,大变却可能是奢望。毕竟,美国依旧是美国。说得再好,做得却很糟。加拿大就有说不出的失望,一直是模范小跟班,但怎么最受伤的总是自己。更别提墨西哥有句谚语:墨西哥最大的不幸,就是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第三,新一轮的博弈开始了。

霸道有霸道的做法,小兄弟有小兄弟的门道。譬如墨西哥,雷霆之怒,美国也只能送回前国防部长,顺势撤销美国特工豁免权,这也是一个下马威。当然,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拜登安抚两个小兄弟,不外乎也是稳定周边,然后对准更大的目标。

只是,对拜登来说,现在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还是抗疫。

美国的苦难深,拜登的责任重。刚刚看到,白宫终于动真格了,福奇也亲自出马,在白宫推特上示范戴口罩。几秒钟的视频,迅速上了热搜。

美国人也感慨万千。在科学最发达的一个国家,就这么“请戴口罩”一句话,距武汉封城已整整过去了一年时间,40多万美国人永久地离开了人间。

唉,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