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提议将《岳阳楼记》移出语文教材,只因提到一个人,有理吗?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范仲淹《岳阳楼记》。

范仲淹是北宋才学出众的文学家,更是北宋少见的军事奇才,他打赢了北宋寥寥可数的几场胜仗,范仲淹所提倡的思想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所有的政治主张也都囊括在了《岳阳楼记》当中。

这篇传世名作,是一篇为重修岳阳楼写的记,历经数百年,《岳阳楼记》在诸多的文学当中脱颖而出,然而被选入教科书时,却有家长建议将它删除,因为里面提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自然就是滕子京。

滕子京跟范仲淹是同科进士,两人交情不浅,范仲淹任江苏盐官时就推荐滕子京当泰州知州的助手,这滕子京才华也不差,后来范仲淹迁升京官后,滕子京也进入了大理寺就职,后调任岳州做太守。

若不是《岳阳楼记》恐怕后世的人都不认识这个滕子京,因为关于的史料记载太少了,在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当中,多数都是歌颂滕子京重修岳阳楼、勤政为民的功绩,然而《宋史》中这位滕子京好像并不是这样的人。

《宋史》中说,滕子京之所以会被贬岳州是因为他在泾州任职“费公钱16万贯”,意思就是他贪污了朝廷公费,宋仁宗派人查询时,滕子京就焚烧了证据:“恐连逮者众,因焚其籍以灭姓名”。

朝廷由于证据不足,加上范仲淹不断为他求情,所以就降官一级,贬到岳州,到了岳州,他本性难改,四处搜刮民脂民膏,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写道:所得近万缗(一千文),置于厅侧自掌之,不设主典案籍。楼成极雄丽,所费甚广,自入者亦不鲜焉。

滕子京重修岳阳楼,主要是为了树碑好邀功请赏,更加可恶的是,他增加税收,不断的敛财,从这些来看,这位滕子京似乎并不是好人,范仲淹歌颂他的功德,恐怕是为了私交,那么这个滕子京真的如《宋史》说的这样的。

在不同的历史记载当中还有:滕宗谅知岳州,修岳阳楼不用省库银,不敛于民……州人不以为非,皆称其能。这段历史记载又是称赞滕子京治理岳州有方,修理岳阳楼都靠着催收州民捐献出来的烂债聚财。

两种记载各不相同,不过历史都是人编写的,难免会夹带私心,范仲淹常常秉公直言,他也同样遭到贬斥,而一向跟范仲淹交好的滕子京也有可能是遭受了牵连,扭曲一些历史事实也无可厚非。

若是滕子京真的这么不堪,范仲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推举他,更不会为他重修岳阳楼提记,除了滕子京之外,家长认为删除《岳阳楼记》是必须的,因为范仲淹根本就没有去过岳阳楼。

只是滕子京在重修岳阳楼之后,请名家画了一副《洞庭晚秋图》送给范仲淹,他凭着这幅画加上自己的想象写下了《岳阳楼记》,所以应该删除。

不过《岳阳楼记》能够名流千古,跟范仲淹去没去过岳阳楼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还是他的在文中提倡的思想影响着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