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桐梓县木瓜镇与黄莲乡两村之间争议的山林林地,权属应该归谁?

2021年1月20日,贵州省桐梓县木瓜镇幸家村村民幸先生等人向二三里资讯反映:2008年,国家实施林权改革制度,位于桐梓县木瓜镇幸家村与黄莲乡后深村交界处的石笋(以前地名叫大沙塆)山林林地,历来是属于木瓜镇幸家村村民所有。

在林改时,黄莲乡后深村便说是他们的,为此幸家村与后深村因山林权属问题发生争议。由于当时幸家村的原始证据放置具体位置不详,一时没有找到。黄莲乡后深村在幸家村拿不出相关依据时,利用1983年桐梓县林业局发放的空白社员自留山证,自行填写一张没有档案的证件作为依据。2013交到相关部门,于是相关部门根据黄莲乡后深村提供的证件和材料将石笋山林林地的权属确认给黄莲乡后深村。石笋山林林地的权属确认后,木瓜镇幸家村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后被威胁又撤回复议申请。

桐梓县木瓜镇幸家村与黄莲乡后深村争议的石笋山林林地。

2018年,幸家村村民在拆除旧房时,意外的找到石笋山林1954年颁发的土地证和1979年双方争议的协议书等原始证据。2018年重新提起确权申请没有受理后,2019年提起行政诉讼。通过一审和二审均被裁定驳回起诉,几十年的山林林地权属就这样眼睁睁的被夺走。

1月22日,二三里资讯来到距离桐梓县城一百多公里的木瓜镇幸家村实地了解情况。

一纸行政决定,争议山林林地权属归黄莲乡后深村

2013年,黄莲乡后深村就争议的石笋山林土地权属向桐梓县人民政府申请确权。当年9月4日桐梓县人民政府作出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决定将争议的石笋林地确认给黄莲乡后深村。

幸家村村民告诉二三里资讯:当年收到桐梓县人民政府的确权决定后,2014年1月29日向遵义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当时确权村民都不同意,明知道石笋山林一直以来都是属于村民小组,也有证据能够证明黄莲乡后深村使用空白社员自留山证获得确权。苦于一时找不到原来的老证,到档案馆去查有1982年的幸家村证件档案,当时被威胁说造假不撤回复议申请要抓人,再加上确实找不到原来的材料,迫不得已于2014年2月26日撤回复议申请。遵义市人民政府作出遵府行复终字[2014]59号《终止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终止复议审查。

幸家村村民保存的八十年代留下的空白社员自留山证。

就幸家村村民提到的空白社员自留山证填写问题,二三里资讯找到曾经居住在争议山林脚下,已搬离原住地三十多年的黄莲乡后深村兰姓村民。该村民介绍:2015年后深村自己的山林权属也发生争议,就去档案馆查。按照2013年的确权,争议山林是确权给后深村的,但是他亲自去档案馆查不到争议山林的档案。至今,幸家村村民仍保存有八十年代留下的空白社员自留山证。

事情出现转机,村民翻房拆墙找到争议林地原始土地证和协议书

自2014年遵义市人民政府作出终止行政复议决定后,幸家村村民从未放弃过寻找原始材料的任何线索。

2018年,幸家村田坝组村民在拆除旧房时,意外的在墙缝里发现争议山林1954年桐梓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证,还有1979年发生争议时签订的协议书。

桐梓县人民政府1954年颁发给幸家村原老支书父亲的土地所有证(受访者供图)。

在幸家村担任34年、2011年卸任的老支书介绍:其父亲原是大队的生产队长,兄弟在2018年拆老房子时在墙缝里找到1954年桐梓县人民颁发给其父亲的土地证,土地证上记载的权属就是现在争议的山林,同时也发现1979年发生争议签订的协议书。

据1949年出生的幸家村幸汤勤老人介绍:1979年的时候,后深有村民偷砍了争议林地的木材,那时候的水银公社就是现在的木瓜镇,白露公社就是现在的黄莲乡。当时的公社书记、大队和生产队长还有见证人等就到现场处理并签署了协议和处理协议终止纠纷。幸汤勤老人是当时协议的起草人和当事人之一,当时签订协议的当事人大多都不在了,现在后深村那边只有1936年出生的兰兴恩,幸家村这边也只有他。当时处理好后就把材料甩给生产队长,没有再过问。

1979年争议林地发生争议幸家村与后深村签订的协议书。

当年印有“桐梓县水银公社管理委员会”信签纸上,手写协议书内容显示:“关于白露公社新台大队大关生产队大坪生产队水银公社新民大队田坝生产队有山林土地纠纷问题,经双方公社大队生产队和证人协商解决如下:我们是本着安定团结三要三不要的基本原则以三证为依据,达到有利于团结、有利于工作、有利于生产,通过协商双方共同亲临工地踏界定案。一、大关队和新台大队田坝生产队土地,地名大沙湾界址以北面往南面看(从河这面看过河那面)上是周老岩直下抵白岩湾跟湾直下抵河心,左面是新民大队田坝生产队所有,右面是由新台大队大关生产队所有,双方多彩踏后互不侵犯,今后哪方违犯其后果由违犯方负责其一切后果。二、地名水凼于是新台大队大坪生产队与新民大队田坝生产队土地山林界址,北往南看以石省当心直下,上抵岩脚,左是大坪生产队所有,右面属于于新民大队田坝生产队所有,经后互不侵犯,如有侵犯,后果由侵犯者负责一切后果。”

1979年争议林地发生争议幸家村与后深村对山林木料处理协议书。

协议书签订于1979年10月11日,为了求证协议书的真伪,二三里资讯找到后深村当年担任大坪生产队队长,90多岁的龙老人,记忆力很好的老人告知:“当年确实签署过协议,我没有参加,是兰兴恩参加。”

贵州名城(桐梓)律师事务所对兰兴恩老人的调查笔录(部分)。

1月23日下午,二三里资讯赶到桐梓县城找兰兴恩老人了解情况,得知兰兴恩老人去了重庆。

据2018年7月20日、贵州名城(桐梓)律师事务所张林和陈霞律师调查兰兴恩老人的笔录内容显示:兰兴恩老人1936年8月生,其户籍和土地一直以来都是在当时的白露公社(现在的黄莲乡)。六十年代担任过生产队副队长,争议的山林是属于水银乡观音村田坝组(现在的木瓜镇幸家村田坝组)。七几年发生争议,兰兴恩老人参加到现场指定划界并在协议书上签字。

申请确权,试图用原始依据夺回争议山林林地权属

找到争议林地原始土地证和协议书后,2018年8月17日,幸家村向桐梓县人民政府提交争议林地确权申请,申请撤销2013年9月4日作出的《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和确认争议林地的所有权属于幸家村。

申请的主要理由分别为:在2013年林地权属争议中,黄莲乡后深村事后自行在空白证书上填写,原始依据1953年颁发的土地证和1975年签订的协议书已经载明争议林地属于幸家村所有。

桐梓县人民政府对幸家村申请确权的书面回复(受访者供图)。

2018年11月20日,桐梓县人民政府就木瓜镇幸家村提交的林地确权申请书面回复。认为2013年幸家村在查询档案时有村民私自变造自留山证,经重新踏勘现场后认为申请理由不成立,对于争议地权属,2013年9月4日作出的[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已经予以明确并早已生效,确权申请不予受理。

一纸诉状,幸家村将桐梓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

桐梓县人民政府不予受理幸家村的确权申请后,2019年2月25日,幸家村将桐梓县人民政府作为被告、黄莲乡后深村列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判决撤销桐梓县人民政府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石笋”林地权属问题的回复》,受理幸家村提出的关于争议山林林权确权申请。

幸家村起诉书称:争议林地系幸家村所有,桐梓县人民政府应当撤销其作出的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争议林地位于木瓜镇幸家村与黄莲乡后深村交界处,四至界线明确,1997年合村前,田坝、郑坝属原观音村,南垭属于原幸家村;合村后,由原幸家村及原观音村合并为现在的木瓜镇幸家村,田坝、郑坝及南垭组成现在的木瓜镇幸家村田坝组。

幸家村查询的档案存根复印件(受访者供图)。

1954年土改时期,桐梓县人民政府将争议林地的所有权划分给原观音村,之后一直由原观音村及现在的幸家村管理、采伐。1975年因后深村村民盗伐“石笋”附近一幅木材,被幸家村村民发现后引起纠纷,经过协商确认争议林地为幸家村所有。

2013年,第三人后深村向桐梓县人民政府提出争议林地权属确权,桐梓县人民政府错误地将争议林地的所有权确权给后深村。1954年颁发的土地证和1975年发生争议的协议书足以证明争议林地从1954年土改时期就划分给原告所有,桐梓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9月4日作出的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不清,缺乏事实依据。

本着尊重历史,尊重事实,从实际出发的态度,幸家村向桐梓县人民政府请求撤销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并确认争议林地的所有权属木瓜镇幸家村。然而,桐梓县人民政府于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石笋”林地权属问题的回复》,与事实严重不符。桐梓县人民政府从未对新证据进行实质审查,便不予受理幸家村村委会的林地确权申请明显错误。

一审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幸家村的起诉

裁定书内容显示:2019年6月20日,习水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在庭审过程中,桐梓县人民政府辩称:桐梓县人民政府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石笋”林地权属问题的回复》,是针对生效的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的解释,并非新的行政行为,幸家村的“请求依法判决撤销桐梓县人民政府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石笋”林地权属问题的回复》”诉讼请求,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关于受理幸家村与第三人争议的林地确权,桐梓县人民政府早在2013年已经作出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幸家村村委不服,向遵义市政府申请复议。之后撤回复议申请,遵义市人民政府终止复议程序已经生效,其后的2014年向又信访。基于一事不再理的要求应当驳回。

第三人黄莲乡后深村的答辩意见与桐梓县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一致。

贵州名城(桐梓)律师事务所对兰兴恩老人的调查笔录拍照留存(受访者供图)。

习水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对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争议的“石笋”林地,被告已经作出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予以处理,该行政处理决定现已生效。2018年8月17日,原告向被告提交林地确权申请书,要求被告撤销桐府行决字[2013]第6号《林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和确认“石笋”林地的所有权属于原告,被告审查后,于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石笋”林地权属问题的回复》,性质属于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原告企图重复申诉,将早已生效的行政处理决定导入行政诉讼程序,对其合法性进行审查,在现行行政诉讼制度框架内,无此规定,不应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本案应不予立案,现在已经立案,应驳回起诉。”

争议山林现场草图(受访者供图)。

2019年6月24日,习水县人民法院一审驳回幸家村的起诉。2019年9月11日,幸家村不服习水县人民法院的一审裁定结果,上诉到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0月21日,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维持习水县人民法院的一审裁定。

幸家村的村民摇头称:“争议林地纠纷案我们输得实在太冤枉,现在不知道要走什么渠道才能解决,走行政说去找司法,走司法又说司法不干预行政,我们老百姓真的很无奈。在所有原始证据证明争议山林林地权属一直都是属于我们的,我们希望政府能启动重新调查程序,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丢。”

据了解,目前幸家村已向多个部门上访和递交所有材料。事情的后续进展,二三里资讯继续跟踪报道!

(二三里 编辑 L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