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安巴尼,亚洲迎来新首富:“大自然的搬运工”钟睒睒|财看见

出品|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X财看见

作者|米娜

近日,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超越印度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成为亚洲新首富,在全球富豪榜上的排名跃升至第 11 位。话说,安巴尼的净财富在2020年虽然也增加了183亿美元,但是769亿美元的总额并不足以让他保住自己的宝座。

根据2020年12月31日发布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在短短12月内,钟睒睒净身价猛增1000%左右,约合709亿美元,至778亿美元,创下历史上最快的财富积累之一。增幅之大,让今年全球商界最大赢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都黯然失色。

一场突如其起来的新冠疫情,让许许多多人丢掉工作,饿肚子和露宿街头的人比比皆是,与此同时也让多数亿万富豪变得比以前更富有了,这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实。在所有亿万富豪赢家中,似乎没有谁比马斯克更风光了。2020年年初,这位亿万富豪的净身价为266亿美元。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2021年1月2日,马斯克的财富已增至1556亿美元,较比年初增长近600%。

因此,若单从财富增幅来讲,马斯克的确比钟睒睒差远了。

坦率地讲,在许多西方媒体眼中,钟睒睒的故事要比马斯克更有吸引力,一来是因为他惊人的财富增幅,二来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在西方世界几乎没有知名度可言。事实上,即便是在国内,钟睒睒(shǎn)对于很多人而言也是非常的陌生,甚至有些人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该怎么读。这一切只因这位亿万富豪平日里太过低调!

做过木匠、种过蘑菇、卖过窗帘

今年66岁的钟睒睒,是浙江诸暨人,因为家里穷儿时被迫辍学。为了养家糊口,他曾给泥瓦匠做过小工,后来转做木匠。高考落榜数次后,他选择去电大继续学习。1983年,他通过考试成为《浙江日报》农村部的一名记者,一干就是五年。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他采访过很多企业家,见证了改革开放浪潮中各行各业的先行者们大放异彩,也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这为他日后取得的成功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上个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钟睒睒的前报社同事评价称,“他在社会上摔打过,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和从学校毕业后直接进入报社的记者不一样。他稿子写得不错,做事认真专注,有行动力,积极上进,在报社时他们农村部还请了报社的外事记者给他们上英语课,一边工作写稿,一边学习充电。”

1988年,海南设立经济特区,钟睒睒弃文从商。他曾经在海南种过蘑菇,卖过窗帘,养过对虾,但都没有赚到钱。屡屡受挫之后,钟睒睒的处境艰难。然而,他并未就此放弃,反而越挫越勇。不得不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曾与中国前首富曾庆后有过一段很不愉快的瓜葛。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1991年前后,宗庆后推出的娃哈哈口服液销路很好,打开市场后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努力之下,钟睒睒成功取得了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省的总代理商资格。海南是经济特区,娃哈哈为海南的代理商提供了价格优惠,而娃哈哈在广东销路很好。于是,钟睒睒把娃哈哈从海南拉到广东去销售,赚取可观的差价。这一违反行规的“窜货”行为惹怒了了宗庆后,也让钟睒睒失去了代理商的资格。

农夫山泉成了“大自然的印钞机”

虽然失去了代理商资格,但是钟睒睒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同时也坚定了对保健品市场的信心。1993年,他一手创建养生堂有限公司,同年旗下产品龟鳖丸一炮打响。仅用短短一年时间,龟鳖丸就卖到了全国各地,钟睒睒因此赚到人生第一个1000万。随后,他又推出朵而、清嘴等保健品。

1996年,他在杭州投资创建农夫山泉。经过20多年的发展壮大,农夫山泉已经成为中国包装饮用水行业的龙头企业。2012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摘得“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头衔。饮用水以外,饮料市场也一起抓。农夫山泉与时俱进地推出茶、功能、果汁、咖啡、气泡以及植物酸奶等差异明显的多种类产品,打造了东方树叶、尖叫、农夫果园等知名饮品品牌。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与此同时,“农夫山泉有点甜”和“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脍炙人口的广告语,均被视为教科书般的经典营销案例,而这些广告语多由钟睒睒亲自操刀策划。

2020年9月8日,农夫山泉正式登陆港交所。当日,农夫山泉开盘价为39.8港元/股,较发行价的21.5港元/股,暴涨85.12%。不过,由于当日股价的高开低走,持股84.4%的钟睒睒“中国首富”的桂冠只戴了半日。然而,在那之后农夫山泉股价开了挂,一路走高,钟睒睒在中国首富的宝座上也是越坐越稳。期间,这位商界领袖开始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内。

1月4日,农夫山泉股价大涨10.38%,以60.60港元/股报收,总市值增至6815亿港元,再创上市以来新高。随着农夫山泉股价持续猛涨,钟睒睒的身价自然继续水涨船高。如此看来,农夫山泉不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更是“大自然的印钞机”。

当然,钟睒睒能够成为亚洲首富,靠的不仅仅是养生堂和农夫山泉,疫苗制造商——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也为他财富的激增立下了汗马功劳。

万泰生物功不可没

回顾2020年科创板上市的诸多新股,最为耀眼的股票非万泰生物莫属。公开信息显示,万泰生物创建于1991年,是一家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2020年4月,万泰生物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

万泰生物与钟睒睒的故事始于2001年:因经营状况不理想,万泰生物股权转让频繁,又因万泰生物与养生堂与厦门大学都有合作,钟睒睒于2001年得知万泰生物想再次转让股权后一举拿下万泰生物95%股权。到目前为止,万泰生物第一大股东为养生堂,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18.17%的股权,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控股56.98%。

在上市同月,万泰生物旗下的馨可宁获得国家药监局的生物制品批签发证明,正式投入接种,这也是首款获批的国产宫颈癌疫苗。新股上市叠加重大利好,在上市的8个月中,万泰生物共收获34个涨停板,2020年全年涨幅高达2230%。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万泰生物公布了药品临床试验进展的消息,其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联合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

如果说农夫山泉代表的是当下的巨额财富,那么万泰生物则意味着未来。

不同于很多亿万富豪的高调,在稳定亚洲首富宝座之前,钟睒睒一直很低调,很少参加企业家集体活动,也很少参加应酬或接受媒体采访。这多半和性格有关,钟睒睒做事不张扬,不喜欢凑热闹,且有几分耿直。正因为如此,钟睒睒被誉为商界里的“独狼”。

对于“独狼”这个称呼,钟睒睒似乎并不介意,甚至表示很喜欢。在为数不多的几次采访中,这位亿万富豪说过,真正能够沉下来的企业家是不想多说话的,并声称自己没有阿谀奉承的习惯,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不喜欢喝酒。

如今,坐上了亚洲首富宝座之后,钟睒睒想低调都难,势必会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在“一手矿泉水、一手疫苗”的布局下,这位亿万富豪能在首富的位置上坐多久,又是否有机会拿下全球首富宝座?未来,他麾下的商业帝国又能走多远?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出品人 | 马腾 总监 | 王世玲 主编 | 钟明华 编辑 | 范晟男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