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情》扶贫故事:一嘴沙子、一脸尘土、一口西北方言。

《山海情》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海固的移民们在国家政策的号召、福建的对口帮扶下,不断克服困难,将飞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该剧以朴实、接地气的叙事风格,温情细腻的视角,描绘出扶贫路上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故事和人物,在体现主题的同时又串联起角色的亲情、爱情、友情等话题,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该剧全方位、多线索地展现了闽宁镇的建设历程。基于这一宏大主题,该剧更聚焦“人”的故事,叙事表达生动有趣,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既展现了扶贫工作中的种种艰难,更凸显了人们在脱贫攻坚过程中的奋斗情怀。

“村里的女子为了一头驴就能嫁人”“兄弟仨只有一条裤子,谁要出门给谁穿”“扶贫下拨的珍珠种鸡被偷抓吃得只剩下最后一只”……电视剧的开篇,一个生活环境艰苦、村民观念根深蒂固的涌泉村便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让人一秒回到20世纪90年代的西海固。

全剧以“章”为叙事逻辑,第一章从1991年的吊庄开始说起,剧情主要围绕“吊庄移民”工作展开。宁夏回族自治区为西海固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实施“吊庄移民”政策,让一部分人从山里搬迁到银川附近的平原开荒拓土,发展生产,建设新家园,可这一政策的落实成效却不尽如人意。由于飞沙走石的荒漠条件太艰苦,搬迁来的村民第二天就走了一大半,且均来自涌泉村。剧集开篇,海吉县杨副县长对此项工作表达不满,吊庄移民办公室主任张树成因此发愁为难,这既是剧情的矛盾冲突点,也是故事背景交代,而此时借调到吊庄办的农校毕业生、来自涌泉村的马得福前来报到,似乎又为这项工作带来了转折和希望。

马得福带着张树成找涌泉村的代理村主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马喊水协助工作。马喊水带着二人挨家挨户了解情况,一组蒙太奇镜头巧妙生动地呈现了“逃跑”村民们不愿移民的理由。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这些村民的孩子们却希望走出山里,憧憬外面的世界,不惜连夜出走、不辞而别。大人从外往回逃,小孩从里往外跑,这种反差映射了不同时代的群体对于自身生存与发展问题的不同态度。剧中的扶贫过程,可谓关关难过,“鸡飞狗跳”的场景比比皆是。故事所呈现的扶贫工作艰难,其实质是人的思想观念落后所致,由此集中反映了脱贫攻坚的关键是思想攻坚,转变思想观念尤其重要。

与剧中贫困、萧条的环境产生鲜明对比的是,生活在其中的人物是鲜活、生动、有情的。《山海情》聚焦放大了“人”的故事,以细节绘深情,将更多的温情和“烟火气”呈现给观众。新上任的年轻基层干部马得福,怀揣着理想,帮助村民完成“吊庄移民”工作,又软磨硬泡给移民村通电,最终带领村民用行动兑现“塞上江南”的承诺;马得福的青梅竹马李水花被父亲“卖”到邻村,她选择抵抗、拼命出逃,但最终为了父亲向命运妥协,当丈夫意外残疾后,又独自一人撑起整个家,那句“这就是咱俩拴到一起的命”与流下的眼泪,真实又无力;马得福看到年轻叛逆的弟弟马得宝受伤时心疼的神情,消除隔阂后的兄弟情也让人为之动容;还有马得福和福建来的扶贫干部陈金山,两人互帮互助,收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为剧情增添了不少笑点……网友评价道:“这部剧能够追下去,是因为它写实,是感动到心里的传奇。”

“这是一个非常有情怀、有情有义、有意义的改革故事。”马得福的扮演者黄轩说,“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基层干部,他们是希望,是光,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在这里我由衷地向他们致敬”。

剧名《山海情》中的“山”代指宁夏,“海”代指福建,一个“情”字寄托着宁夏与福建扶贫协作的浓浓情谊。该剧所讲述的脱贫故事由一个个平凡人物的故事建构,真实而动人,通过影像的力量记录扶贫移民搬迁的历史,展示中国脱贫攻坚队伍的集体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