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岭山与乌兰脑包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它们又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

天赋河套的历史看点——乌兰脑包

□张志国(临河)

乌兰脑包村坐落在阴山乌不浪口与五原县城之间,东与商贸古镇大佘太遥遥相望,西沿山前台路可达阿拉善、银川一带,北入山口到达海流图盆地,以南与五原县城相连。这样一个特别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在历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乌兰脑包村不是一般的村落,它的历史在后套数以千计的村落中最为悠久。

严格地说,乌兰脑包村这个称谓并不确切,它最早出名时应该是一个地区。脑包即通常所说的敖包,在蒙古地区常常作为一个地区的标志。一个突出平地的遥望可见的土堆,顶端垒上些石头,砌作尖状,再拴挂些彩条绸布以醒人眼目,久之便成为一个方向或地域的记号。乌兰脑包一带生长哈茂枳芨和红柴,秋冬之际遥望呈连天红色,自然以“乌兰”(蒙古语,汉译为红色)命名。

相传,这一带曾是蒙古贵族拉森甲贝的领地。其祖先顺治年间随乌拉特部西迁驻牧于此,至拉森甲贝一辈,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大约在清道光初年,蒙地开禁,农人渐增,拉森甲贝便与前来耕种的汉人合作,开垦沃土广种五谷。因乌兰脑包紧邻黄河故道乌加河,引水便利,又有季节性山洪水可引以溉田,拉森甲贝便因势利导开挖渠道,时人名之为“甲贝渠”。这些渠道的旧迹,至今依然留存。

最先与拉森甲贝合作开田耕种的汉人有牛、杨两姓,都是陕西府谷籍人。内地人民近代以来的走西口移民,陕西府谷和山西河曲两地人捷足先登,大概是就近的缘故。乌兰脑包村现有人口大多为山西定襄、代县等地人,其先祖应该是步府谷、河曲人后尘的二代移民。

如今,村民回忆,能够叫上姓名来的村中老户,有现为乌兰一组的刘家、乌兰二组的苗家、乌兰三组的柴家、乌兰四组的王家。刘苗柴王四大户从祖上来后套算起已历五代或六代,可见其祖上来后套的时间至少在一百二十年前,约清光绪年间。其中刘苗两家是河曲人、王家是府谷人,可见是第一代内地移民了。他们最早居住的地方都因姓因户得名,分别称刘家圪旦、苗家圪旦、柴家圪旦和王家圪旦。

乌兰脑包地处要冲,牧草丰饶,水土上乘,不仅是牧放牛羊和耕种五谷的天堂,而且是蒙汉贸易的集散之地。据一位九旬老人回忆,当年敖包所在正是蒙古人拴马歇脚的场所,也是蒙汉人民以物易物的驿站。特别是随着晋商旅蒙贸易的发达,归绥、包头的货物被源源不断地运往蒙地,在从乌不浪口进山之前,势必要做些装卸的调整,乌兰脑包地方因此格外受到重视。大约在清咸丰年间,始有商人在此设立字号,开始坐地经商。一方面由此中转将内地货物运往山后,另一方面也接纳山前山后的蒙地特产。这样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到光绪末年,一个颇具规模的贸易集镇在乌兰脑包形成,人们习惯上把它称为乌镇。乌镇商贸最繁盛之时,有数十家实力雄厚的字号,其中十八家字号赫赫有名,在蒙古地方都有不错的名声。

乌镇的蒙汉贸易造就了独特的风景,那就是“马蹄蹄踢来铜铃铃响”的驼马大队。特别是吃苦耐劳善于长途跋涉的商运驼队,在阴山南北活跃了两个多世纪。以乌镇为中心的驼队有东西南北四线,东线与大佘太呼应,承接从绥包运来的货物,北线进山直抵海流图盆地,南到五原,西到磴口。

民国年间,社会动乱,匪盗横行,乌镇商贸渐趋寥落。其时,王同春基本完成后套中原地带的渠地开发,于是将目光投向乌加河以北地区,将以膏腴之壤闻名的乌兰脑包纳入他圈地的范围。王同春拓展牛犋,设立商号,承接了旧时乌镇商贸与种养结合的传统。与此同时又在五原收购经营隆兴长集市,逐渐将商贸中心南移,水陆并进,将买卖做到包绥京津各地,同时包揽后套地区的内需农牧贸易,将昔日在乌镇初具雏形的以商促农促牧、又以农牧业资助商业贸易的经济模式推向极致。

商贸的要冲必然是战争的要冲,乌兰脑包又与几次历史性大战联系在一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乌兰脑包村还有一处军事遗迹,是一个三角形的土夯城堡,村人称之为三角城。经考证,此城堡筑于民国二年(1913年),是为抗击外蒙古军队进犯而建的防御工程。修筑工程由河套士绅王同春监工,为工程出资的是萨拉齐知事王建屏。《绥远通志稿》记曰:“占地五顷余,周围以墙高数仞,且有垛口,严若城堡也。”驻守城堡的是大同镇守使孔庚的部队,又有说孔庚是阎锡山的部属。阎锡山用兵外蒙在《阎锡山传》中有记,乌兰脑包村民中也有传说。

旧乌镇南面还有一处烂营盘,也是过去的军营,遗迹尚存,形制为长方形,相传为冯玉祥西北军驻军之所。查《冯玉祥五原誓师》一书,果有几处相关记载。其中一篇当事人的回忆文章记叙了冯玉祥自苏联归国,从乌不浪口出山,途经乌兰脑包时检阅部队的情景。当时驻乌兰脑包的西北军是方振武部,其虽在败退途中,但军容严整,士气高昂,冯玉祥和随行的苏联顾问乌斯基以及共产党人刘伯坚检阅后信心大振,随后在五原誓师,挥师西进,奋勇北伐。

抗战时期,乌镇又成为敌我双方对阵的焦点。日伪军进犯后套,其北路军正是从大佘太出发,沿山前台路西进,与山后从乌不浪口出击之敌相配合,进入四义堂地区后便开始进攻乌镇。乌镇是日军进占后套中心城市五原的最大障碍,中国军民在乌镇附近构筑工事,顽强阻击疯狂进犯的侵略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激烈交战,敌军两度进占乌镇。在第二次占领乌镇后,日军进行了大屠杀,制造了惨无人道的乌镇惨案。正是由于日军的烧杀掠抢,乌镇这一昔日繁华的集镇毁于一旦,于今荡然无存。乌兰脑包村民中不少人家的先人是乌镇惨案的受害者,他们忆及当年往事,无不切齿痛恨。

古老的乌兰脑包从一个地域象征的敖包,演变成蒙汉杂居的自然村落,又乘着晋商蒙地贸易的惠风,发展为远近闻名的商贸集镇,复又成为几十户人家的自然村落,再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乌兰脑包行政村。历经数百年的沧桑巨变,其历史文化不断厚积,终于成为河套历史文化的一个缩影。我们追寻考证它的久远历史,正是为了挖掘蕴含其间的历史文化,从中汲取智慧和力量,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把今天和未来的事情办好。

德岭山下的那段剿匪历史

□韦颖显(临河)

中旗德岭山镇取名于镇政府北部山上一个酷似马鬃的山头。该山头取自蒙古语德令乌拉,即马鬃山。马鬃山名称得于何时现已无从考查,但在这座山下,在1950年河套地区开展的剿匪反特行动中,却发生了一起震动全地区的大事。时任安北县副县长的王锦云便在此处遇难。

德岭山 杨晓军/摄

王锦云,陕西延安人,1916年生,1934年参加革命。1950年,绥西匪患严重,急需有革命斗争经验的领导干部来此开展工作。在此大背景下,经组织挑选,这年4月,王锦云从北京调任安北县生产建设工作团副团长。5月1日,安北县人民政府成立,政府所在地为乌拉特前旗新安镇(又称扒子补隆),王锦云任副县长。当年,安北县所辖范围为乌拉特前旗后山地区及现今乌拉特中旗的石哈河地区及德岭山乌镇四义堂以东的大半部。当时还没有德岭山镇这一名称,乌镇以东德岭山大部地区为安北县三区,该地名称为安北县大理乡,乡所在地为现今德岭山镇略偏西南的苗园村。四、五区在佘太镇,辖石哈河乡、小佘太等五乡。

1950年5月4日到10日,安北县政府在新安镇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当时,安北县分前后山两个片,因后山土匪、特务活动猖獗,社会治安情况复杂。为方便各界代表参加人代会,出于会议的安全考虑,县政府决定人代会在两个片分别召开。前山片的人代会结束后,5月15日,王锦云又去大佘太主持召开后山地区的人民代表会议。因有剿匪反特和戒烟禁毒两大任务,在人代会后,王锦云听取了地方土匪活动和禁烟戒毒的汇报,决定亲自去偏僻的大理乡清缴匪患、查处烟苗。行动开始前,根据近期敌特的活动情况和已经掌握的线索,王锦云收缴了保警队指导员及教导员兼分队长的手枪。然而,仓促之间进行的清理工作并不彻底,负责护送的人员中还有未查出的匪特和国民党残余。此外,王锦云的行动路线及行动日期被泄露出去,给了敌特分子以可趁之机。

5月21日晚,王锦云、秘书吴海和通讯员郝瑞云以及护送的保警人员离开佘太后,经西水道向西行走。所有人员乘马出行,由保警队副班长翟记兴带路。因土匪特务事先知晓了此次行动,翟带路时不走大道,专门领大家在枳芨滩里左拐右绕。经过一番艰难的奔走,王锦云等人来到现今德岭山镇北部近山的马鬃山下。该处荒无人烟。在王锦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护送人员中的云占山首先开枪,接着,张文源、翟记兴、杨金保、董喜小等同时掏出枪向王锦云三人射击。王锦云、吴海、郝瑞云被害。匪徒杀人后,夺了三支手枪和三匹马,云占山便命令大家返回佘太,与国民党特务范世良汇合。

范世良,固阳人,时为保警队指导员,人代会期间他的手枪曾被收缴。1950年2月,上级调他到绥远省学习,他走到包头后又返回佘太,准备随时叛变。次月,杨世勋派范到杭后太阳庙与匪军总部联络,领取番号,却因各种原因无果。于是,范作长久打算,把家搬出佘太城,为的是一旦有事好脱身。王锦云来到佘太后,时刻注意王锦云行踪的杨世勋派李天祥给范世良送了密信,信中说“王副县长已到佘太,不要让他回去,准备随时叛变”。范又与云占山密谋:“送王副县长等三人回县时,在半路地打死他们,到时候首先由云占山开枪,然后相随的人一齐打枪,事后拉走队伍。”

王锦云牺牲后的第二天,范、云二人回佘太拉了十几个对现实不满的士兵叛变。他们沿中旗山前同义隆方向向西行走,去投叛军卢万惠部。第三天,杨世勋和中队长武正安赶到佘太,以追赶并消灭云占山、范世良等叛徒为借口,拉着数人一同西去叛变。接着,藏身于白彦花的张永明和柴楹也叛变,去投卢万惠部。解放军剿匪部队行动迅速,未等这伙人赶到,即将卢部解决,使这伙前去投奔的匪徒失去了目标,无所依托。一个月后,这伙人被骑五旅收编,驻防五原邬家地。后部队清查收编人员来历,在骑五旅侦知这伙匪徒的身份,决定实施抓捕。杨世勋得讯便带着这伙人逃跑,先是逃到北山为匪,后在新生的人民政权的打击下四处流窜,以抢夺民财维持生计。在政府连续不断的打击下,为缩小目标,这伙匪徒便分散行动。在随后开展的镇反运动中,这些案犯先后落网。

参与杀害王锦云的案犯各自的下场是:范世良事败后由郝游龙部投张汉山部,后又投奔张璞,1950年9月在家乡隐藏,改名刘丑小,被群众发现逮捕。1951年4月19日结案,30日被执行枪决。分队长张永明住佘太白彦花村,1950年7月回家被捕,次年10月5日被执行枪决。董喜小,班长,从张汉山部逃回佘太后在后山潜伏,被群众告发逮捕,1951年3月9日执行枪决。张文源,副班长,走投无路时改名鄂占山,混入军队参加抗美援朝时被发现,1953年1月17日被执行枪决。翟记兴,副班长,佘太人,走投无路时回到佘太,被群众告发,1951年4月8日按叛匪杀人犯被执行枪决。柴楹,佘太区财粮助理员,事后潜伏山西太谷县,参加了工作。1955年看到中央对反革命分子主动坦白交待问题可从宽处理的决定后,请假回原籍自首坦白,根据当时政策,免于其刑事责任,发给路费仍回山西工作。杨世勋,保警大队长,萨县人,在煽动部下叛变杀人后,走投无路,潜回原籍后被捕,被省公安厅送回安北县执行枪决。云占山,土旗人,指导员兼分队长,在走投无路时混入起义部队,后赴朝,被人揭发后从朝鲜抓回枪决。

王锦云等三人牺牲后,安北县将他们牺牲的经过和事迹上报。不久,绥远省民政厅批复,将三人批准为革命烈士。三人牺牲的地点德岭山境的马鬃山被命名为锦云山,以纪念在此牺牲的王锦云等烈士。不久,在自治区开展的行政区划中,安北县县治被撤销。按照全县不同的行政区划,县境分别并入乌拉特前旗后山地区和乌拉特中旗的山旱区和灌区德岭山镇的大部。而马鬃山依然屹立在那里,无言地诉说着新中国成立初期这段不能忘怀的历史。

来源:巴彦淖尔日报

编辑:杨雅康 校对:史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