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下跪:中国警察vs美国警察,是两个国家性质的差别

文/行走斯图卡

1月22日,云南师大实验中学的人质劫持案件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穷凶极恶的暴徒劫持了一名无辜的学生,在现场一名男子跪在暴徒面前的空地上。一开始人们以为他是学生的父亲,但是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名和学生素不相识的人民警察。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列祖列宗,为了一名学生的安危、为了暂时稳定住暴徒的情绪,这名人民警察毅然选择了下跪。据介绍,这名人民警察向暴徒提出用自己替换那名学生作为人质,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他不仅下跪,还几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表明自己没有携带武器。

昆明1月份的天气还是相当寒冷的,但是为了人质的安危,这名人民警察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在这个事件中,除了暴徒外的所有人都值得我们去书写,被砍伤还让同学们快跑最后不幸去世的孩子、被劫为人质但仍然沉着应对的孩子、挺身而出拖延时间的女记者,还有那位全然不顾安危要求替换孩子的人民警察——他们体现出的都是人性的光辉。为去世的孩子哀悼,为拯救自己和拯救他人而努力的人点赞,他们体现的正是一个积极向上的社会,应该具备的精神面貌。

这位人民警察的照片,很快就出现在境外社交媒体,并且和美国警察德雷克·肖万的跪姿照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其实两个人的跪姿差别不大,唯一的差别在于:这位人民警察的膝盖下是他的责任和对生命的呵护,而德雷克的膝盖下是黑人弗洛伊德。这个对比无需过多的说明,以小见大,“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高”,成吨的暴击直接将美国的底裤扒得精光。

有网友说,那是因为美国警察的名称前面没有“人民”二字,所以他们不会站在人民的立场去想事情、做事情。这句话可谓说到点子上了,美国警察的职责只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而不是保护人民;如果美国的人民敢不听警察的指示,一顿饱拳还是轻的,那是看在皮肤白的面子上,如果肤色深一些,保不准会朝“人民”身上打空一个弹匣。

当然,网上某些人不乐意了,他们觉得这是警察该做的事,不值得拿来炫耀,也不应该用来贬损美国警察。如果我们跟美国无冤无仇,他们的话没有错;但是当香港警察在捍卫国家主权、捍卫特区社会秩序,却被美国政府和一些机构、人士用所谓“黑警”这样的字眼恶毒攻击时,他们据理力争过吗?当武警和警察奋战在打击三股势力的前线,美国政府和一些机构、人士却用所谓“集中营”、“反人道”的谣言恶毒攻击时,他们据理力争过吗?我们不过是鄙视一下美国警察草菅人命,他们反而不乐意了,仿佛尾巴被踩中了,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送他们去美国,体会一下美国警察的“友情破颜拳”。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西方国家正在褪去自己的光环,就好比一只褪了毛的金丝雀一样奇丑无比,所以他们使劲向中国泼脏水,试图将中国染黑,以此衬托自己的“白”。只可惜他们自己做的事洗白不了,而我们不仅将自己美好、积极和进取的一面展示给他们,还应该将他们做的那些破事擦得“锃光瓦亮”,搁在光天化日下“公开处刑”——这就是对西方“妖魔化中国”最有利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