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上尉多兰为何自杀?八路母亲曾为掩护他,在地道里捂死了亲儿

美军上尉布鲁克·多兰,是一名有传奇经历的人物。他作为美军驻延安观察团的成员,他曾亲赴冀中与八路军、老百姓共同钻过地道,在战火中与根据地军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但在1945年9月19日,抗战胜利刚刚一个月,这位传奇人物竟然饮弹自尽。此事,在美国历史上都成为了谜团。

从科学家到在华特工

布鲁克·多兰(Brooke Dolan II ,又称为布鲁克·多兰二世)虽然在去世时军衔只是上尉,但此人绝非小人物。他出生于1908年10月12日,父亲(布鲁克·多兰一世)是一位实业家,家庭十分富有。布鲁克·多兰本人接受的是精英教育,先后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

在1930年代,布鲁克·多兰受到费城自然科学院的委托,先后两次率领探险队前往中国西部。第一支探险队成员包括了德国动物学家恩斯特·施费尔、戈登·鲍尔斯、奥托·格尼塞尔和雨果·魏戈尔德等人,第二支探险队除了恩斯特·施费尔外,还包括了美国传教士马里恩·邓肯。在探险活动中,布鲁克·多兰等人曾进入了青藏高原东部地区。

1941年珍珠港事变后,布鲁克·多兰加入美国陆军航空兵服役。由于具有在中国青藏地区探险的经历,布鲁克中尉在1942年曾被美国战略服务办公室(中央情报局的前身)派往拉萨,与西藏地方政府接触。值得一提的是,同行的还有列夫·托尔斯泰的孙子伊利亚·托尔斯泰中校。

据了解,布鲁克·多兰两人应该是历史上最早进入西藏拉萨的美国军人,而且这种特务活动在历史上也不怎么光彩。

冀中皮里村的地道战,让多兰上尉永生难忘

1944年7月,美国政府为了协同对日军作战,向陕北边区的延安派出了军事观察团,布鲁克·多兰上尉也是成员之一。随后,进入延安的美军观察团又派出多兰上尉等三人奔赴晋察冀边区,对敌后根据地进行实地考察。

多兰上尉的任务是负责搜集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一带的日军和军事设施情报,同时了解八路军是如何在冀中平原这种不利于游击战的地区与日军战斗的。同年12月,多兰上尉抵达了冀中根据地。

在冀中根据地,多兰上尉在陪同人员带领下,先后考察了冀中军区第七、第八分区,并亲自钻过地道,开了眼界。进入1945年1月,多兰上尉等人又来到了第九分区,考察白洋淀的情况。多兰上尉试图研究白洋淀在冬天冰冻后,湖面是否能起降盟军飞机。

然而这时候,紧急情况发生了。1月21日,日军突然对第九分区开始了清乡,身在任丘县的多兰上尉,被迫跟随分区机关人员进行转移。众人在当晚转移到了任丘县皮里村一户百姓家中休息。

次日黎明时分,当多兰上尉和八路军陪同人员正在睡梦中时,数百名日伪军摸进了村子,并于警卫人员发生交火。在危急时刻,八路军陪同人员拉着多兰上尉就钻进了地道。

多兰上尉的演讲:你们永远不用钻地道了!

闯进屋内的日军发现了地道洞口,而且还发现了多兰上尉不慎遗落的照相机、笔记本、地图等物品。因此,日军断定地道里一定有西方人,他们将房东老大娘抓起来,逼问地道的内部情况,以及是否有美国人在里面。但是房东大娘一言不发,恼羞成怒的日军挥刀砍断了她的四个手指。

日军多次试图钻入地道,并灌水放烟,还不断投掷手榴弹。但是,地道内部设计复杂而巧妙,并且布置了多套应对方案,日军的企图全被地道内的八路军官兵击败和化解。双方对峙整整一个白天。到了傍晚,冀中九分区的几个部队和附近民兵都赶来支援,围困地道的日军才不得不撤退。

在十多个小时的艰苦战斗中,地道内还发生了一件惨事。当时,跟随进入地道的还有九分区司令魏红亮夫妻二人和六个月的儿子。当时,孩子不断啼哭,魏司令的妻子担心暴露目标,不得不死死捂住孩子的口鼻,结果导致孩子窒息死亡。

皮里村地道战,给予美军上尉多兰以极大的震撼。震动他的,不仅是八路军的英勇和地道战的巧妙,还有根据地人民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离开冀中前,布鲁克·多兰上尉面对欢送的根据地军民,发表了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他向八路军指战员们坦诚告知了自己的任务——为美军未来在渤海湾或山东半岛登陆做好准备。

当时,37岁的多兰上尉慷慨陈词道:“美军大部队很快就会将抵达这里,与你们一起打击日寇!那时候,你们就永远不用再钻地道了!”

多兰上尉自尽之谜

但是,历史并没有实现多兰上尉的真诚愿望。1944年底,史迪威将军在蒋介石排挤下,被美国总统罗斯福召回,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和驻华美军总指挥的职务,由魏德迈接任。

魏德迈上任后,基本否定了史迪威将军支持八路军、新四军敌后抗战的政策,而且开始全面支持蒋介石的反共活动。在这种情况下,驻延安的美军观察团也深受影响。魏德迈曾颁发命令,禁止观察团成员在延安参加“未经批准”的活动。但是,美军观察员的成员们,早已经在战斗和工作中与根据地军民结下了深刻的友谊,对魏德迈的指令非常抵触。

到了1945年4月,罗斯福总统病逝,副总统杜鲁门上台。此后,美国当局和驻华美军高层开始全面转向对延安的敌视政策。在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们也陷入了深深的困惑和矛盾中,不少人借酒浇愁,再也无法回复1944年时的工作热情。

布鲁克·多兰上尉从冀中返回延安后,也一度热情高涨,逢人就自夸——“我是第一个参加地道战的美国军人!”但是,他的澎湃热血很快就被浇灭了。此时的美军观察团,与延安的关系已经是非常尴尬。

抗战结束前,布鲁克·多兰等人悻悻回到了重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这本来应该是全世界人民欢庆的日子。但是,布鲁克·多兰却走进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美国当局已经决定支持蒋介石打内战。布鲁克·多兰等人,未来可能不得不将枪口对准曾共同奋战的八路军和根据地人民。

记录多兰上尉死亡时间的档案卡片

9月19日,美国富家子弟、费城自然科学学会成员、中情局早期特工、中国问题专家——布鲁克·多兰上尉在重庆住所饮弹自尽,结束了自己37岁的生命。直到几十年后,八路老战士还有人询问过他的下落。

多兰上尉之死,后世美国历史学家一直将此事件作为了难解之谜。甚至有人将死因说成是“个人感情原因”。但是,最能理解布鲁克·多兰上尉心路历程的,反而是我们这些普通中国人。他的死因不言自明。(作者:陶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