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村庄晚会”也应该“晚一会儿”

著名评论员郭元鹏

“村晚”是村民自导自演、群众自发参与的乡村文化活动。甘肃平凉静宁县界石铺镇二夫村的“村晚”就很有特色。晚会回顾了过去一年村里各项工作,现场表彰“好媳妇”“好婆婆”“脱贫攻坚模范”和“最美致富带头人”,鼓励有创业经验、励志故事的典型人物讲述奋斗故事,村民还表演了精彩纷呈的文艺节目。

以举办“村晚”为契机,引导向善、向美、向好的精神面貌,是加强乡村文明建设的重要方式。因此,“村庄晚会”“村民晚会”是这几年最为火热的一种春节娱乐文化形式,广泛受到欢迎。

但是,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疫情之下的春节,注定会是一个“特殊的春节”,“特殊的春节”需要 “特殊的过法”。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隐患,很多地方对于团拜活动,慰问活动,演出活动,聚集活动,都出台了比较细化的防范措施。比如,不少地方就规定,春节期间农村集市控制规模。“村庄晚会”“村民晚会”也是一种聚集活动,理应按下暂停键。

就目前情况来看,农村是疫情防控的短板。1月2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表示,疫情已经波及农村地区,河北石家庄、黑龙江绥化、四川成都等地疫情均发生在农村地区或城乡接合部。主要短板是:医疗条件相对薄弱;个人防控意识淡薄;农村人际往来频繁。做好农村疫情防控“总动员”是当务之急。在疫情防控大背景之下,“村晚”虽小,却着实也是一种隐患。鉴于目前疫情防控的需要,以及农村防控面临的短板,对于春节期间的“村晚”需要理智的看待。

为了营造节日氛围,一些地方正在“按部就班”的开展“村晚彩排”工作。尽管说,节目创作,演出人员都是“咱们村里的人”,没有邀请“村庄之外的人”,即使是“咱们村子里的人”,也不一定就都没有任何问题。对于“村晚”要到以下几点:其一,是能不举办就不举办;其二,需要举办要限制人流,控制规模,落实“戴口罩”和“一米线”规定;其三,“村晚”也需要借鉴“网上举办”的模式,可以尝试线上表演的做法,让演出的村民“开直播”,让观看的村民“手机看”。在这一点上平顶山市和宁波市的做法就挺好,他们组织的是“云上村晚”和“网络村晚”,以分块负责的方式进行排练,精准施策,严防疫情,真正办出“安全、喜庆”的乡村“村晚”。村歌、村舞、村秀等节目通过中央、省、市、县级20余家媒体矩阵网络云直播,把一地一村的“小欢喜”演绎成全网“大联欢”,给村民和网友献演了一场充满“年味”“乡土味”和“时代味”的文化盛宴。

线下的“村庄晚会”“村民晚会”还是需要实现“晚一会儿”,不一定春节期间举办,为了安全往后推移时间,等到疫情过后再举行。疫情当前,不能只图“玩一会儿”。需要举办,则要实现“网上见”而不是“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