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拍的结婚视频树叶竟然是绿的?婚礼跟拍也能跟丢?呼市这对夫妻懵了……

1月21日上午,记者在回民区城发绿园小区见到了王女士。

王女士:“本来结婚就是个开心的事情,我们两个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才在一起,其他各方面都办的挺好,就是这个摄像没弄好,没记录下重要的东西,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这结婚本来是一件高高兴兴的事情,这怎么还留下遗憾了呢?王女士说这事情还得从二十多天前说起。

王女士:“当时我们订的是2020年正月初八,在爱町堡大酒店,订的时候设备、大屏这些都是送的,后来因为疫情没办了,我们又订到2020年11月。”

王女士说第一次订的时候酒店送婚宴现场的设备,让王女士自己找摄像和礼仪项目里其他的人员,之后因为疫情将婚期推迟到了2020年的11月份,可是这一次和之前商量的结果不一样了。

王女士:“后来酒店说必须用他们的礼仪人员,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僵持太多,也不想弄得不愉快,后来我和老公他们商量,最后就用的他们酒店的礼仪。”

随后王女士给记者出示了当时和礼仪公司签订的合同,在合同上看到这家礼仪公司名叫鼎锋文化传媒公司,礼仪总金额为4500元,在合同中我们还看到举办婚宴的场所从普罗旺斯厅转到了香格里拉厅。

王女士:“我们是一个小厅,一个机位,我们当时去订的时候酒店说没有小厅了就订了一个大厅,之后我们又加了一个摄像,他们说是一个摄像拍不好。”

王女士心想加一个摄像也能拍的全面一点,可以把最美好的回忆留下来她也就答应了。

王女士:“他们当时一个去男方家摄像一个来我们家摄像,去我老公家的那个摄像在跟车来我们家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拍上,比如说我妈给我盖头纱、我弟弟背我下楼、我们一家人吃团圆饭、合影的时候都没拍上。”

王女士说当时拍的时候两个摄像都是全程跟拍,这还不是最生气的。

王女士:“他们也没提前告诉我们这些事情,刻完碟之后我们发现路上的树叶都是绿色的,我们拍视频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

王女士说当时是11月20日办的婚宴,当时的天气怎么还能出现大面积的绿树叶呢?随后王女士给记者在电视上打开了当时婚礼拍摄的视频。

王女士丈夫:“我去我媳妇那的时候他们拍的特别好,他们还一直跟着拍,当时两个机位都到了一起,你再看看那棵树,树的树叶都是绿色的,视频里还经过佰加力大酒店,这个酒店是在赛罕区驰誉,并不是我们结婚订的酒店,我们也不经过这里。”

王女士说这画面奇怪又陌生,一看就不是婚礼当天拍摄的,而且有好多重要的环节都丢了。

王女士:“从这(女方家)之后到酒店之间,我们中间还进行了很多流程,中间什么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就是去完女方家就直接去酒店了,没有娶回家的这种感觉,到新屋里面的这段就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们在家做的一个改口仪式也没有。”

王女士说不仅仅是娶亲过程的画面缺失,就连去酒店之后拍摄的画面也出现了问题,酒店里面全都是大画面,连一个照清人脸画面的都没有。

王女士:“这个大厅所有的远景就是他们的摇臂拍出来的远景都是他们拍出来的,所有的近景都是虚化过的,近景的画面还有穿半袖的,一看就是别人的。”

看完录像,他们第二天就联系了婚庆礼仪公司。

王女士:“礼仪就说他们也问摄像了,摄像说一部分跟丢了,当时我就很奇怪,感觉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想留下的东西都没留下。”

说到这王女士有点哽咽了,她说这个录像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段再也不可弥补的回忆。

王女士:“一生就这么一次,我老公是单亲家庭,一些重要的比如给他的母亲敬茶这些片段都没留下,在酒店的时候,他爸爸这边也有合影,这些东西都没有给我们留下。”

王女士告诉记者,发现视频不对他们不止一次联系过礼仪公司的工作人员去解决,但是都没有协商出结果,而且对方的态度更让他们生气。

王女士:“就感觉是给了我们恩赐一样,说我们一个机位才花了800元,按道理我给你丢了一半视频那我赔给你一半就行了,这是他的原话,跟我有说你们这是在讹人呢?我说你们弄丢了视频已经挺过分了,你应该用一个合适的态度来商量。”

王女士丈夫:“他做错一件事不是抱着一个解决的梯度,而是感觉我虽然做错了但是我理直气壮,你又不能拿我怎么样,这个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会生气。”

随后,记者跟着王女士一起来到了回民区爱町堡大酒店三楼的鼎锋文化传媒公司见到了传媒公司的工作人员。

记者:“您是负责什么的?”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我就是负责礼仪的,你先别拍,我们不接受这种的,你们要是这种的直接拍的话那咱们就没法谈。(顺手把灯关了)”

记者:“这跟那有关系吗?咱们解决事情跟拍不拍有关系吗?”

王女士:“我和你们之前也协调了你们也不听。”

这事情还没开始解决,这位工作人员就把灯关了并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工作人员表示王女士之前提出一万两千元的赔偿不能接受。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之前也解决过了,过程用了时间特别长,我也和他们沟通过,之前商量过赔偿12000元,我跟摄像说了摄像不同意,他就赔偿一个机位大概三倍左右。”

这位姓郭的工作人员表示,赔偿的金额就是一个机位价格的3倍,也就是2400元。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这个电子设备的话每个公司都丢了,他都不稳定,有的时候你录着录着有时候就存不进去了。”

王女士:“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那个人出面站在我们的角度上去想过问题?说给我们弄丢了视频确实不应该之类的,就觉得正常情况下机位的三倍价格赔偿。”

王女士丈夫:“我现在就不懂啥叫正常,我找摄像是为了留住这些东西,结果没留下这还能叫正常?”

王女士:“最后还找了别人家的东西来糊弄我,这是最生气的。”

王女士表示素材没了不仅告诉他们,还拿别人的画面用到自己婚礼的片子中,她觉得这就是弄虚作假。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你要是说现场执行上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我么的账当天肯定结不了,这是后期的素材出了问题了。”

记者:“这个摄像当时是谁找过来的?”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摄像是我们找的,这块是我们负责。”

记者:“那摄像出了问题我们肯定第一时间找礼仪公司。”

鼎峰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嗯,你们可以起诉我们鼎峰,然后再起诉他们,咱们三方上法庭就行。”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协商,双方也没有协商出结果,王女士表示会考虑走法律程序。

来源:都市全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