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获取公安机关保存的监控视频

随着我国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完善,越来越多的当事人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获取行政机关保存的政府信息作为案件的重要证据。公安机关保存的监控视频往往是一些案件的核心证据,那么这些监控视频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当事人又能否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获取那。

从查到的最高法和省高院的案例来看,并没有当事人能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从公安机关那里获取这些珍贵的监控视频,接下来我们结合具体的裁判文书,来看一下为什么这些监控视频不能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获取。虽然这些裁判有些也不一定服众,可以参考看一下。

一、公安机关办公场所的监控视频不属于政府信息范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行申2547号行政裁定书:本院经审查认为,李淑华申请公开的监控录像信息属于政府部门为维护行政机关内部日常安保秩序而形成的视频资料,属于行政机关的内部管理信息资料,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范畴。自流井区政府作出2018年自井府公开决定第2号依申请公开决定,不予公开相关信息并告知李淑华理由,符合法律规定。一审判决驳回李淑华诉讼请求,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无不当。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行申138号行政裁定书: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本案中,李文杰申请公开的信息为“李文杰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四季青派出所(以下简称四季青派出所)期间,四季青派出所内一层走廊2016年2月8日22时50分至2016年2月9日11时15分的监控影音资料”。该信息不属于上述规定的政府信息。因此,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无论如何答复均对申请人的实际权利义务不产生影响。

二、违法行为的现场监控录像证据不属于政府信息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京行申74号行政裁定书:

府右街派出所认定单兴文于2018年10月10日在中南海周边或走访或滞留或聚集或其它违法行为,被查获、立案认定事实的案件材料以及移交黑龙江省绥滨县公安局的法律手续和上述违法行为的现场监控录像证据等均要求公开”的信息,该申请事项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国务院令第492号)所规定的政府信息,单兴文据此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终审法院裁定驳回单兴文的起诉正确。

三、室外监控视频涉及个人隐私,不能进行公开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苏行申970号行政裁定书:

本案中,吴玲华申请公开长江宾馆一段时间的住宿客人登记信息和长江宾馆外墙公安局安装的监控视频信息,时间跨度长,范围广,包含了众多不特定人员的活动信息,涉及个人隐私,故丹阳市公安局作出2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告知吴玲华不予提供并说明理由,符合上述规定。原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吴玲华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浙行申1025号行政裁定书:

审经审理认为,“公共区域的监控视频是公安机关的执法辅助设备,用以弥补公安民警日常巡逻的不足,监控视频资料是未经处理的原始基础数据,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政府信息。且因其可能涉及不特定个人的隐私,无法通过征询案外人意见程序确定是否予以公开,治安监控或接入公安机关的非治安监控视频资料皆同此理,此类视频资料不宜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程序予以公开”,亦无不当。

四、执法记录仪的视频录像用于执法办案活动的监督,对当事人权力义务并无影响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苏行申1168号行政裁定书:

虽然执法记录仪的视频录像系民警在履行接处警职责的过程中制作形成,但携带执法记录仪进行录音录像不是处警的法定程序,《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亦未要求执法记录仪的视频录像应当向特定对象公开。再次,执法记录仪的视频录像的作用主要在于公安机关内部对执法办案活动的监督,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并无影响。因此大丰区公安局对吕如清申请公开的“5月24日110出警后,执法仪记录的相关求助资料以及8月5日8:40-9:00,在新丰派出所传达室向仇所长求助的监控资料”不予公开,该答复行为并无不当且程序合法。

五、审讯房间的录音录像资料非履行行政职责制作,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行申922号行政裁定书:

本院经审查认为,王素凡向普陀公安分局申请获取“2013年9月18日早9点到晚12点真如派出所三个有探头的审讯房间的录音录像资料”。因该录像资料并非行政机关在履行行政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范畴,普陀公安分局现以政府信息公开形式予以答复显属不当。

六、交通事故的监控视频可以通过查阅、复制、摘录等方式获取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行申89号行政裁定书:

向家翠的该申请虽然是以信息公开的名义,但其享有的是卷宗阅览权,可依照相关规定查阅、复制、摘录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理道路交通事故的证据材料。一、二审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款的规定裁定驳回向家翠的起诉并无不当。

从上述案例我们可知,目前公安机关保管的监控视频很难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方式获取,如果涉及刑事案件、交通事故等案件的监控视频,可以通过查阅、复制、摘录等法定方式获取。

来源:信息公开研究网、法青苑

【来源:渭南公安法制】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