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说中国欠了山西太多?看完激动了

提到山西,不少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煤老板,官场大老虎,或者这里的乔家大院、平遥古城、五台山、云冈石窟,了解更多一点便知道山西其实很委屈,余秋雨来了一趟写下《抱愧山西》,山西籍作家李琳之的《中国,你欠山西一声“对不起”》也曾风靡一时。

没办法,相对于山西做出的贡献,山西的存在感着实不算太高,甚至有人分不清陕西、山西,也弄不清山西的方位,还以为这里是大西北,事实上山西是中部六省的成员,北还说的去,其实一点也不西。

2015年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宣告“一带一路”进入了全面推进阶段,里面提到了重点省份、节点城市等等,几轮下来,全国只有四个省份没被提到,其中一个就是山西。

这只是山西长期被忽略的一个缩影,山西人不怕做贡献,只怕被遗忘,我们先逆着时光长河,看一看山西的“老醯儿”们,都做过哪些了不起的事:

感觉山西科技落后?从高铁到探月都离不开山西力量

从1996年到2020年,从“长二F”到“长五”、“长七”,从“神一”到“神十”,从“嫦娥登月”到“天宫”、“货运”,这些航空成就的突破都离不开山西的中北大学,仅2020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就专门发来了两封感谢信。

动车已经是我国的科技名片,而时速高达400千米的复兴号,离不开山西太钢的车轴和车轮用钢。事实上太钢的黑科技还有很多,比如厚度仅为0.02毫米的“手撕钢”,比如我们常见的圆珠笔芯,总有公知说中国连圆珠笔芯里的“圆珠”都造不出来,太钢听说这事后一炉子就烧出了60吨“笔尖钢”,把整个市场都冲击了。

山西GDP很落后,但捐起款来经常是第一

山西区位优势较差,又深受资源的诅咒,全省GDP总量一直处于全国的中下游水平,然而一旦国家有需要,山西人是跑在捐款最前列。1991年亚运会,全省2700多万人,其中就有1000万人参加了捐款,捐款总额全国第一。2008年汶川大地震,5.12日灾害发生,5.14日山西省的捐款就超过1.5亿,位居全国各省市第一。

山西低价输出了120亿吨煤炭,却留下了资源诅咒

从新中国到2018年底,山西省以国家制定的限定煤价,累计外调煤炭量120亿吨,占到全国外调量的70%。经济学上有一个理论叫“资源诅咒”,通俗来说,就是充足的自然资源反而会影响当地其他产业的发展。山西外调了资源,却留下了诅咒,环境被污染,发展被耽误。

阅兵式上的10个英模部队方阵,4个来自山西

在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上,共有10个英模部队方队接受了检验,其中4个来自山西,分别是:“平型关大战突击连”、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

很多人知道革命根据地在陕北,却不知道八路军总部曾长期在山西,并转战35个县,最大的敌后兵工厂——黄崖洞兵工厂也在这里。刘志丹、左权在这里牺牲,徐向前元帅、贺昌烈士都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晋商曾称雄商界500年,是中国的金融鼻祖

明清时期,晋商作为中国的第一大商帮,以诚信经营为本,实现了汇通天下、货通天下。晋商曾先后垄断过盐、铁、茶叶等贸易,后来率先建立了日升昌、蔚泰厚、大德通等票号,是中国现代金融的鼻祖。巅峰时期,山西票号在国内124地,设总号、分号共647家,在日本、朝鲜、印度的9地,设总号、分号10家。

如今,晋商兴建的乔家大院、常家庄园、曹家三多堂、王家大院等,为中国留下了丰富的建筑遗产,仅王家大院的面积就达25万平方米,房屋2078间,被誉为民间故宫。

山西是天然避难所,大槐树移民遍布中国

元朝末年,天灾不断,战争频繁,老百姓翻山越岭,到以太行山为屏障的山西省避难。明朝建立初期,到处是地广人稀的荒凉景象,然而晋东南地区却是人满为患。朱元璋便组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移民活动,从山西临汾洪洞县的大槐树出发,先后18次迁往京、冀、豫、鲁、皖、苏等18个省,869个姓氏由此迁出,所以全国各地都会那句“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山西是中原的挡箭牌,宋朝史就是山西人的苦难史

宋朝跟山西人过不去是从赵匡胤、赵光义打太原开始的。赵匡胤打后蜀、吴越、南唐时都没费啥劲,但北汉的太原城他至死也没有打下来。他弟弟赵光义为了打太原,不仅集全国之力,还把水淹、火烧等手段都用上,最后还焚城、屠杀,害死了不少无辜百姓。

更让山西人郁闷的是,由于北宋边防实力很弱,屡屡被辽军等外族进犯。山西正是宋、辽的边境线,更是三不管地带,辽军来了烧杀抢掠,宋军来了坚壁清野,山西百姓在不断往复的战争中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在战乱中,山西走出了太原人杨业率领的杨家将,走出了大破西夏的文水人狄青。

山西是大唐的晴雨表,唐朝兴衰要看山西人

李渊是封在山西太原的唐国公,李世民是著名的太原公子,一代女皇武则天是山西文水籍,帮助李唐从武则天手里拿回政权的狄仁杰是山西太原人,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被封到山西为汾阳王,晚唐时期多次挽救大唐的李克用生于山西省雁门关一带。

唐朝34位宰相出自山西裴氏,王维、王勃、王之涣、王昌龄、柳宗元、温庭筠等文人,尉迟恭、王忠嗣等名将,均是山西人士。在《三字经》中与老子、庄子等并列的文中子王通也是山西人,他的学生温彦博、杜淹等,都是唐初的干才,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李靖等都来王通这里听过课。

在汉朝,山西的卫青、霍去病追击匈奴几千里

在大汉王朝四处征战的过程中,出生于山西临汾的卫青和霍去病立下了汗马功劳。卫青从奴仆成为将军,打得匈奴不敢南侵;他侄子霍去病更是追击匈奴几千里,最终“封狼居胥”,名垂青史。

在先秦,尧舜禹都在山西建都

山西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在先秦时期,尧建都平阳(今山西临汾市),舜建都蒲坂(今山西运城永济市),大禹是安邑(今山西运城夏县)人,也曾在此建都。周天子分封天下后,山西一带的晋国成长为春秋五霸之一,此后“三家分晋”形成的韩、赵、魏也都位列战国七雄。

在180万年前,山西成为中国人类最早的踏脚地

说起中国最早出现的人类,专家先认为是距今约70万年至20万年的北京猿人,后来又发现了距今170万年的元谋人(也有学者认为其年代不超过73万年),最后在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西侯度村发现的遗址证明,早在180万年以前,这里就有人类生存,还有人工用火的痕迹。

山西有着无比辉煌的历史,山西人更有着很多优秀品格:

山西人善良,“赵氏孤儿”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赵氏孤儿”发生在春秋时期的赵国,晋国上卿赵盾全家惨遭冤杀,赵家门客程婴与老臣公孙杵用计救出了赵家唯一的遗孤——赵武,此后,晋公主、韩厥、公孙杵先后为保赵武而死。程婴在山西阳泉盂县的藏山将赵武养育成人,为赵家平反昭雪后,程婴也以自杀报答公孙杵等人。

山西人忠孝,割股奉君的介子推为我们留下了寒食清明节

介子推是一个忠孝两全的人,他跟随晋国公子重耳逃亡19年,最窘迫时不惜割下自己大腿的肉给重耳吃,这便是割股奉君的故事。内乱结束,重耳在众人帮助下继承王位,成为晋文公,重耳却因看不惯朝堂的小人,到山西晋中介休市的绵山归隐。

晋文公终于明白了介子推的用心,便带人去绵山请他出山。因为山大难寻,就有人出了馊主意,放火烧山,试图把介子推逼出来,却把介子推母子烧死了。晋文公悲痛不已,便下令这一天每家都不许生火,因此逐渐演变为寒食节,此后又与临近的清明节合并在一起,至今,清明节还有吃寒食的习惯。

山西人义气,走出了忠义千秋的关二爷

关羽是河东郡解县(今山西运城解州镇)人,其为义而盟、守义而战、重义而动、护义而降、奉义而辞,早已成为忠义的典范,至今被人——尤其是经商人员所供奉。

山西人正直,走出了第一廉吏于成龙

于成龙是山西永宁州(今山西省吕梁市方山县)人,被康熙评为“天下第一廉吏”,他不仅生活上清廉,“屑糠杂米为粥,与同仆共吃”“终年不知肉味”,更是一个很有作为的能臣,深受百姓拥戴。

山西人刚强,走出了伟大烈士刘胡兰

刘胡兰是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云周西村人,是山西无数革命群众中的杰出代表。15岁的刘胡兰被叛徒出卖而被捕,她不顾敌人的威逼利诱,大义凌然,慷慨赴死。毛主席知道后非常伤心,专门为刘胡兰题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山西人团结,大寨与西沟都是集体经济模范村

大寨村位于山西晋中昔阳县,靠勤劳智慧改变了生存环境,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肯定和表扬,并于1964年发出了“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从而成为全国农业的一面旗帜。这里走出了唯一的农民总理——陈永贵,大寨“铁姑娘”郭凤莲。

西沟村位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它是中国第一个互助组合作的诞生地,率先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六定一奖”计酬法。这里走出了全国著名劳动模范李顺达、全国著名劳动模范、全国惟一的一至十二届人大代表申纪兰。

这里不仅山河壮丽,人文底蕴更是无比深厚:

这里巍巍太行山,有英雄吕梁山,有北岳恒山,有亚洲最大的黄色瀑布——壶口瀑布,有堪称世界奇观的万年冰洞。

这里有四大古城之一的平遥古城,有乔家大院等一大批晋商院落,有3500多公里的长城,有雁门关、娘子关、杀虎关等著名关隘。

这里有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五台山,有中国三大石窟之一的云冈石窟,有世界最早的大型石刻佛像——63米高的蒙山大佛。

这里有这里有全中国80%的古建,仅存的四座唐代木建筑都在山西,朔州的应县木塔是世界三大奇塔,太原的晋祠是中国古建序列最全的建筑,大同的悬空寺让人叹为观止,康熙帝师陈廷敬的皇城相府雄伟险峻。

这里有能看到“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鹳雀楼,有《西厢记》的张生与崔莺莺约会地普救寺,有牛郎织女传说的诞生地长治平顺县。

这里还有中国白酒的祖宗——汾酒,有中国醋都——清徐,有全世界最丰富的各类面食,有享誉全国的平遥牛肉、太谷饼、清徐葡萄、柳林红枣、汾阳核桃、岚县核桃、文水酥梨等特产,让人吃不完,喝不够。

数千年来,山西为祖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牺牲,山西需要的也并不是一句客套地“对不起”,能有更多人理解山西的难,看到山西的好,那就足够欣慰了。(化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