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有文明吗?越南东山文化、泰国班清文化

在世界文化发展史中,较为空白的就是东南亚文化。东南亚真的没有文化可言吗?事实恰恰相反,陈序经先生曾说,“在东南亚不只有文化,而且有很高的文化;不只有历史,而且有很长的历史。”

在《人类的大地母亲》中,作者汤因比也给予了东南亚文化很大的篇幅。东南亚无论是在亚洲还是世界来讲,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它的文化也具有自身的特色。与大多数地区文化发展相同,东南亚文化也是从原始社会开始发展的。那么,东南亚原始社会的土著文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一、文化孕育期——东南亚的原始社会

1、原始社会文化概述

东南亚的原始社会持续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因此,原始形态的社会文化是十分丰富的。根据历史学家以及著名学者的观点,符合复杂社会性质和文化起源理论的时期才被称作文明。那么,东南亚的一些地区确实拥有自己的文明。

比如,在红河流域以古螺城为中心的地区、越南北部地区、泰国东北部地区等等,都初步形成了复杂社会,甚至有自己的文字符号和金属痕迹。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有班清文化、诺塔文化、东山文化和铜鼓文化。

东南亚的土著文明始于旧石器时代,结束于青铜器时代。然而从历史的观点来看,“文明是伴随国家产生的”,但在东南亚的原始社会时期,并未出现一个统一的国家,因此在任何一个地区出土的文物,以及背后代表的文化内涵,都不足以代表整个东南亚的土著文明和原始文化。

2、东南亚土著文明发展差异

东南亚的文化发展有很大的特点,就是文明并非区域化,而是流域型。例如泰国北部湄公河流域、越南北部红河流域、柬埔寨湄公河流域。历史上的大多数文明都是有一个围绕中心,由中心推动周围的发展。因此,流域型文化就具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差异。

例如,越南北部螺城附近已经有了城区的初步形态,但在中南半岛地区的缅甸、老挝、马来西亚等地,并未发现有文化的发展。除此之外,由于地理上的阻碍和分散,东南亚的原始文化发展有快有慢,水平不一。

即便如此,流域文化内部仍然有一些文化因素的整合交融性,同时也不能排除文化特征在局部的形成。

二、旧石器时代文化

1、早期的多样化旧石器

旧石器是原始社会的标志,代表了人类开始使用一些简单的工具。东南亚的旧石器文化在四个地区尤为盛行,分别是菲律宾的卡加延文化、印度尼西亚的巴之丹文化、泰国的克隆文化和马来西亚的淡板文化。

菲律宾的卡加延文化主要诞生在菲律宾北部的卡加延河谷,石片很小,但有尖锐的形状,且有被不断修整的痕迹。但绝大多数的石片是单面加工的,由此可见,卡加延人的工具轻便简单。

印度尼西亚的巴之丹文化主要分布在版索卡河台地,又被命名为阿舍利文化。巴之丹人大多数用的是大砾石,用以撞击方式的加工,初步发现了较为粗糙的大面积石器,后来又有一些轻巧的小石器,特别是还有一些制作精细的手斧。

泰国的克隆文化和马来西亚的淡板文化的共同点是砍砸器的发现,原料是石英和砂岩,特点上与我国周口店发现的石器有一定类似之处。淡板文化也为人类进入海岛提供了有力证明。

2、晚期的精美石器文化

旧石器晚期的文化遗址数量较少,大概能分为三类,内陆遗址、海岸洞穴遗址和海岸露天遗址。具有代表性的是马来西亚的尼阿文化和缅甸的安亚特文化。

在梭罗河谷发现了玉髓石片、石叶,还有骨器和鹿角器,甚至出现了柳叶形状的尖状器和钻孔器,类型繁杂,种类也更加多样。从挖掘的石器来看,人类使用的工具进化了,背后所代表的文明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三、泰国班清文化

1、班清文化的发现和意义

班清文化是东南亚土著文明时期最重要的文化,它是石器时代文化的延续,同时影响着后来的青铜文化。

泰国的班清文化最开始是在泰国东北部的乌龙府班清,这实际上是一处墓葬的综合遗址。遗址的出土物多达十八吨,其中包括陶器、青铜器、铁器,还有猪狗牛羊等牲畜的尸体。

其中最丰富的是陶器,数量超过了一千件。班清文化出土的陶器包括黑色陶器、粉红陶器、米色陶器和灰色陶器。班清文化的彩陶闻名于世界,彩陶中又以红陶为佳。

红陶的制作工艺是用水混合泥浆在陶胎上涂上一道,然后,再描上红纹。陶器的装饰纹样多种多样,有绳纹、锯齿纹和螺旋纹,上面还画有猪、狗等牲畜的绘画。精美陶器的发现说明了此时人们已经学会制作容器,并且开始驯化牲畜、种植农作物,人类的智慧更好地体现在生活中。

除了陶器之外,班清文化遗址还出土了许多攻击的武器。但这些武器有一个特点,就是尖端是铁制,尾部是铜制的。

这就说明,当时的人们已经认识到了铁的重要性,但是铁矿奇缺,到了后来,铁才被广泛地挖掘和使用。在《东南亚:重新找回的历史》中强调,“那时的人们确实掌握了金属冶炼技术,或者至少发展出了具有地区特色的金属冶炼加工技术。

2、班清文化中隐藏的混乱

班清文化的分层和年代,是目前争议颇多的,因为地质方面的扰动、人为的破坏和污染问题的存在,使得遗址的分期变得复杂棘手。

《东南亚史》中记录道,戈尔曼和皮塞特将班清文化分为七期,彩陶出现在第四期,同时期还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钢铁合制器,甚至出现了铁制铜制的手镯。其中有一件青铜茅,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青铜器。

然而,后来的怀特先生根据AMS测年数据,将班清文化遗址分为了五期,这是因为班清文化中出土样品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但是,分期的结果不同,有一个结论却相同,那就是班清文化的晚期是青铜时代,并且影响范围非常大。

3、班清文化与周边的关系

在泰国发现的班清遗址周围,还有班纳第、班清亨等地的遗址,它们是以班清遗址为中心,成四周环绕状分布的,由此可见,班清文化遗址对周围的影响辐射力度很大。同时,这也说明了人们在班清文化时期交往十分频繁,文化得到了充分的融合。

除了班清遗址周围的地区以外,在马来西亚的柔佛州同样发现了与班清遗址出土相似的陶器,它们都画着较为精美的陶纹。甚至在班清遗址出土的三足器,受到了中国广东的石峡文化的影响,人像、陶俑等做法同样与云贵高原的滇池区做法相同。

由此可见,班清文化是东南亚土著文明中较为重要的文化,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它不仅对周围地区产生了影响,与周边的环境也有着紧密的联系,是文化融合的象征。

三、青铜时代文化

1、越南东山文化

《世界前史:新大纲》中描述道,“东南亚地区没有经历过在技术上得以充分与其他地区相比较的铜器时代。”但是随着更多遗址的挖掘,青铜器的出土数量越来越多,尤其是越南北部地区发现的东山文化遗址,更是东南亚的大规模青铜时代文化遗存。

东山文化的发现是东南亚考古史的一个重大发现,它不仅包括印度地区的文化,还有中国云南和印度尼西亚的铜器文化,并且至少有一千六百年的历史,有力地证明了东南亚确实存在着辉煌的青铜器文化时代。

2、代表性文化——古代铜鼓文化

古代铜鼓被认为是东南亚土著文明的青铜器文化时代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文物。其中,铜鼓的纹样是反映铜鼓文化的最佳具象之一。这是因为纹样的形成受到当时社会风尚、视觉关系和师承形式的制约。

但铜鼓的分类绝对不是单一的,它们的分类受到了辈分的制约,由于中心区和外延区的区别,长辈也会比晚辈年轻。基于时空转换这一事实,铜鼓就绝对不是世代单传,甚至也会出现“四世同堂”的现象。

东南亚的古代铜鼓文化是土著文明的代表之一,越南的铜鼓数量仅次于中国,它的发现也进一步印证了东南亚有过辉煌的青铜时代文化。

四、总结

东南亚的原始文化和土著文明内容,在整个文化发展史上是较为丰富的,由于发掘得较晚,人们对其认识程度还不够深刻。但是,每一个地区的文化发展史都是独一无二的。

就班清文化遗址来说,它的出现到目前为止还是很混乱的,但它依旧填补了东南亚土著文明的空白那部分,证明了原始社会文化对周边地区的影响,以及和周围国家的交流融合。

同时,班清文化遗址还有辉煌的青铜时代的遗存,这对于未来东南亚原始文化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世界前史:新大纲》

2、《东南亚:重新找回的历史》

3、《东南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