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高原上的小城“油”记

石油,被誉为“工业的血液”。在国民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就连每一次油价的调动,都会牵动无数车主的心。说起“油城”,玉门、大庆、克拉玛依、东营等都为大众所熟知,但很少有人知道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在哪。

东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中记载“高奴(历史上管辖延长)有洧水可燃”,宋代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将“洧水”命名为“石油”,并称“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这里指的就是延长的石油。

延长,这个不为人熟知的小城,正是中国石油工业的发源地!

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延一井”

延长县隶属延安,面积2368.7平方千米,整个县城“逐水草而居”。2019年延长全县常住人口12.8万,城镇化率51.34%,经济生产总值52.9亿元。其中,全县规上工业实现总产值40.5亿元。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原油产量45.3万吨,同比下降4.9%;液化天然气产量21.0万吨,同比增长8.8%;管输天然气产量8.6亿方,同比增长10.3%。

在这片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两种颜色:黑色(石油)红色(文化和苹果)

冬季航拍的延长县全景

01延长石油

光绪三十一年(1905)三月,外务部批准陕西省自办延长石油,并聘请日本矿师阿部正治郎来陕北勘察石油资源。1907年2月,日本矿师佐藤弥郎在延长西门外勘定了井位,并钻成“延一井”,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诞生,同年10月建成了中国陆上第一个炼油房,从此结束了我国陆上不生产石油的历史。

资料图,始建于1907年的“延长石油官厂”

20世纪30年代,中国地质学家排除西方国家所谓的“中国贫油论”,提出“陆相生油”,延长石油开始发展壮大。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接收了延长石油厂,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延长石油厂也成为了陕甘宁边区政府重要的经济支柱。

1938年,延长石油厂为配合玉门油田开发,拆下两套打井设备转运玉门,在老君庙打出了第一口产油井,拉开了玉门油田开发的序幕。解放后,延长石油更是相继为大庆、克拉玛依、胜利等油田输送人才、设备和技术,仅输送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就达1482人,不愧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

“七里村采油厂”的前身即“延长石油官厂”

02石油工人有力量

我们找到了一位曾经在延长石油工作过七八年的当地司机,去了“百年油厂”七里村采油厂进行实地探访,这也是我们延长之行收获最大的地方。“七里村采油厂”从上往下按采油厂、采油大队、采油站班组的层级进行运作,我们一路也按着这个顺序逐渐深入。

“七里村采油厂”石油工人俱乐部

我们印象中的油田,多位于平原或海洋上。陕北地形是典型的高原丘陵,山大沟深,陕北的油井几乎都是建在山区里。我们特意拍下这张照片,帮助大家打破认知,也提前感受一下石油工人艰苦的工作环境。

山顶上的采油机

游梁式抽油机,是油田广泛应用的传统抽油设备,因其工作时像是在不停地磕头,故被大家称为“磕头机”。司机师傅告诉我们:“打油井时,不管洼地、高山,都可以按发现石油的地方竖直往下打井,目前延长的井深普遍在600-800米,部分甚至超过1200米。”

雪后的山路,时有暗冰,一面悬崖一面峭壁,我们坐在车里心惊肉跳。但司机告诉我们,现在这条路经过扩建已经算好的了。当年,在石油开采量大的时候,为了完成任务,他驾驶着重达26吨的油罐车在比这条更险峻的山路上,通宵达旦地运送石油,当时的他才二十出头。

油田上陡峭的山路

在山路上颠簸了2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一线的采油站,这个采油站的班组一共4个人,他们见到我们时都觉得很意外。

山上的“柴上塬”采油站

这里远离人烟,除了少数的油田工人,很少见到其他人,出门就是荒芜的黄土,唯一的生气还是那转动的采油机,这就是多数石油工人的一生。

在采油站工作了20年的老班长

老班长在这个采油站,一待就是20年。在吃饭睡觉工作一体的“多功能办公室”中,墙面上挂着一排排用来记录的各类工作报表。他拿出一份油井计量报表告诉我们:“过去最难的就是每天给大队送采油报表,来回60多里山路到处是悬崖峭壁,全靠人的两条腿走。”

尤其雨季,山路泥泞,运油车驶过压出两条深沟,走起来总是磕磕绊绊。由于经常赶不上大队食堂的饭点,他们就带着方便面,路上饿了就啃几口。一路摸爬滚打,送到大队时已浑身是泥,但采油报表却是干干净净的。

老班长讲道:“以前,如果哪个工友在山中两天都没什么讯息,基本上这个人已经遇难了。”

墙上一沓沓工作簿

采油站的采油报表

这来回60多里的山路,老班长一走就是十几年。直到七八年前,电脑网络尤其是智能手机普及后,工人们可以直接拍个照发给队里,结束了双腿送报表的历史。而现在采油设备普遍实现了自动化和信息化,很多操作,工人们可以通过电脑来作业,省了不少功夫。

而油田的山路也经过多次翻修,比以前宽敞平坦了许多,厂里领导们也经常上山去慰问,工人们发生事故的情况已经很少了。

山顶上一排采油机

一年又一年甘苦地坚守,油田里几近与世隔绝的寂寞考验着内心,由于常年回不了家,很多工人选择把老婆接到采油站一起住,形成油田特有的一景“夫妻采油站”。孩子从上学起就住在学校,只有节假日才有团聚的机会。

采油站的工人没有我们理解的假期,由于长期驻扎在山上,工作和生活早已融为一体,工人们就地取材在山上开垦土地种菜。

“红辣子”,是陕北地区对红辣椒的俗称。我们看到墙面上挂着一串串干红的辣椒,老班长笑呵呵讲道:“红辣子开胃,吃完身子暖和,冬天干起活来有力气,山上种的最多的就是它了!”

种“红辣子”的石油工人

谈及待遇,这个班组底薪只有2000多元,另加1000多元奖金,班长也就比普通工人多出50块钱管理奖金。我们很是诧异地问道:“这么辛苦这样怎么能攒到钱呢?”,工人大哥们摆摆手,讲道:“山里花不了什么钱,厂里会把米面油粮送到班组,其它生活用品上面都有供应,工资差不多都能存下来,一年能攒3万多呢!”

一方天地,十万大山,在寒来暑往中能想象到那种孤独,在这里,采油机就是他们的伙伴他们的兵,他们巡查每个油井的运行情况,看哪口油井在闹情绪在偷懒,哪口油井在默默地工作。

“埋头苦干”

1944年毛主席为延长石油时任厂长陈振夏题词

“埋头苦干,再创新功”,他们踏实自律,兢兢业业,让梦想生根,我不禁又想起30年代地质学家们为了破除油慌上山下海,也不禁想起抗战时期军人们拉着驴、千驴拉磨盘抽油,和解放后王进喜那“石油工人哄一哄、地球也要抖三抖”的磐石精神,艰苦奋斗的红色血液仍然像石油一样在工人们的身上流淌。

03石油里走出来的红色旅游业

石油工业作为延长的经济支柱,随着石油减产和“以油养油、采炼结合、滚动发展”的方针推行,延长在产业结构转型上积极探索,将石油和革命历史紧密相连,石油里走出来的红色旅游业近年正飞速发展。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为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性转移,进行长征。长征途中,毛主席率领红军在大凉山区域转了几圈,大凉山地处西南深处,群山阻隔,地势险要偏僻,红军本想借助地理优势安札大本营,但苦于该地环境对当时的生存条件不利只得继续前行。

长征路线资料,延安革命纪念馆摄

1935年,刘志丹率领陕北红军解放延长,延长石油厂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石油是黑金,也是工业的血液,能换物资也能做能源供给,加上黄土高原的窑洞易建宜居,红军在延安扎根,延长便融入了红色的血脉。

1941年,石油开拓者进入七里村,自己挖土窑洞,解决吃住办公的必要条件,现在的石油东路山坡上,就是石油工人的办公生活旧址。

延长石油厂资料,延安革命纪念馆摄

抗战时期,延长石油生产出汽油、煤油、石蜡、油墨、擦枪油、凡士林等产品,不仅保证了中央机关、边区政府的用油需求,还换来了大量的布匹、钢铁、机器设备和短缺物资,被誉为“功臣油矿”。

这里展开过著名的“东征会议,毛主席在会议上力排众议,阻止了北上与南下的不同声音,做出挥师东征,进发山西,进而解放全中国的战略决策。

延长县东征广场

东征途中的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

我们走进了有纪念意义的毛泽东旧居,也走过了象征胜利开始的东征广场,这些有价值的东西已经逐渐步入了历史长河之中。

东征会议和毛主席旧居

现在,随着“321石油文化工程”推行,在延长不仅可以看到“延一井”,还有陕甘宁边区政府关怀下打造的旺油井、功勋井、陈振夏老一辈的见证井“七一井”和“七三井”,也有新中国石油勘探历史第一口超深探井“延深探一井”。

延长县夜景

这几年,延长在突出红色教育沿黄风情石油工业遗产上大刀阔斧,除了“321”石油文化基地,还有尚罗村—沿黄公路、七里村道教石窟、民俗博物馆和七石阁山景区等。同时,延川也积极发展举办文化旅游美食节等系列文化惠民活动。

延长民俗博物馆

2019年,延长接待国内外旅游人数66万人次,增长17.0%;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21%;另外,消费品零售总额12.1亿元,同比增长9.2%,其中:限额以上零售额1.9亿元,增长19.3%。

红色旅游的快速发展和带来的宣传效应正为延长县新一轮的发展注入强有力的能量!

04红色的“梨果之乡”

延长是“陕西省优质苹果生产基地县”,苹果个大色艳、香脆可口,素有“中国梨果之乡”美名。每到金秋十月,走在当地的田间地头,可以看到果农们在硕果累累的果园里忙碌采摘,每一颗苹果都是他们用汗水播种下的希望。

苹果种植产业在当地也逐年增产增收。2019年延长的苹果总产量达29.7万吨,增长5.9%,2020年预计总产量超过31万吨,果农人均收入2.2万,苹果树也成了果农们的“富贵树”!

延长农户苹果园

据县果业中心主任王斐玥介绍,延长县未来将继续扩大苹果收储能力,拓宽销售渠道和延伸产业链条,培育好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加大贷款支持以及适当财政补贴,最终让农民增收致富!

“延一井”边上的宋代科学家沈括雕像

陕北有一种细叶百合,颜色红艳,当地人叫“山丹丹”。“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山丹丹花开红艳艳》里唱的山水、唱的艰苦奋斗的根,便在延长……

来源:小鹰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