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岛战争:日不落帝国的余晖

···

群岛初现

1600年1月24日,一位名叫威尔德(Weert)的荷兰海上旅行者在驾船返回荷兰的途中,发现了几个岛屿,而这几个岛屿在自己绘制的航海地图上却没有标注。

他试图登上岛屿一看究竟,但由于当时条件比较恶劣,所以他放弃了登陆的想法,只是在自己的船上看了看这个陌生而又新鲜的岛屿,并在自己的航海图上将其标注了出来,并用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威尔德岛”。

而这个所谓的“威尔德岛”,就是现在位于阿根廷东南部的马尔维纳斯群岛(Islas de Malvinas)(阿根廷方面),也叫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s)(英国方面)。

福克兰群岛

···

福克兰群岛的归属问题

鉴于该岛目前的归属问题,以下统称为“福克兰群岛”。

福克兰群岛的归属问题一直都很复杂,说到底主要是历史问题导致的:

第一个把该岛画在地图上的是葡萄牙人(存疑);

第一个亲眼看见该岛的是荷兰人;

第一个登上岛的是英国人;

第一个在该岛上建立据点的是法国人;

英国人撤走后,占领该岛的是西班牙人;

拿着《托德西利亚斯条约》(Treaty of Tordesillas)和就近原则说事的是阿根廷人。

就像一名男性同时和多名女性保持暧昧关系,今天陪这个逛街,明天和那个看电影,但就是没有一个和他领证。

总之,贵圈真乱。

这么吵下去终究不是个事,领土归属问题总要有个“最终说法”。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福克兰群岛的归属问题被抛给了联合国。1964年,联合国非殖民化委员会就群岛的归属问题进行了辩论,英阿双方在友好和谐的气氛里相互交换了意见:

阿根廷:西班牙统治时占过这个岛,特别是1494年的《托德西利亚斯条约》(Treaty of Tordesillas),里面说的很清楚,西班牙和葡萄牙瓜分世界,所以马岛现在应该归我们。

英国:醒醒,朕的大英都快不行了,你这500多年前的旧黄历也敢拿出来说?

阿根廷:嗯.....最主要的是马岛离我们近,而且就在我家门口。

英国:爱尔兰还在我嘴边呢,要不我一口吃了?

阿根廷:你这是偷换概念!既然要去掉殖民化,谁都知道英国人在全世界四处殖民,如果把马岛划给英国,那还叫什么去殖民化?

英国:说这么多,你有问过马岛本地人的想法么?更何况,自1833年以来,马岛一直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才是实际掌控者,而且违背福克兰群岛居民的意愿,将身家性命交与阿根廷统治管理,绝不是结束殖民地位,而是建立一个新的殖民地。

就这样,英国和阿根廷这两位选手一直打口水仗,打到1982年,口水仗变成了真枪实弹的战争。

···

先下手为强——阿根廷的武装入侵

1981年,阿根廷国内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率剧增,薪资上涨率低,时任阿根廷总统的加尔铁里(Leopoldo Fortunato Galtieri)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认为现在是通过武力来解决马岛争端的最好时机。这种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而发动对外军事行动的剧本,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但是有的人却没有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剧本的主角。

“工程兵总统”——加尔铁里(Leopoldo Fortunato Galtieri)

1982年3月19日,一群阿根廷当局雇佣的废五金商人强行登陆了位于马岛以东1390公里处的南乔治亚岛,他们在南乔治亚岛建立了营地,并升起了阿根廷的国旗。

南乔治亚与南桑威奇群岛(South Georgia and The South Sandwich Islands)

英国皇家海军的“坚韧号”破冰船被派遣前去拆毁这个营地,但是由于“坚韧”号(Endurance)的武器仅有2挺20毫米的厄利孔机炮,加上另外搭载两架黄蜂式直升机,该船带着一个排的陆战队打算将这些升国旗唱国歌的阿根廷人赶走。但是阿根廷海军5000吨的“喜事湾”号(Bahía Buen Suceso)已经先放下100名士兵登陆,“坚韧”号(Endurance)迫不得已只好折返。

当时的阿根廷海军司令霍黑(Jorge Anaya),确实挺腹黑的,作为加尔铁里的好朋友,同时又是个反英立场极其鲜明的人,他制定了一个名为“罗萨里奥行动”(Operation Rosario)的登陆作战计划:

“两栖登陆部队为3000人,借由优势兵力压倒并包围马岛上驻守的寥寥无几的皇家海军陆战队与当地警察,迫使其投降以减少无谓伤亡;占领成功后应将岛上之战俘与居民驱逐出境;占领之部队应于48小时内完成撤回原驻地的任务。马岛最高行政官改为军事总督,并配署500名宪兵进行军事统治。”

时任阿根廷海军司令的霍黑(Jorge Anaya)

1982年4月1日晚,阿根廷海军特战队员从“圣三一”号驱逐舰(Santísima Trinidad)在斯坦利港南部登陆,几小时后,阿根廷陆军乘坐圣安东尼奥两栖登陆艇在机场附近的海滩登陆,这些海滩之前也已经提前被阿根廷海军陆战队的蛙人做好了标记。

到达斯坦利港的阿根廷两栖登陆艇

1982年4月2日当地时间下午4点半,福克兰群岛的通信员和伦敦方面的通话表明福克兰群岛至此已经完全被阿根廷占领,通话原文如下:

伦敦:嘿,这里是敦伦,我们听说了一些传言,是怎么回事?

福克兰群岛:我们这儿来了很多新朋友。

伦敦:有传言说遭到入侵,是怎么回事?

福克兰群岛:那就是我说的新朋友。

伦敦:他们已经登陆了吗?

福克兰群岛:当然。

伦敦:通行情况如何?

福克兰群岛:没接到命令,我们现在只能听一个人的命令。

伦敦:谁的命令?

福克兰群岛:新的统治者。

伦敦:阿根廷吗?

福克兰群岛:是的。

伦敦:阿根廷人完全控制了吗?

福克兰群岛:是的,我不可能去和几千人外加大量海军支援的军队争论,我们只有1800多人。请稍等。

1982年4月2日,阿根廷军队占领福克兰群岛

···

大英帝国的余晖

福克兰群岛被阿根廷军队占领的消息让英国国内为之震惊,以撒切尔夫人(

Margaret Hilda Thatcher)为首相的英国内阁迅速召开会议,决定用武力,夺回福克兰群岛。

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英帝国再不济,好歹也是联合国五常之一,也轮不到阿根廷这种三流国家骑在脖子上拉屎。

4月3日晚,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安东尼·帕森斯爵士(Sir.Anthony Parsons)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提交了一项决议草案。该决议谴责阿根廷的敌对行动,并要求阿根廷立即撤出该岛。

该决议于次日获得安理会通过,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502号决议。该决议最终以10票赞成,1票反对,4票弃权获得通过。此外,英国还得到了英联邦成员国和欧洲经济共同体成员国的进一步政治支持。

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撤回了自己的外交官,新西兰甚至驱逐了阿根廷驻新西兰大使。欧共体之后对阿根廷实施经济制裁。

而阿根廷本身在政治上得到拉丁美洲多数国家(特别是智利,呐喊助威声最大)和不结盟运动一些成员政治上的支持。

正当英国上下对福克兰群岛的失守一片哗然时,刚好《星球大战》的最新一集《帝国反击战》在不久之前上映,这部电影的名字契合了英国当时的心态。

为给战争的胜利增加筹码,英军出动了核心航空母舰力量,包括两艘航空母舰“竞技神”号(Hermes)和新服役的无敌级航空母舰“无敌”号(Invincible),其上20余架海鹞式垂直升降战机是整个特遣舰队能用来对抗阿根廷军队的空中武力。英国将其反攻军事行动代号为“共同作战”(Operation Corporate)。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大英帝国的面子,更是为了领土,英国皇家海军于4月4日开始出动前往南美。

马岛战役中英军行动路线

虽然英国是远征作战,但毕竟是在铁与血里滚过三回的老牌帝国,后勤保障做得十分到位,以阿松森岛为中转站,在南乔治亚岛成立补给基地,后勤部门以两个月为物资标准。英国国内征用大量商船作“第二海军”,以补充运输力量不足。一些民用的飞机也被征调,作为航空物资运输的补充。

反观阿根廷,占了福克兰群岛之后就开始忘乎所以,包括阿根廷总统加尔铁里(Leopoldo Fortunato Galtieri),都沉浸在了短暂的兴奋当中,没有做好后勤保障,士兵物资不足,士气低落,这基本也算是提前告知了这场战争的结局。

···让阿根廷的眼泪飞一会儿

英军为了收复南乔治亚岛,于4月25日,在薛利丹(Sheridan)少校的指挥下发动了“小鹦哥行动”(Operation Paraquet)。在此次行动中,击损了阿根廷海军的圣达菲号(Santa Fe)潜艇,迫使该潜艇官兵向英军投降,随后,薛利丹少校带领手下,发动突袭作战,在己方驱逐舰的火力支援下,击垮了岛上阿根廷守军防线,随后阿根廷军不战而降。

阿根廷海军的“圣达菲号”(Santa Fe)潜艇

薛利丹少校在光复南乔治亚岛后立即发出一封电文回伦敦,上面写道:

“敬告:女王陛下,军旗已经伴随国旗一同飘扬于南乔治亚的长空了。天佑女王。”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迅即向传媒发放喜讯,生动地称:"Just rejoice at that news!"(与世同庆)

阿根廷空军和英国空军最大的空战爆发于“黑公鹿作战”(Operation Black Buck)以及马岛周围上空,阿根廷空军虽然打得十分顽强,但是面对英军的海鹞战机,阿根廷空军完全没有发力的点。而英军发动的轰炸行动,重创了阿根廷的地面设施,讽刺的是,英国空军在轰炸过程中,不仅没有受到伤害,还创下了当时时间最长的轰炸记录。

双方的地面部队也是如此,双方的特种部队在肯特山附近打了一场遭遇战,阿根廷军在马洛山上的一个牧羊人小屋里被英军M&AWC巡逻队包围,阿军利用房屋的屏障从窗户及门廊对英军进行还击。当房屋起火之后,阿根廷突击队员撤退到距离房屋约150米的一道河床上持续抵抗,一直到弹尽粮绝,才向英军投降。

英军夺回了福克兰群岛

6月11日夜晚,经过数日侦查与休整后,英军向斯坦利港(Stanly Port)周边高地发动夜间突袭。阿根廷军队的各层防线逐一瓦解,部队士兵产生了沮丧厌战的情绪。6月14日,阿根廷驻军司令梅南德兹少将向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摩尔少将投降。

之后,英军在6月20日重夺南乔治亚与南桑威奇群岛并接受当地阿根廷军队的投降。

投降后的阿根廷军队

至此,福克兰群岛战争参战双方正式停火,以英军胜利而告终,阿根廷得不偿失,偷鸡不成蚀把米,国内矛盾没转移好,新的矛盾又添加。

总结来说,福克兰群岛战役就是一个瞎胡闹的熊孩子,碰到了敢掏刀子的真流氓。同时,该战争也很好地说明了一点:联合国五常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英国皇家海军无敌级航母无敌号返回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