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文笔峰古今谈

文笔峰在平地上悠然突起,几经风雨冲刷磨洗,造就了这崚嶒峭壁巉岩。因其峰顶尖削奇险,民间俗人便直称它为尖岭,而文人墨士则把自己的想像同微妙的祈才心理结合,将它命名为文笔峰,并在众多的诗文中把它描绘成竖立在定安县大地上的一管巨笔。当然,这就雅得多了。能拿起这管巨笔挥洒写文章的,也自然非一般凡夫俗子,必定是超群拔俗、惊天动地之人。

山因人而名,文笔峰所以有诸多名流为其撰文题诗赞颂,扬名海宇,这是因为文笔峰下,曾在明代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王弘诲。王弘诲是继丘、海后海南又一诗文大家,曾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一生功业彪炳。在翰林院任内,曾参与编修国史,时人称为王太史。今其故里之“太史坊”尚完好保存。王弘诲致仕归家后,在定城创办尚友书院,为定安造就了不少人才。由于王弘诲的声望和地位,其交往皆当时名流宿儒,在不少题咏文笔峰的诗文中,都借山喻人对王弘诲加以颂赞。明代官至宰辅、书画名重一时的董其昌和状元朱之蕃、探花陶望龄等,都是王弘诲的门生。著名戏剧著作家汤显祖则曾在王弘诲部下任职。汤显祖对王弘诲的文章和为人,非常崇敬,在他的诗文集中,曾留下写给王弘诲的多篇诗文,其中写文笔峰的就有一首。文笔峰在历史上曾是定安县俊彦荟萃、人才辈出的象征。有此地灵,必生人杰,那些信风水龙脉的人,言之凿凿。我不信世俗风水先生龙穴埋骨的无稽之谈,但我相信地理环境对人的心理器质之影响,“天下才子半江浙”,这就同江浙的山水清秀有一定的关系。

传说文笔峰曾是白玉蟾羽化成仙之处,至今峰顶石上的大足迹和手迹相传也是他留下的。白玉蟾是宋代著名道家诗人,原籍海南琼山,一生著述甚丰,今台湾出版有他厚厚一本精装的《白玉蟾全集》。在文学史上,他占有一席之位。

民间还传说,文笔峰夜间放光时,定安就会出非凡人物。这夜间放光之事我未曾见过,但文笔峰下的五彩石,却是令我颇感兴趣的。岭下那些被雨水冲刷经年的蛋石,劈开来便会看到各种五彩纹路,非常美丽可爱。这些彩石跟文笔峰夜间放光,以及定安之出人才有否关系,不得而知。但的确定安县在明、清两代是曾经出了一批不同凡响的人才。而民国以后,却好像有点后继乏人了。我想,这决不会是什么地脉气尽的缘故吧!定安呼唤出人才,祈求出人才,出一大批超越古人、建立旷世伟功大业的人才吧!文笔峰这管大笔,还是须有人挥洒写文章的!

我曾许多次登上文笔峰顶,坐在白玉蟾羽化成仙的大石上,或伫立峰顶四顾放眼。由于是孤峰独突,四望空旷,田畴阡陌纵横,村落丛绿掩烟。远眺南渡江水流如带,绿野连天蓝。更有南丽湖清波粼粼,碧水千顷,平添无限湖光山色,秀逸清新,令人心旷神怡。现在,南丽湖正进入开发高潮,文笔峰也将成为一处旅游胜地,到此游览观胜者,必将日众。啊!文笔峰!人们希望你夜夜放光,岁岁出人才!期望你这管巨笔能蘸南海之水,挥洒写就当代巨著!

(原发表于《海南声屏报》1994.29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