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清代奉化疑似出现UFO

神奇!清代奉化疑似出现UFO

裘国松

图1:清代《忠义乡志》对此事件的记载

新近读书,我查阅两部奉化的历史文献,竟意外发现:清代奉化“疑似”出现过UFO劫持乡人的事件!

其实,UFO(飞碟、不明飞行物)事件,并不是在现当代才出现,中国古代许多文献对此就有记载。当代探索UFO的科学家和爱好者们都认为,历史文献所记载的“星槎”“仙槎”“飞车”等,疑似当代人所称的“飞碟”。

当代UFO探索者们认为,古代文献记载发现不明飞行物的很多,而不明飞行物劫持古代人类的事件相对就少了。疑似不明飞行物携人事件,以清光绪六年(1880)发生在湖北松滋那一件,为最早。而今,清同治年间(1862--1874)发生于浙江奉化这一件,较之更早!

那么,就让我先说说湖北的事件。湖北省松滋县的县志,记载了清代一件疑似的UFO事件。翻译成白话就是:清光绪六年五月初八日(1880年6月15日),县境内的西岩嘴这个地方,有个姓覃的农民,早晨到屋后的山林中去散步,突然见到树林里有一个奇怪的物体,正发射出亮丽的五彩光芒。他上前去查看,却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飘离了地面,并飞上半空中,且身旁不停响起飒飒的风声。这时他感觉到神智有些糢糊,身体也不能自由动弹。一会儿,忽然从高空中坠下,落在一座高山上。这姓覃的农民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十分害怕。后来他遇到了一位樵夫。见到姓覃农民是个陌生人,樵夫便主动问他从何处来?姓覃农民据实答说是湖北松磁人。樵夫很诧异地说:“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我们这里已经是贵州地界了,离你的老家应很远吧?”经樵夫指引,姓覃农民才下了山,并一路乞讨回去,十八天后才回到了老家。

也是在清代,奉化也发生了类似的奇事——

“同治年,大䴔䴖人李化清之孙,长安仁,次连仁,一日从母采茶于宅后。忽相失,觅无影响,举家惊疑,卜者谓伤于虎矣。适李道统(松岙人)兄弟四人樵于大浦之西湾。日逮午,闻丫髻山顶有啼哭声,跻其巅,见二童焉。询其里居与名,知为大䴔䴖人,乃导之归。丫髻山甚高峻,离大䴔䴖十五里许,中隔崇山危岭,非飞仙不能猝至。时安仁年十二,连仁年八岁,问之均莫自知其由。”

图2:大䴔䴖远眺

图3:小䴔䴖(马头村)通往大䴔䴖的古道

这一悬案,最初记载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刊印的奉化《忠义乡志》之“志余”。不久被光绪三十四年(1908)版的《奉化县志》,在“杂记”中基本引录。

旧时,奉化县东部沿海的忠义乡,有“䴔䴖”两个村名,分为大小䴔䴖。小䴔䴖即当今裘村镇马头村,大䴔䴖处在马头村东南。古代大䴔䴖这个象山港北岸的小山村,为李姓聚居地,晚到清末民初仍有李姓乡民居住,《民国十四年奉化县政区图》还标注着大䴔䴖村,到当代已无李姓居住。清同治年间的一天,大䴔䴖村李化清的两个孙子,跟着母亲在屋后茶园采茶。母亲突然发觉两个小儿没了踪影,全家惊异,占卜师说是落入虎口了!当天,有四个松岙兄弟在当今松岙镇西湾附近山上砍柴。中午他们听到丫髻山的山顶有小儿在啼哭,上山顶一看,原来竟是西边十五里之外的大䴔䴖村两个小孩。

如此,许多问题就来了——其一,两个小儿为何突然失踪?其二,在一二个钟头内,小兄弟怎能走完隔着崇山峻岭的十五里左右的山路?其三,他们是如何上得高峻的山顶,又为何而去?其四,兄弟俩失踪的过程,与湖北松滋那位“神智有些糢糊”相似,出现记忆空白——记不清、讲不出所以然,可是十岁上下的孩子已有较强的记事与表达的能力呀!因此,当地《忠义乡志》将这个不可思议的悬案,记载了下来。在UFO(飞碟)这一概念还没出现的清代,记录者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归结于“飞仙”携人了。《忠义乡志》编撰者吴文江,为晚清奉化宿儒。他家乡在忠义吴江泾,离悬案发生地大䴔䴖只有二十里地;乡志编撰时间为1893年至1897年,离悬案发生时间仅隔二三十年;悬案的主人公们,也是有名有姓。因此可以断定,此奇事绝非民间传说,而是历史事实。

“飞碟”也好,“不明飞行物”也罢,当代科学界及爱好者对它们的探索仍在进行之中。如果我们将上述的这两个神奇的悬案,以灵异鬼神来解释,那未免太荒谬了,所以我们仅用“疑似”,只说疑似飞碟劫持人类事件。此说法,应该说更接近于事实的真相。

【感谢分享!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