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和玉资本:一家非典型VC的10年破界之旅

医渡科技华大基因蔚来(NIO.N)汽车、BOSS直聘,这些新经济时代的行业标杆背后,同时出现了一家VC的身影,如果要问名字,你大概率会猜错。

答案出人意料:和玉资本(MSA Cap)。

没错,这家习惯保持低调的VC,长期以来让相当一部分创业者、投资同行都十分好奇。一方面,和玉拥有一张颇为华丽的被投企业名单。但另一方面,至少从品牌认知度上来说,和玉至今仍名不见经传,它对自身的投资策略和基金构成始终保持缄默——要知道,这已经是一个成立了10年的投资基金了。

严格来说,过去十年的和玉要一分为二地看。最初3年,和玉仍是一个以投资基金为主业的母基金,主要瞄准在人民币市场,一批开设了人民币基金的美元基金(如:顺为,GGV数家等人民币GP)曾是它在当时的代表案例。时至2014年,和玉资本创始合伙人暨管理合伙人曾玉决定“离一线更近”,自此和玉彻底改写了自身定位,放弃母基金专注在直投,并用募来的第一支美元基金投资了26个项目,上述列举的大多数公司皆出于此。

从结果来看,和玉美元创投一期基金保持着极高的命中率:26个早期项目投资中,有超过六家成为超级独角兽,这对一支VC基金来说实属不错的成绩。但很显然,曾玉对和玉有着更宏伟的计划,她深知依靠她的单枪匹马无法实现长期目标,于是她决定彻底地机构化发展:拥有全球履历的Ben Harburg 和 Chris Lerner先后加入担任管理合伙人;去年邀请到多年投资经验的欧阳延军和张妍加盟成为合伙人,分别负责中国区核心科技以及医疗投资;而在中东和非洲,和玉也有Walid Faza 和 Mazen AI-Jubeir 两位行业老兵常驻,“他们和Ben共同负责新兴市场的投资,也是帮助和玉中国区被投企业拓展全球化市场的重要实践者。”

和玉的出手似乎在过去的三年里按下了快进键。最令外界易于感知的是,“和玉”二字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类公司融资的新闻稿中:过去20个月里,和玉投资的项目超过三十多个,其中包括Fordeal、T11、视比特机器人、黑芝麻芯片、智云科技、燧坤智能、炎明生物等。一个最新的消息是,和玉刚刚宣布完成新一期美元中国成长二期基金的首轮关账四亿美元(目标规模八亿美元),新一期新兴市场基金首轮关账一点五亿美元(目标规模两亿美元),加上之前管理的美元一期二期创投基金以及人民币基金等,和玉资本在管规模达已达到二十亿美元。

接受36氪专访,是和玉资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系统面对媒体”,曾玉在采访中向36氪全面复盘了和玉走过的十年。这其中包括他们的所得——比如上文提及的那些显赫名字,当然也会包括他们的错过和遗憾,还有他们在得失之间的所思所想将带着和玉走向何处。

狙击手:困难时期下重注

和玉第一支近2亿的美元创投基金(也是直投基金)成立于2014年,但真正的投资开始于年底年。曾玉复盘道,对于一支新基金来说,这并非一个绝佳、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比较糟糕的入市时机——当时移动互联网行至中场,O2O概念盛行,一级市场正在迎来空前的估值泡沫。虽然当时的和玉在直接投资上仍算新手,但曾玉很早即明确的一点是打法的差异化:尽可能避开人群密集的项目,要去寻找真正具备潜力的创业者——如果他正遭遇逆境或被市场完全不认可以及低估,那更是投资人的好机会。

对BOSS直聘的投资正是一个绝佳证明。2014年底,O2O风头正劲,社交热仍有余温,而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微商、自媒体等创业概念则在蠢蠢欲动。相较而言,人才市场波澜不惊——前有PC时代的领头羊智联招聘前程无忧坐镇,后有58、赶集等分类搜索巨头盘踞。

彼时离开智联招聘创业的赵鹏,在这个赛道上的项目“看准网”眼见快要走进死胡同——事实证明,模仿美国职场社区Glassdoor的用户点评雇主模式,在当时的中国市场严重水土不服。

团队岌岌可危,一度发布发不出员工工资,而“BOSS直聘”的项目还在内部测试,赵鹏见了一个又一个投资人,收效甚微,在这个颇有些“绝望”的时间点,他见到了曾玉。

“竟然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创业者。”出生于70年代的曾玉第一印象有些意外,在她的回忆里,那是90后创业者独领风骚的时间点,“像他这样senior的连续创业者可不多见。”

双方聊了不到小时,曾玉已经决定投资了。赵鹏在人才市场的行业经验、对赛道入骨的理解、对新产品的创新以及坦诚都打动了曾玉。

“他直接明了地告诉我,公司资金困难和要换新产品(的现状)”,在曾玉这里,“融资受阻”和“换产品”这些负面因素都成了加分项都以及她深度观察创业者的机会——这种时候还“敢于更换新产品”是勇气和自信的体现,在双方就新产品的逻辑达成一致之后,这笔融资也就水到渠成。

更让曾玉动容的是赵鹏的创业精神:她还记得赵鹏当时说的话,“他说Jenny,这个项目你投多少钱,我跟多少。”于是,在曾玉的观感里,公司都快倒了,一个现金流不那么充足的创业者都敢这样 all in,“我有什么理由不all in?”

如果句点在此划下,这无疑是一笔漂亮投资的故事,但接下来的波折,则更真实体现了和玉资本异于其他机构的特质。

不久之后,坏消息传来,某个联合领投方最后关口决定放弃,曾玉得知后没有犹豫,给赵鹏发过去一段现在自己都觉得“很官方”的微信:“我看好公司,看好创始人;我们的投资独立决策,和其他人投不投没有关系;如果联合领投方走了的话,那我们就一家独家领投。”

2014年12月和玉成为BOSS直聘B轮领投方,并在2016年持续下注跟进,这对一个刚刚成立不久,掌管资金总额不足2亿美元的新基金来说,无疑需要巨大的魄力。但在曾玉看来,这某种程度上正是和玉资本投资逻辑指导下的收获,她称之为“狙击手”式的投资:“我们不会在风口里用撒种子的方式做早期投资,或者说我们没有播种式投资的奢侈,我们更愿意把目光投向风口之外,在她看来,这正是和玉资本的差异化和VC投资价值所在。

BOSS直聘某种程度上奠定了和玉资本的价值底色,在后续蔚来汽车、华大基因等案例的投资里,“逆境之中敢于重注”的策略一次又一次被确认:

蔚来汽车第二轮融资时,数家国际PE做完尽调都放弃了:他们无法在公司估值已达十多亿美金而产品仍未量产的巨大不确定中做出抉择。和玉资本则是做完尽调第一家签署法律文件的投资机构,甚至把美元一期基金所剩的三千万美元全部押上,这在当时是让人心惊现在又让人艳羡的决定——如今蔚来汽车坐拥千亿美元市值。

而和玉资本接触到华大基因时,公司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汽车,融资进展得颇为不顺,但华大高管层打动了曾玉,“他们是一群拥有远大理想同时又能脚踏实地耕耘二十年的团队”,和玉资本3个月内迅速完成了项目尽调,决策执行等流程超神速完成对公司的二十亿人民币投资,直至2017年华大基因在创业板指挂牌,和玉高林仍是它最大的外部投资人。

回到Boss直聘,摆脱困境的赵鹏顺利走上快车道,在最近一轮融资关闭后,他特意打来电话感谢曾玉此前提供的帮助和合作,忆苦思甜中不经意间谈起:BOSS直聘最难的时候是那一刻?

“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是一个创业老兵的感慨瞬间,也是一个投资老兵的欣慰时刻。

“最长的雪道”和“一流选手”

敢于在“风口之外”下重注,当然不是梁静茹给了曾玉“勇气”,她的底气来源在行业研究上差异化的制胜点:永远比市场早看到那条“最长的雪道”。

“早期投资人,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在认知变现上,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去看what’s the next big thing”,自基金成立初始,曾玉就频繁往返于中国和硅谷之间,不厌其烦的寻找各种各样的新奇的技术、理念、商业模式。而就在国内还热衷于各种O2O、各种共享经济时,曾玉甚至“武断”地合作让自己和团队避开这些热点。

“我们一个也没投,不仅如此,我甚至禁止我的团队去看这些赛道上不靠谱的项目。”在曾玉看来,很多赛道或许有“小而美”的机会,但并非她渴望的“the big thing”。当一个“西瓜”的机会显现时,去“捡芝麻”当然是浪费时间和分散精力的——在“把行业整个ecosystem过了一遍后”,她的认知里,一个“更大的东西”已经有了逐步的轮廓:AI、BigData、Health care,这些在当时已经萌芽的趋势,蕴藏着时代性的机会。

不久之后,曾玉发现正在准备创业的医渡科技创始人宫如璟。

“其实在2014年聊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认识已经七八年了,当时她还在做投行。”曾玉回忆当时的场景依然感到振奋,她们聊到了海量的医疗数据,宫如璟希望用AI的方式让这些数据驱动起来,形成创新型的医疗解决方案,这无疑正是曾玉在找的“The next big thing”。

“前景我看到了,只是谁来做的问题,碰到如璟和她的团队之后,我们把方向过了几遍就决定投资了,前后讨论没超过第三次。”和玉资本不仅领投医渡云第一笔第二笔,数年后还把自己的一家国际主权基金LP也直接引荐过来完成直接投资。

今年年1月15日,医渡云在港股IPO,市值超过500亿港币,这也给和玉资本带了巨大的账面回报,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笔投资之一。

某称程度上,医渡云的成功投资得益于曾玉在投资行业长期以来的经验、观察和研究。而受此启发,曾玉也有意识的将这样“研究型”的视角带到团队中,变成机构化的策略:跟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些创业者、投资者或者政策制定者做“一对一的头脑风暴”;研究每个颠覆性的新技术、新商业模式背后逻辑和驱动力。这些,在曾玉印象里是团队花了最多时间精力在做的事。

“所以当我们在看某个项目时,是用这个行业的全方面的角度和数据来考虑问题的。曾玉说,她们还总结了“The next big thing“某种更确定的标准:在最长的雪道里找到The first class player(一流选手),迅速开抢拿下,不在时机上拖泥带水。

这一点,在后续投出T11、视必特等案例中均有体现。不久前,曾玉还在和玉外部聘请一些特定领域的科研专家,借助他们的专业能力来强化他们的研究能力。

错过的意义

对“狙击手”来说,“错过”很多时候无法避免,面对那张华丽的被投企业名单之外当然有遗憾,曾玉自己有保持“淡然的理由。

2015年上半年,黄峥两次来北京见曾玉,当时他还在做游戏、电商代运营的业务。曾玉还记得,在公司门口的一个法国餐厅,两人相谈甚欢,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从时政到哲学,每次聊天下来曾玉的感觉都是,这是位绝顶聪明少有的青年才俊。2015年初黄峥投了两个GP,和玉资本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高榕。

到了下半年,黄峥再一次来北京,曾玉在国外,就此错过了拼多多,高榕资本则收获了又一个一战成名的机会。

“真不开玩笑,我连拼多多的早期投资都能错过,还怕错过谁对吧?”如今曾玉自嘲式地说起这个故事时,她已经有笃定的认知:错过是VC常态,更是一种动力。

真正能拥有持续战斗力的基金,必定不会纠结于得与失之间的概率游戏,而是要在行业研究甚至是交易策略层面拥有不同的制胜点——这恰恰也是她要将和玉打造成一支拥有团队战斗力、而非一匹独狼的原因所在。

过去两年,在的投资行业震荡剧烈,和玉却明显加快了手速,和玉认为,这还是源于他们朴素的投资判断:越是市场下行,越是投资人逆向思考以及做出正确投资的窗口期。

如今,和玉仍将投资领域聚焦在消费互联网、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合伙人体系也已经渐成建制:全球七位合伙人,三位中国合伙人负责中国市场的投资,其他几位合伙人主要负责新兴市场的科技投资以及公司机构化运营和战略发展规划。在曾玉看来,这也构成了和玉相较于多数基金的一大优势:既扎根于本土,同时兼具国际化视野。除了更早发现机会,也让被投公司的在出海、国际化上收益良多。

比如在医渡云早期,带着项目团队硅谷拜访行业大佬,不仅学习一线的国际实践,也对接了相当资源。在扩拓市场方面,也帮医渡云和华大基因在他东南亚、中东等新兴市场及国家,拿下了价值不菲的商业合作合同。

站在这个的时间节点,曾玉回头来和玉走过的十年,在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潮两拨历史性机会过后,当下的中国投资正处于用AI大数据赋能以及生命科学爆发的第三个年代,不同于前二十年低垂果实的年代,要想赢得下一个时代机会,要求投资公司具备更专业的机构化实践和运营能力,以及强大的国际化视野和资源,和玉资本决定坚持上述已经取得许多成功的差异化路径。

“未来仍是中国投资人的最佳时代,不仅在中国。”曾玉笃定地对36氪表示,和玉资本的愿景是成为“中国GP国际化”第一批实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