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部门发文:直播单次打赏额度设置上限,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

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强调,网络直播平台要建立健全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和直播带货管理制度,要针对不同类别级别的网络主播账号在单场受赏总额、直播热度等方面合理设限,要对单个虚拟消费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对单日打赏额度累计触发相应阈值的用户进行消费提醒,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延伸阅读 打赏不能打出事儿来,直播打赏热应该降降温了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此前宣布,要在年内针对网络直播打赏行为出台指导规范,主要目标是解决目前网络直播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三大问题。据介绍,所谓激情打赏就是一定时间内的不断打赏,对于这类行为平台应当在产品策略上进行调整,给用户设置冷静期;未成年人打赏限制,则是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尽量减少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此外,协会还将推出网络主播的分类分级管理规范,对非电商类主播进行评级。

给演员打赏,并非新生事物。旧时的梨园行,角儿一登场一亮嗓,便能收到台下戏迷掷过来的赏金和礼物。网络时代的直播打赏,除了表现方式不同,模式上并没有太大创新。旧时现场打赏,虽然也有富家子弟一掷千金,但毕竟捧的是角儿,也有对演员表演艺术的认可;而现在直播打赏之所以问题重重,是因为要么打赏者涉及未成年人,要么打赏的金额超出个人的承受能力,背离了打赏的初衷。

近年来,网络主播或打感情牌,或打色情低俗擦边球,诱导用户激情、高额打赏十分普遍,未成年人被诱导巨额充值也屡屡发生。“9岁女童打赏主播3万余元”、“10岁儿子玩手机游戏花光奶奶救命钱”、“熊孩子看直播偷刷大游艇花光家里10万积蓄”新闻不时发生。很多网友对直播打赏的着迷,业已突破常人想象。北京一国企员工,为在直播间里维持“慷慨多金”的形象,先是向银行举债,最后竟动起了歪脑筋,挪用公司货款高达785万余元打赏主播。成年人尚且疯狂至此,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又有多大的自制力,能在观看直播时保持理性,做到打赏有度?

在网络直播风起云涌的时候意识到其中的问题、解决其中的问题,这是在为消费者着想,更是在为网络直播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扫雷排障。从这个意义上讲,对网络直播打赏行为出台指导规范,不是在断主播的财路,而是防范网络直播走向歧路。当然,具体标准怎么设置,比如打赏频次和金额阈值、单笔打赏的最高值等,需要多方调研、科学决策,既兼顾主播的收益,又顾及消费者的利益。此外,行业协会的指导规范,并非法律法规,并没有强制约束力。如果直播平台和主播不接受“指导”,继续不“规范”,又该怎么办?这样的担心并非多余,“青少年模式”要求强制推行,在很多平台尚且沦为摆设;非强制性的冷静期,能让多少主播和打赏者冷静下来?

打赏不能打出事儿来。行业协会、直播平台、网络主播、直播受众,不妨都把指导规范出台前的这段时间当成冷静期,降降温、收收心。

(原标题:七部门发文:直播单次打赏额度设置上限,直播打赏必要时设置冷静期)

来源:@人民日报、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