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家乡

“倘若政策没有明文规定,那么不惜一切,我都想回家。”

周媛最终还是没能回安庆老家,她要在上海“就地”度过第一个不和父母在一起的春节。

1月27日,周媛做完核酸检测的第二天,她拨打了当地疫情防控热线后被告知“回家不用隔离”,但当她买了回家的高铁票后,当地居委会紧急通知,“居家观察”变“居家隔离”,且“7天做一次核酸检测”。

与此同时,中国疾控中心印发《关于有序做好春运期间群众出行核酸检测工作的通知》,在重点问答时提到,符合规定出行条件的人员,持有有效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的,在到达目的地后不需要隔离。

1月3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再次强调,春运期间的疫情防控政策只是为了尽可能降低疫情扩散风险,绝不是要给春节团聚设置超出防控需要的障碍。层层加码和“一刀切”既是一种懒政,也是对宝贵防疫资源的浪费。

面对国家政策,当地回应称:“国家的只是大方针。”

“听居委会的”

1月25日,周媛咨询了安庆市政府官方微博,被告知“28日之前回家,只需要核酸检测一次,居家14天测体温即可”。

据此要求,周媛26日做了核酸检测,27日拿到阴性报告。当天,中疾控印发《关于有序做好春运期间群众出行核酸检测工作的通知》,在重点问答时提到,符合规定出行条件的人员,持有有效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的,在到达目的地后不需要隔离。

当她购买了回家的高铁票后,老家居委会随即打来电话,被告知:“改成隔离14天,每7天做一次核酸检测”。

周媛把“不隔离”的通知链接发给了居委会,但对方反馈是不管国家怎么说,他们服从区政府安排,“不管你是低风险还是什么风险,只要你是外省回来的,都要做3次核酸检测”。

1月28日,周媛向安庆市市长热线反映,得到回复:“听区政府安排,居家14天,每7天测一次核酸”。根据市长热线的提示,周媛电话打到安庆市疫情防控部门,对方让找区疫情防控部门,联系后又被告知“具体你去问居委会,他们要拉你检测就检测”。

周媛向《中国慈善家》讲述,2020年春节外公因为脑出血去世,由于她在忙毕业论文,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留下了终身遗憾。2021年春节临近,外婆突发脑梗住院,她又在上海忙博士第一轮考试,也没有回不去。当她1月23号考完试,急忙张罗回家,却遭遇了地方政策“一刀切”的尴尬。

社区工作人员在电话与微信中,都对周媛母亲强调“不能外出”。这样一来,她即使回家也见不到外婆。无奈之下,周媛选择发微博反映情况,她@了《人民日报》后,这条微博瞬间火了。

她在微博里写到:“最终结果是如果我从低风险地区回家,我需要被隔离,前后被检查3次,并且影响我的博士考试,我的父母也遭受被监视与微信电话轰炸的压力,我真的不能理解,过年不应该是开心的事吗?”

更让周媛困惑的是,1月27日她购买了回家的高铁票,居委会直接联系其父母,要求提供电子票根,要求加微信。“区政府如何通过我买车票监控到我家里?”周媛质疑。

这条微博很快引起了网友的共鸣,点赞超过21万,转发达到3万多,评论也有1.47万。

“引火烧身”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获得回家的“许可证”。

上海市奉贤区某居委会工作人员发私信安慰周媛:“你家那边的居委会做法确实属于一刀切了,并且可能因为面子问题不肯拉下脸认错,他们的做法放我们这边并不符合上级发布的工作要求。并且,持有上海这边的7日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即可回家。”

在微博中,周媛刻意隐去自己所在社区居委会的名称,但在评论里,花亭南村居委会工作人员张某曝光了周媛家的地址,并将周媛母女不完整的微信聊天记录传到网上。张某告诉周媛,整个小区的人对周媛母亲都指指点点。这让周媛感觉对不起母亲。“没关系,也没有人来找我。”母亲在电话里安慰周媛。

1月28日,合肥火车站广场,一名身穿防护服准备进站的旅客。

网名为“合肥大肥肥的胖胖”疑似另一社区工作人员的网友多次私信周媛,“父母已经被人指指点点了”“引火烧身的是你自己”。

“很多人的遭遇和我一样,所以才有那么多的评论和私信。”周媛认为,自己只是在无助的情况下,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并没有和政府作对,也没有反对当地防疫规定。发微博之前,周媛分别打了市长热线、区政府和居委会相关部门电话进行咨询,无奈之下才发了条微博。

1月30日凌晨,周媛母亲给媒体和网友写了一封信,她让周媛发到微博,再三考虑后,周媛没有答应母亲。

“孩子想在紧张的学习中抽出几天,陪父母和今年突发脑梗的外婆过个年,以尽孝心,人之常情。”周媛母亲写到,当受到个别官员擅自更改国家防疫出行要求,并提前三天于25日开始,来了个“一刀切,层层加码”,孩子的心里是憋屈的所以在自己的微博上抒发一下情感,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我已告诫孩子,以学习为重,此事到此为止。我做通了孩子的思想工作,响应国家就地过年的号召,就地过年。”周媛母亲说。

“天天在变”

《中国慈善家》电话咨询安庆市市长热线有关当地的防疫政策,得到的回复是,不管是从低风险还是中高风险地区回安庆,都需提供7日内的核酸检测证明和“皖时通”安康码,提前三天向所在社区或村委报备。至于要不要隔离需咨询所在区域的防疫热线。

针对国家提出的“低风险不隔离”的政策,上述工作人员的说法是:“国家的是大方针,但是国家也强调所有的防疫政策都是网格化管理,社区会根据市民的健康情况进行隔离或者不隔离。”

“一般情况下,中高风险地区隔离,低风险不隔离。”上述工作人员再次强调,给不了明确答复,要打电话到所在区域确认。

随后,记者致电大观区防疫热线,工作人员表示,低风险地区回城区带健康能行绿码就行,核酸检测也不用带。社区让隔离怎么办?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和社区安排对接过了,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咨询周媛所在大观区花亭南村居委会,“告诉我你们小区具体的地址,要具体的门牌,每一小区都有专门负责的人,我让他和你联系告诉你(防疫政策)。”工作人员一再强调,具体的政策建议去查国家卫健委的官网,肯定会按照国家的政策执行。

大观区菱湖社会工作人员也明确对记者表示:“低风险区回来不需要隔离,要绿码就行了。这只是现在的政策,问题是天天都在变,只能回来提前一两天再咨询。”

“昨天我们还要求做三次核酸,(当天)晚上(区疫情防控部门)又通知我们不用做核酸,也不用居家检测。”菱湖社会工作人员说。

从1月24日到27日,每天打很多通电话,还是没有得到明确回复,当心恢意冷的周媛发出那条微博时,她已基本放弃了回家的念头。

可就在当天晚上,有位老乡发给周媛一段安庆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安庆天天直播”栏目的新闻,大概内容是安庆市改了防疫政策,只要7天核酸+居家14天即可。

这又重新燃起了周媛回家的希望之火,她以为第二天就能回家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周媛还是联系市政府、区委、居委会,包括市长热线,没想到的是,居委会给她的答复仍然是“不管从什么风险(地区)回来,都是这样,居家观察加两次核酸”。

“要不就接受吧,不就回家待14天,做两次核酸嘛。”周媛心想。她又问社区工作人员:“那我能不能第14天改时间做核酸,或推后一天,因为那天真的有事。”本来以为这个要求对方能满足,但对方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可以。”

并非个案

微博火了之后,周媛收到上千条私信,大家情况很相似,周媛按照当事人的要求,把很多人想回家的求助信息截图发在微博上。没想到的是,安徽某地政府工作人员根据截图直接找到当事人家里,批评他给家乡抹黑,并直言:“你还要在这个社区生活下去的。”

1月28日,一位旅客在沈阳站乘车。

该网友不堪压力,请求周媛删掉自己的求助信息,但其他人的求助信息周媛不想一起删除。为此,周媛开通了微博会员,利用会员特权删掉了和该网友有关的一张截图。

上述安徽网友又多次联系周媛,并表示和他有关的照片虽然删除了,但还是会有微博的编辑记录,这样让网友误会他在说慌,就请求周媛将整条微博都删除。

看到这名安徽网友所承受的压力,周媛删除了这条微博。

“倘若政策明文规定不能回家,那我就遵守防疫政策就地过年。倘若政策没有明文规定,那么不惜一切,我都想回家。”周媛说。

周媛“有家不能回”并非个案,同样在上海工作的田某,因祖父去世,特意做了核酸检测请假从上海市宝山区返回常德市津市市。返乡前查看到常德市的疫情防控措施,津市市要求低风险地区且持有核酸阴性的田某强行带去集中隔离7天,且让其再做2次核酸检测。

在津市市人民政府网站上,也有在上海浦东新区工作的返乡人员反映该市“层层加码”。2月1日,津市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回复称,从浦东新区返回津市,持7日内的核酸检测结果(阴性)返回津市,实行14天居家健康监测,在返津后的第7天和第14天做一次核酸检测。

1月30日,锦州市凌河区石桥子街道有返乡人员反映,自己从非疫情重点地区回来,并且行程码和健康码都正常,该街道还要求其隔离。锦州古塔区街道有返乡人员反映,自已从廊坊低风险地区回家,锦州古塔区街道更是要求其集中隔离在精英宾馆。

此外,吉林省吉林市永吉县网友反映,自己1月27从广西南宁西乡塘区返回岔路河镇,被贴封条按报警器强制隔离14天;河南省邓州市也有网友反映,其从低风险返乡后被要求集中隔离。

2月2日下午,周媛再次联系老家街道负责人,问是否有结果。负责人告诉她已经有了结果,但周媛打了市长热线,他们将“结果”反馈给了市长热线,按照相关程序,这个结果应该由市长热线反馈给周媛。

周媛一直没有等到市长热线的反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