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三江满族情

情系白山黑水

作者富察宝仁 吉林家谱

满族,乃煌煌中华五十六个民族之中的一枝北国奇葩。他们以弓马为艺,以渔猎为生,几千年来世世代代生活在大东北的长白山及松花江、黑龙江等广大地区。长白山又简称“白山”,松花江、黑龙江乃一江,只上下游之别,世人简称“黑水”,故有“白山黑水”之称。满族,这满—通古斯语支的关东北方民族,是白山黑水的冰天雪地造就了他们骁勇善战又自强不息的品性,是白山黑水的山钟水毓堪舆胜地,造就了他们古朴的民风、恢宏的气度,使他们一代代励精不辍,创造了民族的辉煌。故此,满族崇拜白山黑水,情系白山黑水。

松花江的源头是长白山天池出口的乘槎河。乘槎河高悬在近海拔 2000 米的长白山巅,流淌在龙门峰和天豁峰之间,从补天石经牛郎渡、“ 高燕吻瀑”猛然飞流直下,展现出倾银泻玉的雷霆万钧之势,彩绘出一幅云蒸雾霭、五彩缤纷的 68 米长的瀑布画卷。天池水喷薄而泻经年不止,但湖水从未见少,又未见有水来补充,故被人们称为难解之谜,从而引发了许多神奇的传说。

早年,居住于长白山区的满族先人,对自然界的事物认知有限,所以,对发源于高高云端山巅的松花江尊称为“松阿哩乌拉”。“ 松阿哩”,满语天也;“乌拉”,满语为江河,即“天河”之意。而松花江之源的乘槎河,也与天密切相关,也具有浓郁的神秘色彩。“ 槎”为古语,即是木筏,而“乘槎”则有仙人乘木筏神舟顺天河登天之意。《博物志》中有“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乘槎而去”之载。唐代诗人李商隐更有“海客乘槎上紫氛,星娥罢织一相闻”这一充满神奇色彩的诗句。居于海渚之上的仙客,乘神槎来到了天上紫霄宫,天娥织女听说后甚感新奇,扔下手中的织梭云锦前来相见,这真是一则奇异优美的故事。

松花江几千年来有许多不同的名称,皆与满族先人密切相关,商周之时有“弱水”之称。《晋书·东夷传》有:“ 肃慎一名挹娄……北极弱水”之载。魏时,松花江有“难河”之称,古勿吉人沿江而居。此时松花江亦有述末水之称,《魏书·勿吉传》载:“ 国有大水,阔三里余,名述末水。”唐时松花江被称为“速末水”或“粟末水”,粟末靺鞨人在此广大流域建立了“海东盛国”渤海国。辽代、金代松花江被称为“混同江”,《金史·世纪》记载:“ 生女真地,有混同江、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是也。”

辽金时期松花江还有一个名称,叫鸭子河。《武经总要》载:“ 鸭子河,在大水泊之东,黄龙府之西,是雁鸭生育之处。”此文所载,乃松花江一段流经之处,其“大水泊”即今吉林省前郭尔罗斯地域的查干湖。当年因水草丰润,系水鸭、大雁栖息之所故得此名。

据《辽史》载:辽圣宗耶律隆绪在太平四年(1024)“诏改鸭子河曰混同江。”可知,鸭子河乃辽代松花江之一土名,而混同江则是辽帝诏改的官方名称。

混同江是松花江历史上的一个名称,并非二水。《大金国志》载:“ 长白山、黑水发源于此,旧名粟末河。契丹改名混同江。”今之黑龙江乃混同江转音而来,与松花江乃一水。对此,《吉林汇征》明确指出:

松花、混同实皆一水,伯都讷(今松原)以上直称松花江,自三江口与古诺尼江来会,遂以松花、混同为上下游之称。且其地为黑龙合流之处,黑龙、混同声音相类,故《金史·世纪》直云混同江,亦号黑龙江,非无因也。

元代松花江曾名“ 海 西 江 ”。系 指今黑龙江省依兰县以上之松花江。《龙飞御天歌》载:“ 斡朵里 ,地 名 ,在 海 西 江之 东 ,火 儿 阿 之 西 。火儿阿亦地名,在二河汇流之东,盖因江为名也。”元代时,松花江始有“宋瓦江”之称,明代始称“松花江”,其宋瓦江与松花江乃汉字同音之异写而已。明时,海西江之称也在使用。明朝廷将居住在松花江一带的女真人统称“海西女真”,因其有叶赫、辉发、哈达、乌拉四大部,故又称“海西四部”或“扈伦四部”。

松花江到了明代中后期,还有一个名称叫“乌拉河”。《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载:布颜“尽收乌拉诸部,率众于乌拉河洪尼处筑城称王”,建立乌拉国。此文中所言之“布颜”,乃明嘉靖四十年(1561)改扈伦国为乌拉国的贝勒。贝勒,乃满语“国主”之意。乌拉国又称乌拉部,是明时海西女真之叶赫、辉发、哈达、乌拉四部之一。“ 洪尼处”即是今吉林市北郊松花江畔的乌拉街镇,这里至今仍保存有海西女真乌拉国贝勒布颜修造的古城遗址。

几千年来,满族的先人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人,就生活在松花江流域广大地区。明清时期,满族人称松花江为“松阿哩乌拉”(天河)。松花江一江多名,亦有传讹之嫌。清高宗乾隆皇帝在他的诗注中指出:

松花江本以松阿哩乌拉得名,松阿哩乌拉满语天河也。足知粟末诸名,实皆松阿哩转音。

松花江全长近 2000 千米,流域面积 54 万平方千米,是东北第一大江河,在全国也是仅次于长江、黄河的第三大江河。

松花江古老的大江,从亘古流淌到今天,走近你就走进了历史,走近你就走近了东北各民族的摇篮。沿松花江的古代遗迹多不胜数,东西团山文化的遗存、古夫余国的遗址、高句丽的山城、渤海国的堡寨、金代的白城子、依兰的五国城、乌拉国的沿江五城等,多如繁星。这些古代先人的遗迹,描绘着肃慎人、 貊人、东胡人三大北方族系,在松花江两岸黑土地上的繁衍生息、立国称雄的历史画卷,也记载着清代八旗将士厉兵秣马御敌于国门的英雄史诗。清圣祖康熙皇帝诗曰:

源分长白波流迅,

支合乌江水势雄。

木落霜空天气肃,

旌麾过处映飞虹。

这是康熙三十七年(1698),康熙皇帝第二次东巡吉林乌拉时作的《泛松花江》御制诗。气势磅礴的诗句,将松花江源出长白,水势雄浑,呼啸奔腾最后北入黑龙江的浩然大气,和满、蒙、汉八旗兵貔貅健甲、旌旄如云的劲旅雄师,都高歌赞颂一唱无余。

松花江汹涌奔流 ,东 汇 嫩 江 、黑 龙江 、乌 苏 里 江 入 海 ,是满族人心中的母亲河,不但为人们留下了许多神奇的传说故事,也为人们留下了许多物华天宝的特产方物。

吉林市松花江畔的明代造船厂遗址

松花江九曲转肠,在吉林将军驻防的吉林城形成反 S 形,沿江风光绮丽,景色迷人。传说,当年清高宗乾隆皇帝东巡吉林乌拉,当御驾到城西的山岭上时,见到绕城而去的松花江和旌旗招展沿江而建的吉林乌拉城,顿时龙心大悦道:“ 真是个琵琶城向北弯,铜帮铁底松花江啊!”后来,此山岭便被人们称作欢喜岭。

清末民初吉林有八景称著,松花江上就有两景:其一,“ 大江弯弓”,指的便是松花江从城西南而至,在临江门处折而向东,在东团山处又转而向北,滔滔大江,如弯弓九曲,万种风情。其二,“ 松江渔火”。当年松花江里产鱼甚丰,渔猎为生的满族人夜晚捕鱼,驾小船停于江上,用松木油柴做火把,然后用木棒敲打船帮 ,鱼儿便自跃船中。渔火闪亮 ,梆声紧叩 ,岸上围观者甚众 ,成一景观。

松花江水深江阔,鲟鱼、鳇鱼是清代宫廷贡鱼。鲟鱼,满语叫乞里麻鱼,最大的可体长 3 米,重 300 多斤。鳇鱼,满语叫阿八儿鱼,体态与鲟鱼相似。清代,鲟、鳇鱼是打牲乌拉衙门重要的贡品,有八旗牲丁 700 余人专门捕鱼。

东珠是珍珠中的上品,昔日也是松花江的特产。吉林乌拉街附近的江中,清时有“蛤蜊城”之称,是东珠的重要出产地。

《吉林新志》有“岭南北海产珠,皆不及东珠之色”的记载。名贵上乘的东珠浅黄、浑圆、光彩、晶莹,内中还多呈有墨红色彩纹,是清时皇宫中御用贡品。据《大清会典》所载,清帝的皇冠上镶嵌着 25 颗东珠,各式龙袍上都镶嵌着大量东珠。慈禧太后死后,七窍皆塞东珠,嘴里含的东珠更是大得惊人,世人称之为夜明珠。

松花江还有一种特产,这就是颇负盛名的松花玉。松花玉又叫松花石、松风石。据记载,汉代位于今吉林市附近的夫余国,曾进贡松风石一方,莹澈滑润,其中有树形若古松偃盖,并从中发出凉爽之气,盛夏置于殿内,一室皆不燥热。其石可以做砚材。松花石砚温润如玉、质坚而细,色嫩而纯,滑不拒墨,涩不带笔,可使松烟浮艳毫颖增辉,为砚中上乘,堪与端砚、歙砚媲美。清代的皇帝、王公贝勒,对松花砚都十分看重。高宗乾隆皇帝还曾为自己心爱的一方松花砚题铭:“ 出天汉,胜玉英,琢为砚,纯粹精,敕几稿藻屡省成。”古人歌松花石、松花玉、松花砚的诗词,玉帛纷呈,其中最为拔萃者,即是清嘉庆年间著名诗人沈承瑞的《松花石砚歌》,曾有名句:长白山下一泓水,流出松花几万里。松花江上一片石,割取长白千古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