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登陆的背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欺骗计划,代号:保镖行动

诺曼底登陆,二战中最大规模的登陆作战,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丧钟开始。然而在当年盟军想要成功欺骗德军,在诺曼底实施登陆,难度也是不小。为此,盟军展开了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欺骗计划,代号——保镖行动。

一.何时何地进行登陆?

盟军欲在法国北部登陆,首要问题就是德国人的大西洋壁垒。1940年时德国并未想过建设规模如此巨大的防御工事,仅在法国沿海的加莱—滨海布洛涅一带制造4座重型海军炮台,目的是为防止英国突击队的骚扰和登陆。苏德战争开始后,为将更多兵力投入苏德战争中,必须降低西线守军兵力,而有了后来的大西洋壁垒。在1942年3月23日发布的第40号元首指令正式要求建立大西洋壁垒,周围的防御工事集中在港口。1943年11月,陆军元帅隆美尔受命负责监督大西洋壁垒的建造,隆美尔便加紧建造进度和提高防御工事的灵活性,将其防御力大幅提升。

大西洋壁垒非常坚固,防御设施有各种用途的碉堡、火炮阵地(还有许多伪装成海边别墅的炮台)、数百万枚不同种类的地雷交叉分布配置、延缓登陆速度的障碍物:如铁丝网、由钢条焊接而成的捷克刺猬、空心三角锥的恶魔方块、以及专对装甲车辆的反坦克壕、“龙牙”型障碍物,滩上的木桩上有些具备地雷和能划破登陆艇的刀片,隆美尔认为盟军在进行登陆作战时会以大量伞兵空降辅助,因此在海岸滩头距离稍远的林地与草地垂直插上木桩与铁轨,此工事被称为“隆美尔芦荀”,其他还有将低洼地区引进水以形成人工沼泽,用以溺毙敌军。除了基本的反登陆外,大西洋壁垒也要为邓尼兹的潜艇港口提供防御力量。

如果由此来看,在法国登陆,形同自杀。但是除此之外,别无合适的登陆点,因此在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势在必行。合适的登陆地点必须确保三个因素:首先它应该在英国机场起飞的航空兵作战半径之内,这样可以确保登陆作战期间,我方部队全程得到航空兵支援。其次:它应该具备尽可能短航渡距离,这样可以快速运载。第三,附近要有大港口,这样方便日后运输物资。综合这三点,在法国瑟堡至荷兰符利辛根长达480公里的海岸线上,只有三个地方合适,康坦丁半岛,加莱和诺曼底。

进一步比较的话,康坦丁半岛地形狭窄,不利于部队展开,如果在这里登陆,部队展开速度太慢,伤亡会急剧增加,而且后续推进也容易受阻,因此第一个被排除。然后是加莱,如果从纸面上看,这里是最合适的,距离英国的只有33公里,且靠近德国本土。但这里也是德军防御的重中之重,攻击部队会一头撞在德国人的防御壁垒上,即便登陆成功,部队伤亡也会十分惨重,且会在推进阶段遭到德军预备队的迎头痛击,故而这里也被放弃。

唯一可行的是诺曼底,虽然这里距离英国本土较远,但是地形宽阔,适合展开部队,可以同时让三十个师展开。同时诺曼底地区距离法国北部最大的港口瑟堡仅仅只有八十公里,一旦登陆成功,部队可以迅速拿下瑟堡。最重要的,登陆的压力会比较小,因为德军在这里的防御比较薄弱。经过讨论,诺曼底地区就成了盟军理想的登陆区域。

然而如果让德军知道了盟军的攻击方向,那么德军就会立刻加强诺曼底区域的防御。为此盟军必须设法欺骗德军,让德军相信,盟军并不把诺曼底当做攻击方向,他们的攻击方向,还是加莱。

二.欺骗?战争的一环

在战争中,实施欺骗行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从古至今,军事家们都为如何欺骗敌人费尽了心思。在二战中,德国人可谓是盟军的老师了。通常来说,欺骗行动分成两种,一种是A式欺骗,他的目的在于增加模糊度,让敌人摸不清你在做什么。另一种是M式欺骗,它的目的与A式相反,旨在降低模糊度,建立一种虚假真实,让敌人相信这种真实。

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前,德国人就同时采取了这两种欺骗,毫无疑问,德国人的欺骗是非常成功的,这些都给盟军以宝贵的经验。而盟军,也吸取了这些经验,甚至于做得更好。在北非战场上,无论是伯特伦行动,康沃尔行动,或是治疗行动,都利用假技术兵器,夸大的兵力伪装,无线电干扰和假情报,对德军的判断造成了严重影响。

而在盟军登陆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之前,英国就组织了一个代号叫做“伦敦控制部”的机构,该机构的就是用来欺骗德国人,伦敦控制部也成功的策划了用来迷惑德国人的“肉馅行动”,让德国人相信盟军会在撒丁岛,而不是西西里岛登陆。

在1943年的德黑兰会议批准了霸王行动后,伦敦控制部就策划了保镖行动,该计划旨在登陆时间、兵力规模、登录方向三个方面欺骗德军,让德军相信这些假象并作出错误的判断。保镖行动的代号,则是取自丘吉尔对斯大林的一番话,他说:“战争期间,真相是如此可贵,因为谎言时时充当着他的保镖”。盟军情报部门在制定计划时,遂以保镖行动作为了他们的行动代号。

保镖行动的难度,要远远高于肉馅行动,因为德军已经吃了一次亏了,何况在英国聚集如此庞大的兵力,并不是一个能隐瞒的事情。德军会根据这些兵力,来判断盟军会在何时何地登陆。事实上,德军也如同伦敦控制部所想的那样,他们在自己的地图上也标出了康坦丁半岛。诺曼底、加莱三个方向,现在他们也一样要搜集情报来判断,到底盟军会在何处登陆。

三.欺骗,世界之最!

伦敦控制部自然不会不知道德国人在想什么,因为德国人派往英国的间谍,大多都已经被盟军挖出来了。还在持续活动的德国间谍,要么是故意留着散布假情报的,要么就是已经投靠了盟军的。既然德军已经确认了,盟军会在法国北部登陆,盟军决定让德国人更加相信,盟军马上就要发动进攻了。

最先展开的是坚韧行动,该计划旨在让德军相信,盟军要入侵挪威。盟军通过设立许多虚假电台,让德军错误地认为,盟军聚集了一支大军要进攻挪威,英国第四军已经在爱丁堡磨刀霍霍,随时准备进攻。这就让德军摸不到头脑,盟军进攻挪威做什么?不是要进攻法国吗?难道进攻法国只是一个幌子?

为了加强这种错觉,盟军启动了格拉法姆行动,开始频繁的与瑞典接触,造成一种政治假象——盟军正在试图说服瑞典放弃中立,加入到他们对挪威的进攻中来。这个行动本来也希望,能够让瑞典在一定程度上放弃中立,为盟军提供便利,但是效果不大。只是在德军眼里,这完全就是盟军进攻挪威的前奏。本来尚且有些怀疑的德军,现在已经将信将疑了。

紧接着展开的是水银行动,让德军错误判断盟军要进攻加莱。盟军中最骁勇的将军,乔治·巴顿频繁的出现在英国东南部,而一个美国第一集团军的番号,也出现在了德军的视野中。通过侦察和情报搜集,德国人发现,第一集团军拥有强大的兵力,而且在进行战备工作。隆美尔判断盟军是要进攻加莱,因为巴顿是盟军中攻击性最强的将领,他在哪,主攻就在那。对此德军,尤其是隆美尔深信不疑,于是德军开始疯狂的加固加莱方向的防御。

但对德军的欺骗并没有到此为止,一个更大的欺骗在地中海战区展开。因为盟军已经在地中海取得了立足点,看起来从地中海继续攻击不是没有可能,盟军正是通过这一点来欺骗的国人。首先启动的是齐柏林行动,通过假电台和演习,制造了埃及第九,第十,第十二三个军的存在,他们兵力空前强大,目标是要在巴尔干半岛展开攻击。

德军本就对地中海方向十分忧心,但这三个军的番号出现时,德军立刻对其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让他们非常惊恐,因为这三个军真实存在。当然实际上,这里只有三个不满员的师罢了,所谓强大的军力,不过是一些假飞机、假坦克、甚至是假人罢了。

铜头蛇行动则是为了让德军更加确信,盟军要在地中海有大规模行动。克里夫顿·詹姆斯,战前他做过演员,长得很像蒙哥马利。盟军立刻将他改头换面,作为蒙哥马利的替身。本来并不打算选择他的,因为他断了一根手指,需要制作假肢才行。而且蒙哥马利不抽烟不喝酒,可詹姆斯却是一个大酒鬼。不过詹姆斯本人到是很努力,他扮做记者接触蒙哥马利,学习蒙哥马利的气质和小习惯,扮的倒还很像。

一切准备就绪后,詹姆斯假扮的蒙哥马利就在1944年5月26日乘坐飞机抵达了直布罗陀。他在德军于西班牙的情报机构的监视下公然现身,俨然是真正的蒙哥马利到了直布罗陀,在盟军的安排下,詹姆斯和一个已经暴露了间谍身份的西班牙使节见面,对方愣是没有发现,眼前的是一个冒牌货。消息传到了德国人手里,这下德国人就更分不清,盟军要在何处发动攻击了。因为蒙哥马利出现在北非,这意味着,盟军在地中海也要有大动作了。

现在,德军已经完全落入了盟军精心编造的谎言里。他们眼中,盟军有这无穷的兵力,俨然要在多个地方展开攻势。当然这可能是欺骗性的,德军也一样判断了这种可能性。可是他们直到盟军进攻诺曼底的那一刻,都没有发现,盟军真正主攻的方向是哪。

结语

战争期间,真相是如此可贵,因为谎言时时充当着他的保镖。丘吉尔这句话,一点都没有说错。当年德军通过重重欺骗,让苏联直至被攻击的时刻都搞不清情况。如今盟军也用同样的办法,让德军掉进盟军的谎言之中。随着德军掉入谎言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确立了。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的战火敲响了纳粹德国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