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GDP首破11万亿,正式超过韩国,其网友很不服气

富可敌国,这个词很少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而且使用一般含有夸大的成分,更多出现在玛丽苏小说中对霸道总裁家世背景的描写。

这里的国家并不是指那些边陲小国,而是指类似于俄罗斯、韩国的经济发达国家,实力雄厚、工业先进、思想开放。

经济上的超越似乎遥不可及,印象中没有这样的超级财富。但是,凡事皆有可能。近期,我国的一个省就达到了这样的成就。

它就是广东,连续32年蝉联中国GDP总量第一的城市,在2020年成功突破11万亿,不光甩了北京、上海、重庆等城市一大截,还超越了世界上90%以上的国家,与加拿大、俄罗斯、韩国不分伯仲。其中广东GDP约为1.71万亿美元,加拿大、俄罗斯、韩国三国GDP分别为1.73万亿美元、1.69万亿美元和1.64万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今年大多数国家GDP呈现负增长趋势,其中俄罗斯预计下滑超过4%,韩国下滑1%,再加上汇率的变动,广东在今年正式超过这两个国家。对此,觉得端午节都是自己的韩国网友很是不忿,并不承认广东GDP超越韩国这一事实,认为是假的,但这个并不妨碍事实的存在。

在改革新风下寻求经济发展新模式

三十多年来,广东无论是从经济总量,发展质量还是增长速度上来看都是难得一见的,虽然在改革开放初期落后于上海、江苏、山东等地,但仍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受益者。

日积月累里形成了比较独特的经济模式,例如声名在外的华强北电子工业区,就以其分工明确、层层紧扣著称,生产效率显著。无独有偶,其实整个广东都是以分工来提升经济实力,作为外向型经济,它的分工模式会大大加强其竞争力,将区域合作的优势充分发挥。

去年,广东虽然是除湖北以外受疫情冲击最大的省份之一,但仍凭借自身发展优势,保持经济正增长,助推GDP总量再攀新高,无愧中国经济第一大省的称号。

珠三角的经济势能在此当中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广州、深圳的带动作用不断加强,佛山终于成为了万亿城市,东莞虽没有破万亿,但经济总量已经极度接近。

各方面独领风骚,助力经济腾飞

广东不光在经济上首屈一指,在人口、工业、外贸、财政等方面都是独占鳌头。它的常住人口为1.15亿人,已经超过了山东、河南这些比较知名的人口大省。

而且随着经济的腾飞,广东的工业规模也不断增大,工业增加值达3.31万亿元,逐步从传统的重工业转向了以高新技术为主的创新产业。

作为外贸大省,它的进出口总额也达到了7.1万亿元,占全国进出口总量的1/5以上。

另外,在财政方面,广东的政府预算较高,财政资金充足,老龄化水平低,成功成为我国养老金中央转移支付的主要省份,贡献金额达1767亿元。

它的高增长、高水平、高贡献,无不是成为中国第一强省的有力支撑。

未来发展需要克服短板效应

广东虽然经济较为发达,但是其内部发展并不平衡。在长久以来的历史中,形成了贫富分布不均的现象。这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地理环境的影响,珠三角地区地势平坦、港口众多、劳动力规模强大,占据重要交通枢纽,经济自然增长迅速。但与之相对的粤东西北地区,大部分为山区,地势起伏不平,交通受限,劳动力规模少,经济难以有效突破。

另一方面还与其工业模式有关,作为外向型经济,广东的主要销售市场是在海外而不是省内,所以内需不足,资本更多转移到利益相关的城市,省内动力不足。再加上广东分工明确,低端、高端转化困难,长此以往只会造成富得更富、穷得更穷的现象。

为此,广东构建了“一核一带一区”的发展思路,把珠三角作为主要发展区和主要的引擎动力,把粤东、粤西划分为沿海经济带,进一步由珠三角带动发展, 粤北则作为生态屏障。后期政府也将继续支持发展沿海经济,支持生态区发展现代农业、旅游、新能源产业。

另外作为财政资金的主要支持省,广东对国家支持有余,但省内支持不足,较少有政策优惠。

世上没有两全事,十足完美并不存在,但不妨碍广东改善其经济环境和经济缺陷。当务之急在于保持经济正增长的同时,又要缩减贫富差距,除了要往前看,还要往下看。不患寡而患不均,经济的发展最终要落到实处,落到每个人身上,广东要想在此机会上更进一步,仍有较长一段路要走,毕竟利在当下、功在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