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在法国沿岸部署406毫米巨炮,可直轰英国本土

大西洋壁垒(Atlantic Wall,也称为大西洋墙)是近代欧洲史中规模最大的防御设施,唯一可以在规模上和它相匹敌的是法国建造的马奇诺防线。仅位于法国境内的大西洋壁垒就消耗了超过1700万立方米的水泥和120万吨钢材,其建造费用为37亿帝国马克。为了让这些抽象数字变得直观一些,我们可以进行如下比较,上述钢材消耗量相当于当时德国全年钢铁总产量的5%,与德国全年坦克生产所耗费的钢材大致相同。

■隆美尔元帅视察大西洋壁垒,这样的大型防御工程耗资巨大,其中大口径重炮是防御力量的重要组成环节。

1940年夏,随着德军在法国战役中取得速胜,整个法国海岸落入轴心国的掌控之中,德国国防军开始筹备两栖进攻英国的“海狮”计划。1940年7月16日,希特勒发布了第16号元首令,要求在加来半岛建立海岸炮兵阵地用于封锁多佛尔海峡(Dover),并掩护德国入侵舰队起航阶段航道的安全。由于建立海岸炮兵阵地需要耗费一定时间,第一批在指定区域就位的重炮部队是于1940年8月开始陆续抵达的陆军铁道大炮。在铁路大炮陆续抵达英吉利海峡沿岸之后,德国陆军和海军都开始着手将其他重型大炮部署到加来半岛。德国海军的方法是将其他地区现有海岸防御工事上的火炮拆卸搬运到新的发射阵地,而德国陆军则是通过抽调西墙(Westwall,即齐格菲防线)边境防线和野战部队重炮团的火炮进行补充。

■大西洋壁垒防线上部署的德国陆军重炮。德国陆军注重火炮的机动性,因此大量建造敞开式的炮位,在具有更大射界的同时便于随时转移;而德国海军的大炮普遍口径更大,且更注重防御,所以更倾向于修筑固定炮台,“林德曼”炮兵连所在的“林德曼炮台”就是典型的代表。

德国人从1941年开始陆续组建了四个火力强大的重炮连,它们射出的炮弹实际上可以直接飞抵英国多佛尔和福克斯通(Folkestone)海岸附近。这几个重型炮兵连的名称分别是:林德曼(Lindemann)、托特(Todt)、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Friedrich August)和大选帝侯(Grosser Kurfurst)炮兵连。德军早在大西洋壁垒建成前就已经完成了炮兵部队在加来半岛的集结,并且这些部署都带有很强的进攻色彩,其任务是支援德军入侵英国的作战行动而不是用于防御。虽然这些炮兵部队并不能算是大西洋壁垒工程的一部分,但由于它们频繁出现在德国各类宣传影片中,它们渐渐成为第三帝国欧洲堡垒的象征。

■1941年修建中的“林德曼”炮兵连炮台,炮塔周围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还在浇灌地基阶段。

加来半岛各炮兵连承担的作战任务随着德国战争计划的不断改变也渐渐发生了变化。随着“海狮”计划在1940年冬寿终正寝,这些重炮部队的任务转变为海面炮火封锁,炮击所有驶入海峡的英国舰船。随着作战任务的改变,加来地区的铁道大炮也开始逐渐被撤离,当德军高层将注意力集中到东线战场的“巴巴罗萨”行动时,铁道大炮的撤离速度被进一步加快。1940年夏动工的用于部署重型大炮的工事仍在继续建造,但这些工程在物资和人员供应上并没有任何优先权,大多数位于加来半岛的大型炮兵阵地直到1942年初都没有完工。

■修建中的“林德曼”炮兵连炮台掩体,由于人工和原材料的匮乏,该连的三个主要炮兵阵地直到1942年中旬才竣工。

“林德曼”炮兵连属于德国海军,原名为“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海岸炮兵连,装备了3门克虏伯SK C/34型406毫米火炮。这些火炮最初被部署在但泽附近的赫尔半岛,以防备苏联海军。但在1941年夏秋之际,随着德国陆军在东线战场的顺利推进,这些火炮暂时失去了用武之地,因此德国海军决定把它们重新部署在法国加来地区,以打击海峡之间以及对岸英国本土的目标。

SK C/34型406毫米火炮原本是为德国海军H级新型战列舰设计的舰炮,它们使用的炮台在德军中的工程代号为S262型,长50米,宽47米,高17米,三座炮台分别被命名为“安东”、“布鲁诺”和“凯撒”。“安东”和“凯撒”炮台在1942年6月投入使用,而“布鲁诺”炮台于7月投入使用,但实际上即使在投入服役之时它们厚重的混凝土外壁还没有最后完工。

■德军H39型战列舰彩绘图,该舰主炮为8门SK C/34型406毫米火炮。因二战爆发后该级舰停工取消建造,原先为其准备的406毫米巨炮便被挪为岸防炮使用。

■1942年中旬“林德曼”炮兵连的一座炮台正在举行入役仪式。虽然此时炮台已经可以使用,但周围的防御工事还在继续施工,后续收尾工作直到当年11月才全部完成。

“林德曼”炮兵连新的炮兵阵地选在距离加来不远的卢瓦尔-莫特斯,位于布朗内兹角和海滨小镇桑格特之间,每门炮都配有一个结构复杂的钢筋混凝土全封闭炮台,整座炮台消耗水泥17000立方米。火炮被安装在一个全装甲结构的C/39型炮塔内,每座炮台都配有动力装置和弹药库,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能够自给自足。所有3门重炮都有一个集中火力控制中心进行指挥,这个射控中心位于一座S100型碉堡中,配有一座大型光学测距仪,并且还能得到位于布朗内兹角的一座“维尔茨”FuMO214型海面搜索雷达和其他几个炮兵观察哨、测距所的协助。

■“林德曼”炮兵连主炮台内构示意图,厚重的钢筋混凝土包裹下是可旋转的装甲炮塔,以及配套的动力装置、弹药库和生活设施。

■“林德曼”炮兵连全景图,其主阵地为中间的3座406毫米炮炮台,周围是辅助其射击的各类炮兵观察哨位、测距所和官兵生活场所。为了保护这3门珍贵的巨炮,德军在四周还修建有完善的防御阵地。

随着新阵地的完工,“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海岸炮兵连的名称改为“大德意志”海岸炮兵连,该连归维尔纳·罗考海岸炮兵上尉的第244海岸炮兵营指挥。1942年9月,为了纪念沉没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德国海军用与舰同沉的该舰舰长恩斯特·林德曼海军上校的名字重新命名这个炮兵连。1942年11月,该连所有406毫米炮台防御工程全部完工, 此时攻守兼备的“林德曼”炮兵连成为英吉利海峡沿岸最具威力的德军炮兵部队之一,最远可以对56公里之外的英国海岸进行炮击行动,同时也丝毫不惧怕英军的火力反制。

■恩斯特·林德曼(1894年3月28日-1941年5月27日),德国海军战列舰“俾斯麦”号第一任也是唯一的一任舰长。1941年5月24日的丹麦海峡之战中,他指挥“俾斯麦”号击沉英国皇家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重创“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但随后遭到英军优势兵力的围剿,于5月27日随舰同沉,后追授骑士十字勋章。

■完工后的“林德曼”炮台一景,该连的406毫米巨炮对海峡中间的船只以及对岸的英国本土都具有巨大的威慑作用。

■负责守卫“林德曼”炮台的一名德军军官和他的几名手下在一起,其中一名士兵调皮地钻进了406毫米巨炮的炮口里。

在整个服役期间,“林德曼”炮兵连的3门巨炮总共发射了2450发炮弹,其中1242发是对海峡中航行的盟国船只,593发对英国港口,235发对多佛尔,186发对英国海岸炮台,另有194发未记录目标。作为当时德军除了飞机和导弹之外唯一能够直接攻击英国本土的武器,“林德曼”炮台自然是英军空袭的重点目标,而且对岸的英国海岸炮也常常进行炮火反击。

■“林德曼”炮台的406毫米巨炮从炮台内部的混凝土碉堡里探出,炮口指向大海,海峡对面就是英国本土。一名德国士兵正在取下炮口防护罩,这是射击前的准备工作之一,旋转的塔楼底部是捆好的炮弹药包。

根据德方记录,“林德曼”炮台遭到了超过1600次攻击,其中有45次炮弹或炸弹直接命中了炮台。所有这些攻击将炮台周围的地面变得如同月球表面,但始终无法破坏炮台本身。在长达三年的相互炮击中,只有2名德军士兵阵亡。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部队避开了大西洋壁垒上防守最为密集的加来地区,选择德军防御力量相对薄弱的诺曼底上岸。1944年9月25日,加拿大“北肖尔郡”步兵团从后方包抄,最后攻占了这座异常坚固的炮台,“林德曼”炮兵连的官兵只有无奈接受了成为战俘的命运。

■由于地处英吉利海峡最前线,“林德曼”炮台周边的土地被盟军炮弹和炸弹搞得如同月球表面一般,但炮台本身却从没有遭到毁坏。

■“林德曼”炮台在1944年9月25日被加拿大军队攻克,图为加军官兵在战后查看巨炮,可见炮台主体基本完好。

“林德曼”炮兵连的结局是大西洋壁垒防御失败的缩影,应证了沿海的绵长静态防御工事无法抵御现代化的登陆部队——无论对方是采取正面强攻还是迂回攻击,都无法取得防御战的胜利。二战之后,在沿海大面积设防成为历史,以“林德曼”炮台为代表的大西洋壁垒是这项悠久欧洲传统的最后一个重要范例。半个世纪后,穿越英吉利海峡的欧洲隧道的修建形成了一个人工湖,将“林德曼”炮台的遗址淹没。

■今日的“林德曼”炮台,已经被一片人工湖所淹没,只留下周围的个别辅助掩体保存下来。这个人工湖是由于1980年代海峡隧道的建设需要而形成的,用于容纳泥浆碎石等建筑废料。

■德军宣传照片上的“林德曼”炮兵连重炮,炮口直指英国方向。该连是德军派驻加来地区最强大的炮兵部队之一,但最终成为大西洋壁垒防御失败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