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我在岗 警花的年味!

有人说

年味是团圆的味道

有人说

年味是幸福的味道

而在监狱警花的眼中

年味又是另一番味道

2021年春节的年味是一颗新鲜的草莓,微酸中透着清甜。

新的执勤模式再次打破了原计划,“老公,我可能不能回家过年了,队里警力紧张,还要再延一批,年后回家了,家里……”“嗯,好吧,你安心上班吧,家里有我呢,今年我带孩子陪老人家一起过年。”这些年他早已习惯了,没有抱怨,更多的是理解与支持。

“妈妈,我已经放寒假了,我要搭建太空桥穿越到你的值班室……”每次值班疲惫的时候,听到孩子的声音总是给我注入满满的热能。

女子监狱第七监区 邱晓燕

我的丈夫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之前他总是对照着我的值班表,值同样的班,只为了争取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最多。2015年以后,尤其是今年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他只能对着我的封闭执勤时间,与同事换班,值着相反的班,只为了让孩子尽可能有一方的陪伴。如今,从腊月初六入内执勤至今,不知不觉,又在工作岗位上坚守了二十余天了。记得儿子曾不止一次问过,为什么,不是今天爸爸值班,就是明天妈妈值班,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睡觉的时候,我的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一年又一年,小小的愿望对于我们这样特殊的家庭却是一种大大的奢侈。每思及此,我的内心酸酸的,充满愧疚,但小警娃早早就学会了自立与坚强,遗憾之余也倍感欣慰和骄傲。

2021年春节的年味是一盘咸腊味,咸香中带着父母的祝福和牵挂,踏上新年新征程。

随着农历新年的到来,大量返乡人员迈上了春运回家的列车,无形中提升了疫情扩散的风险,为了降低监狱执勤风险和维护社会稳定,安徽监狱民警再次逆行出征,开始了周期更长的封闭执勤模式!

今年是我第一次不在家过春节,说不在乎那是假的,但是疫情面前,职责在身,除了服从命令别无他选。几天前还在和父母通电话高兴地讨论着春节归家的日程,现在只能再一次拨通了父母的电话。当我告知他们今年过年得留守岗位的时候,电话那头沉寂了几秒,“真的不能回家了么?”“是的。”

女子监狱第十监区(白湖分局跟岗民警)吴言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睛一下子酸涩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们。而妈妈却用她一贯和煦的声音对我说“照顾好自己,在哪都要好好过年,等年后疫情缓和,我跟你爸带着你爱吃的腊味去看你!”我的心顿时暖和了,因为我知道不管在哪,父母永远是最牵挂你的人。

既然穿上了这抹藏青蓝,就有了这份使命和担当;既然选择了恪守自己的岗位,就无怨无悔。“一家不圆万家圆,万家圆时心亦安”,今年的新年愿望就是希望更多人可以和和美美地过年,这就是我们坚守的意义所在。

2021年春节的年味是一碗甜汤,碗口香甜,是爱人无声的支持和最甜蜜的陪伴。

当监狱开始新一轮的封闭执勤模式时,我接到了春节值守在工作岗的通知。今年是我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也是我八年来第一次不在家过年。

女子监狱技术科 杨莹

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封闭执勤中度过,结婚没多久的我与丈夫聚少离多,对父母的照顾也少了很多,父母身体不适,瞒着我不说,家中大小事务,也都是丈夫在忙前忙后,但是他却从未跟我抱怨,对他我感到很愧疚。当我沮丧地将今年不能回家过年的消息告诉家人时,丈夫第一时间安慰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一名监狱警察,这是你应该做的,也是第一重要的。家里还有我,你就放心吧!”,听了他的话,我的身体里有一股暖流,缓缓划过心间,很庆幸背后有爱我的家人理解和支持我。

在今年这个特殊的春节里,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我希望成为一个合格的好妻子,孝顺的好儿女。惟愿心中有爱,再远都是甜蜜的陪伴!

用初心坚守岗位

用忠诚守护平安

的警花们

在此以最响亮的声音祝福你们

新春快乐!

供稿:女子监狱

编辑:显宇 张倩

审核:欧元军

安徽省司法厅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