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声虽少,年味依然浓

兰州晚报讯 “爆竹声中一岁除”,放鞭炮是春节最传统的节目之一。然而今年的除夕夜,榆中县北部山区上花岔乡、园子岔乡等山区乡村,鞭炮声远不如往年。不少村民认为,过年放鞭炮就是应个景,能少放就少放,能不放就不放。

家住上花岔乡百禄村百禄社的张老先生今年已76岁,平时睡眠较轻的他最为烦心的就是农历跨年夜。“前些年,那是一宿一宿地睡不好觉,清晨五六点钟就被鞭炮声吵醒,这两年除夕夜到大年初一早晨,我一睁眼都七点了,差点误了拜年。尤其是今年除夕夜到大年初一早晨,村庄里只有稀稀拉拉的鞭炮声,看来今年放鞭炮的人的确是少了。”张老先生笑着说,外出打工的儿子回家时就带来一个30响的礼花炮,大年三十晚上放完后整个正月就不再燃放了。近年来,农村过年时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麦草垛被点燃和山火事故时有发生。当地乡政府在春节前夕就大力宣传烟花爆竹禁燃禁放的相关规定,当地村民也很支持,不少市民自觉从我做起,身体力行的从现在开始过一个“没有鞭炮味”的中国年。

“过年期间放不放鞭炮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我们怎样过好自己的日子,怎样才能让我们的身体更健康,这是最为关键的。想要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心理,就要从小让孩子有这样的意识。”今年已经78岁的滕老先生说,今年过年家里只买了五挂500响的鞭炮,按照习俗在除夕夜送家神、初一凌晨接灶神、初一早晨和初五(破五)以及元宵节分开来燃放足够了,除此之外的烟花礼炮一概“省略”,而往年,新年的鞭炮钱至少要花掉五六百元。2月11日入夜后,榆中北山乡村燃放烟花爆竹的声响渐渐出现。随着新年钟声临近,村民们燃放烟花爆竹的热情达到高潮。而牛年新春的钟声刚敲过,上花岔乡百禄村中圈社、响崖社和百禄社的鞭炮声就销声匿迹了。

在上花岔乡有民俗专家之称的张正甲认为,低碳过年是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必然趋势,一些新鲜有趣的过年方式不仅不会影响年味,反而有助于在年轻人中间弘扬年俗,也能对环境进行有益的保护,非常值得提倡。“没有鞭炮的中国年,年味依然浓,咱们老百姓也过得更自在了!”张老先生说。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滕效宏 文/图

【来源:兰州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