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贵族女子》:富家女害怕被“剩”,穷女子逆袭自强

「东京贵族女子」

当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新年聚餐时,大家失望地发现,华子没有带男友出席。华子沮丧地告诉家人们,婚事告吹了。

二十七岁的华子,容貌端丽,沉静温婉,是具有良好出身的“贵族女子”,又没有大小姐的脾气。作为结婚对象,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将近三十岁的年纪,却依然没有可靠的结婚对象。长辈们的担忧写在脸上,姐妹亲眷七嘴八舌地催问。似乎自己未婚的身份,是一具不急于摆脱便会变得愈加沉重的枷锁,而成为“贤妻良母”,才能让她的人生变得更加圆满。

于是,“今年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也成了她自己的新年目标。经过密集的相亲之后,她终于遇到了理想中的男人,一个集诸多优点于一身,并且家境更显赫的“贵族男子”。更让她欣喜的是,没过多久,他便向她求婚了。幸福真的来得那么快吗?

榛原华子(门胁麦饰)

「小镇平民女子」

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熙攘,回老家过年实在让美纪提不起精神来。母亲忙忙碌碌张罗了一桌菜,父亲依旧酗酒、流连于赌博机。他们似乎只关心美纪什么时候结婚,好让他们抱上外孙。

三十出头的美纪,从地方小镇考入东京,便在东京留了下来。十几年的都市生活早已让她褪去土气,出落得精致出挑,变成令当年的自己最羡慕的模样。

当年,家中本来拮据,父亲又对女儿上一流大学的事不屑一顾,终究因为付不起学费而退学了。在大城市的诱惑下,她靠着青春美貌做了几年的陪酒女郎,又凭着手中的人脉找准时机离开风月场,步入职场打拼。

内心还是保留着对婚姻的期许,只是目前,有个“贵族公子”作为一时的暧昧伴侣,似乎也不错。

时冈美纪(水原希子饰)

「女人对女人的道义」

两个阶层的女子原本平行的生活,因为同一个男人而有了交集,而“二女争夺一男”的俗套三角恋剧情,却没有发生。

逸子发现闺蜜华子的未婚夫幸一郎脚踩两条船,便约出了幸一郎的疑似情人美纪与华子在咖啡馆见面。这个在一般言情剧里往往冲突最激烈的一幕,却被女人之间的互相理解而化解。

在逸子与美纪推心置腹的聊天中,她们清醒地意识到男权社会中女人的困境,甚至发觉,女人之间的争斗是被这个社会刻意挑起的。女人们被划分为“年轻女孩子”“其他欧巴桑”,家庭主妇与职业女性。女孩在职场被当作花瓶,没结婚的“剩女”被各处冷嘲热讽。在性别与年龄歧视的夹击下,女人对女人的道义,则显得尤为珍贵。

美纪与华子在咖啡厅见面

这大概就是《东京贵族女子》这个故事最打动我的地方。由山内麻里子的同名小说改编,女性导演岨手由贵子执导的电影版温柔细致地刻画了两位不同阶级与地域出身的女性在东京生活的不同境遇

几位主演的形象与原著人物角色都极为贴合。门胁麦饰演的榛原华子,一眼望去便是出身东京的温柔大小姐。已步入三十的水原希子,也散发着同美纪一样成熟洒脱的魅力。

高良健吾饰演的男主幸一郎则比原著中更温柔一些,导演并没有着重刻画这个男性人物负面的一部分——对美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被她分手后却死缠烂打;对华子婚前温柔绅士,婚后却冷冷淡淡,把家事都扔给华子打理还挑三拣四。电影中幸一郎的形象,则少了这些“片面的女性主观视角”,更顾及到了男性主体在生活中的难处——作为家族唯一男性继承人肩上的重担,工作的繁忙。由此,他对于家事的无暇顾及也变得让人容易理解。

导演岨手由贵子一向擅长于女性题材的电影。她自编自导的前作《美好条纹》描述了一对28岁的情侣从意外怀孕到结婚的一段历程,情侣之间的互动无比真实细腻,在琐碎中窥见生活与亲密关系的本质

《美好条纹》剧照

她的视角惊人地通透,也许正是因为通透,使影片的走向更趋于互相理解的和谐圆满,对于现实的批判则更为委婉。

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份委婉,她才能够用现存社会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讨论阶层、男女的不平等的话题,在男性主导的电影行业创作更多提供女性视角的电影作品。

毕竟,这个社会太需要女性创作者的声音了。

by 笑意

鹿特丹电影节导演专访

采访:笑意、梦卿

翻译:Flour、笑意

校对、编辑:笑意

导演岨手由贵子

电影是由《东京贵族女子》小说改编,小说的哪一点最吸引你?

这部小说表面上是围绕两位女性不同的生活的故事,更深层的内容上,有表达对日本社会一些现象的不满,包括针对制定社会规则的特权阶层和男权社会的一些批判内容也得到了褒奖。在写剧本时就考虑在电影中反映一些社会问题的内容。

可以谈一下电影改编的主要难点吗?

不同于美国的富人阶层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并积极在社交媒体上与普通大众分享自己的奢侈生活,也许是文化差异的原因,日本的富人生活在自己的圈子,完全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生活状态。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为了塑造富人角色,第一次尝试接触日本的富人圈子,因为不会在社交媒体曝光自己,想要联络到他们并向他们取材真的是很困难的经历。

影片描述了贵族与平民,“外部生”与“内部生”,东京人与外乡人的差别,阶级或圈层之间似乎有着非常明显的、难以逾越的分界线,你如何看待他们的差异?

我个人认为分界线是明确存在的,而且感觉这些阶级差距逐渐加大。关于日本大学考试系统的外部生和内部生的差别实际上是出身贫富与否的差别。比如外地考生就算得到优于本地考生的成绩也可能不会被录取。总之,在这种制度下,一个人的出身很大程度上会左右他的未来。就像你刚刚的举例,大学的外部生与内部生,地方与都市等等之间的差距在目前的日本社会来看是愈演愈烈的。

大小姐们的下午茶

电影也描绘了“东京人”与“外乡人”眼中不同视角的东京,比如华子在美纪家眺望东京塔,感叹自己作为东京人,以前从未在如此角度审视东京,你是如何理解她们之间视角的不同以及华子视角的转变的?

我在东京居住过15年左右,现在移居到农村乡下了。常听到在乡下务勤的老公讲起工作的事情,印象深刻的是,同样一个案件的单价,地方与东京有很大差别。十分能感觉到,虽然日本也有大阪、名古屋等大城市,但无论是教育还是社会与经济的建设,果然还是以东京这一具有诸多意义的大都市为中心。但就个人而言,居住在乡下,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感觉不到任何不便,大概是因为网络科技的发达吧(笑)。

关于东京的看法。在电影中确实多次出现了东京塔的镜头,到目前为止数不胜数的电影都是以东京为故事背景。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比东京塔更高的天空树更能代替东京塔作为东京这一大都市的地标建筑和代表符号。但对于跟我同世代的人来说,虽然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辛苦和烦恼,可东京塔是一种憧憬,是一种幻想,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于外地女孩美纪来说,只要能从房间眺望到东京塔的一角就可以令她十分满足。但是华子却从来没有重新审视过东京塔,当然因为她一直住在东京,东京塔与她的距离就是东京与她的距离。

可以谈一谈对于“贵族女子”的理解吗?这里“贵族”的意义似乎与我们原本认知中的贵族是不一样的。

我和小说原作者麻里子谈过,她总是用“贵族”这个词来讽刺特权阶层、上层社会的人,当然这里是负面的意义。

在电影里,我试着从一种更积极的角度来诠释“贵族”,讲述他们的生活,他们试图找到自己的方式实现自身价值的故事。

“贵族”之间的婚礼

影片中女性角色之间谈论“女性困境”的情况让人印象深刻,如美纪与相乐、华子在咖啡馆摊牌时的谈话(打破“女性为争夺男性互撕”的刻板印象)。导演能谈一下日本社会下女性的现状与自己感受到的“女性困境”吗?

在咖啡馆那段情节确实包含了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一些观点。以前在别的剧组关于剧本的讨论会议中,女性创造者之间想要表达反对意见的时候,经常会被大家说“不要互相抬杠啊”(笑)。的确,女性之间互相竞争或彼此憎恨的情况会经常出现,一种被挑拨离间的感觉很强烈。假设,如果两个女人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会形成竞争关系,其实女性如果可以认真审视自己的生活和未来的话,就没有必要为一个男人去竞争。

在女性困境方面,女人不能结婚的话,就会被嘲笑和定义成“欧巴桑”。在影片中,也有展现女性同样有独立人格和理想的宣言的场景,非常期待女性观众对这段的反应,如果可以成为引发女性观众的思考自身生活方式的契机就更好了。

电影中两个阶层的女子短暂“相遇”,之后还是各自过着“平行的生活”,贵族女子华子是如何受到美纪影响而“重新认识自己”的呢?影片中这个“影响”似乎并不明显,导演是如何设计这一段的?

华子与美纪见面后,见到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生活的可能性,从而反省了自己的婚姻其实过得并不幸福,她渐渐意识到自己想要变得更独立,想要过好自己的人生,所以会下定决心迈下离婚这一步。

所以在最后,当华子与幸一郎离婚之后再重逢,只是淡淡地相视一笑。他们不再是夫妇关系,灵魂反而比以前更近了,因为他们都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