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大龄剩男”成功脱单,带着媳妇拜新年!

“去年疫情封村,新年都没拜,今年一定得补上!走,拜年去!”春节刚过,在河南省淅川县易地搬迁安置点光明社区,贫困户赵广潮启动崭新的轿车,带上老家的一筐土鸡蛋,跟媳妇王艳一起,去扶贫干部家拜新年。

今年33岁的赵广潮原是荆紫关镇陡岭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曾是不折不扣的“大龄剩男”。

“怪不得广潮这娃儿。从县城到村里,要颠簸3个小时的山路,出门见沟,抬头见山,人均不到一亩地,又没啥赚钱门路,连肚子都填不圆,谁家姑娘愿受这个罪?”村支书吴中来谈到村中情况,也是直摆头,全村千余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就将近200人。

“最近几年,有门路的青年都外出打工了。广潮父母为了讨口饭吃,没日没夜捡桐籽、割龙须草换钱,但娃儿还是初中没上完就出门打工了。”吴中来惋惜地说。

到了20岁出头,赵广潮的婚事被提上日程。镇上表姑给他提亲,姑娘没颠簸到村里,就打了退堂鼓;邻居张姨给他介绍对象,姑娘一看到他家被山洪冲垮的院墙,头也不回就走了……

赵广潮开始不信这个邪,“我将近1米8的个头,人长得不赖,又肯吃苦,凭啥连媳妇都找不来?”但当他从大连辗转到江苏,蹉跎了10年光阴,换了N份工作,谈吹不下10个女朋友,已过而立之年后,才意识到在农村男青年婚恋市场上,普遍存在这样的“规律”,20多岁着急,30多岁叹气,如果再戴上“贫困”的帽子,规律或许就要变成“铁律”。“人家姑娘凭啥跟着我受罪?谈硬件,没房子;谈软件,没票子,一月两三千苦力钱,只够自己糊个口……”赵广潮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中。

转机发生在2016年,这一年,淅川县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县里对深山区贫困群众统一进行易地扶贫搬迁。2017年5月,赵广潮与荆紫关、寺湾、西簧3个乡镇的136户贫困户一道,喜迁县城附近的安置点光明社区,免费分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三居室,住上了电梯房……接到新房钥匙那一刻,赵广潮脸笑成了一朵花。

刚住上新房,扶贫干部就把“彩蛋”送上门:社区举行了招聘会,父亲在附近工业园区谋了份差事,一月挣2000多元;母亲申请到公益性岗位,成了社区保洁员,每月能领1500元,老两口一月收入顶过去大半年!

接着,县里又推出“雨露计划”,针对贫困户免费开展技能培训。在外奔波多年,赵广潮吃够了没技术的苦,没等扶贫干部动员,就第一个报了名,成为电焊班的学员。2018年8月,当他走进阔别了十余年的课堂,激动得热泪盈眶,格外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培训两个月后,赵广潮拿到了结业证,成了一名合格的焊工。“有了这个证书,再出去打工,工作好找多了,工资还翻了一番,打工10年来,第一次干了份长期工。”赵广潮摩挲着焊工证上鲜红的印章,感慨地说。

幸运总是垂青那些踏实肯干的人,当他撸起袖子加油干时,爱情也不期而至——在老家,给他说媒的纷至沓来。2018年底,他邂逅了美丽活泼的女孩王艳,两人迅速坠入爱河。2019年腊月12日,在扶贫干部的见证下,在邻里乡亲的祝福中,赵广潮与王艳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今年过年,两人专门请年假回来,把去年没来得及拜的新年补上。

“滴滴……”启动新买的轿车,赵广潮带着王艳,向扶贫干部家奔去.(来源:人民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