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离奇的失踪,最长时间的寻找,“北京人”头盖骨究竟在哪里

“北京人”头盖骨是最具传奇色彩的国宝,从文物的人类学价值和宝物离奇失踪后一波三折的寻找过程,都无愧于这个说法。

北京地区历史上常年属于北方边境,除了春秋战国时期燕国在此有过经营,后期历史中这里一直不算政治中心,更不是经济中心,直到元朝建都北京。

我们所理解的人类文化发祥地基本都集中在晋南、豫西这一疙瘩地方,距今万年以内,人类活动痕迹很多,山西陶寺文化和郑州二里头文化遗址基本被认为是夏文化的重要聚集地。

而事实上我国境内的远古时期人类活动痕迹很多,范围之广超出我们的想象。北有“北京人”、“山顶洞人”、南有“元谋人”、西有陕西“蓝田人”等,这在我们中学历史课本中都是重点被提及的,更多的意义在于,那时我们很多人相信泱泱中华民族必有独立起源,而中华大地上这些距今几十万、上百万年的古人类就是铁证。最著名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掘于1929年,在那个积贫积弱的乱世下,这在国人中还是引起了轰动,当然在全球考古和古人类学界也有相当的震撼。

很多年前,房山周口店那一带就出产“龙骨”,跟殷商甲骨文发现前类似,大家是把这东西当药来用的,粉碎了敷在伤口上有助于伤口愈合,出产龙骨较多的山干脆被大家叫做“龙骨山”。

“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

没有现代文明,这山里的秘密还要藏很多年。1921年起,就有国外的考古学家慕名而来进行考察和发掘。国内组织正是发掘还要到1927年,发掘的主持单位是中国地质调查所和协和医学院。那一年,国共合作破裂,蒋介石作为国民党实力派基本掌握了大局,北方的张作霖即将逃回东北。而裴文中刚从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时年24岁。

人才难得,两年后,裴文中1929年起开始主持并参与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当年的初冬,工作人员发掘过程中看到一个小洞,洞口很窄,年轻的裴文中很快进到洞里,发现了许多动物化石。直到太阳西落,天色渐暗,一个猿人的头盖骨被裴文中发现。头盖骨一半还埋在硬土里,但所有人都像感觉不到疲劳一样,继续兴奋的挖掘,当晚第一个北京人头盖骨成功出土。

此后,1936年同样毕业于北大的贾兰坡又先后在猿人洞发现3个“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神秘失踪前,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共发现有5个。

通过现代科学手段和陆续发现的现场遗迹,可以判断“北京人”生活在距今70-20万年前。平均脑量达1088毫升,比现代人少20%以上。不过那时他们已可以直立行走,学会用火并吃熟食,群居在洞穴中,以狩猎为生,可以打造简单的石器,算是那个时代的众多猿人里更为聪明的一支。

当然,“北京人”用火曾引发争议,有国外学者认为遗迹中用火的痕迹实际是自然火或自然现象所致。但经过进入21世纪的最近一期的发掘,更多证据证明了“北京人”会用火,也能控制火。虽然他们还不具备人工取火的本事。

神秘失踪

“北京人”化石自发觉后一直保存在协和医院做学术研究,但全面的抗日战争早已在1937年爆发。1940年12月,日军占领了北平,美日关系也持续紧张。

怎么保护仍在北平的“北京人”头盖骨已成为不得不处理的大问题,经数月一系列双边协调,最终中美双方同意,“北京人”头盖骨及珍贵的化石一起打包两箱,交美海军陆战队护送到秦皇岛港,乘坐美国军舰“哈德逊总统” 号运往美国暂存。

不知道当时做这样的决定是否是最有选择,因为太平洋战争已爆发,日美已经撕破脸。

按照披露的史料记载,“北京人”头盖骨按原计划实施了转移,由美海军陆战队护送,乘坐火车专列抵达秦皇岛。不幸的是,华北的日本人很快展开行动,袭击了美军,将列车及在秦的美军悉数抓获,包括“北京人”在内的物资和行李当然成为日军的战利品,自此,所有解放前发掘的“北京人”珍贵头盖骨和其他不完整化石一起全部失踪。

漫漫寻找路

建国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追寻之路一直在进行,更多是民间各种尝试,但众说纷纭,迷雾重重。

有人说“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就在那艘“哈德逊总统”号上,而这个推论可信度最低,那艘船从菲律宾出发,一路受到日舰追击,半途就被击沉,也就是说这船根本没到过秦皇岛。

上世纪80年代传出消息,有美军当年亲历者回忆,装有北京猿人化石的箱子被运到了天津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大院里,就藏在某座楼地下室木板层里。这个地方后来经历过大地震的破坏,并被重新建设,地基开挖时什么也没找到。

又有传说美方70年代曾提供给中国消息,说化石在日本货船‘阿波丸’号上。据考证,1945年, “阿波丸”被日军征用,在新加坡装载了撤退的大批日本军官和要人驶回日本。但在经过中国福建省海域时,被美军潜舰击沉。1977年,中国曾对“阿波丸”沉船进行过一次打捞,限于技术,打捞并不彻底,自然未找到“北京人头盖骨”。不过有东北伪满洲国要员的私印和藏品被发现,说明船上的确可能有大量中国北方宝物。

1996年又传出消息,一个日本老兵死前透露化石埋在日坛公园的一棵做了特殊标记的松树下。这多少有些太随意,但大家根据线索还真找到了那棵松树,最神奇的是用现代手段进行地下探测,还真发现异常。当年6月,在保密状态下,开挖启动,但一直挖到2米多,也没看见个啥东西,后来探测异常被判定为是地下土质差异引起。这个线索就此不了了之。

官方的搜寻之路在21世纪也开始启动,2005年北京市房山区政府正式宣布成立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

最新的一个线索是出现在2012年,中国和南非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二战时期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理查德·鲍恩的回忆,判断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可能埋藏在中国秦皇岛。

那是1947年,查德·鲍恩在美军设在秦皇岛的“霍尔康姆营地”里,美军在挖掩体时挖出了装在木板箱里的“北京人头骨”。那时没人认识也没人多想,更有士兵把木板箱当成了机枪垫,事后箱子可能被埋回了原地。根据考证,那个被指认的地方现在成了一个建在闹市区的停车场。是否为真,目前尚不得而知。

既然找不到,自然有人寄希望于再次发掘。建国后在众多考古大师的主持下,果然又陆续发掘出几颗牙齿和几块骨骼,成为现在仅存的化石实物,诉说着周口店这块神奇的地方的神奇过往。

题外话:“北京人”与我们有啥关系

回到开头提到的古人类起源各种假说,“北京人”在很长时间内都是我们赖以自豪的人种本地独立起源的关键支撑。70万年前开始大规模生活,到2万前“山顶洞人”又在同一地区繁衍生息,这逻辑很硬。

遗憾的是,分子人类学用更硬核的证据颠覆了我们的认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人类“单地起源说”逐步为大家接受。这一理论主要基于对现代人群线粒体DNA和Y染色体进行的分析,虽然各地人种外观上差异如此大,但基因学上我们之间的差异却非常的小。据此研究,现代人约于20-10万年前在非洲东部出现,并至少于6万年前进入东亚。这么看北京猿人和今天的我们关系不大,那时候应该存在多个人种群体,6万到4万年前源于非洲的人到达中国南部,并逐渐取代了亚洲本土的各种古人,北京猿人也大概在那个时代慢慢消失。是否还有更有力的证据再来个反转,相信这条研究之路尚无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