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金牛站职工的金牛年值守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海涵)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合肥车务段金牛站职工,家全在外地,仅有1对旅客列车路过时会短暂停靠此站,车站职工上下班也主要乘坐这对列车。这个春节,有3位职工在车站坚守。

金牛站位于合肥市庐江县郭河镇,距离庐江县城约30公里,是一个在搜索引擎中都不容易查询到的小站。2019年,为增加合(肥)九(江)线运输能力和提高运输效率,金牛站应运而生,这个不为人知的“边缘”小站不办理客运、货运业务,只承担来来往往40多趟列车的接发、会让任务。

大年二十九一大早,站长臧胜林前去附近小镇采买食品为过年做准备。白天间休时间,他和职工剁起葱姜蒜肉,调起了饺子馅料。晚上,热腾腾的饺子出锅,3人提前吃了个年夜饭。

58岁的老臧先后在丰乐站、柯坦站、龙桥站等小站工作,2019年调到金牛站,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不久前,他93岁的老父亲生病住院,手术后因阿尔兹海默症发作不认识家人,挣开了手术缝合线。当时,老臧因车站扫雪任务无法回家,内心也充满愧疚。

今年春节,是他连续第10年没有回家过年,他早已习惯在别人和家人团圆时坚守岗位,但他还是感慨,“有机会还是要多陪陪家人”。

90后魏鹏是车站副站长,也是一名中共党员,毕业于浙江海洋大学,去年刚刚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他是阜阳人,妻子是宿州人,婚后二人定居在合肥,今年是他们新婚后的第一个春节,他留在车站值班。

魏鹏说,等节后休班了,他要回去和妻子好好团圆一下,尝尝妻子烘焙的甜品。

出生于1995年的缪夕鹏是车站年龄最小的职工。由于家住在滁州市凤阳县,他每次下班要先坐车到合肥站,然后坐地铁去合肥南站,再转车前往蚌埠南站,最后搭乘汽车回凤阳县,每次上下班都花费大半天时间。

他女儿今年一岁多,全靠妻子在家操持。“行车工作需要高强度的注意力,以避免排错信号,因此工作时也不允许使用手机。”缪夕鹏介绍,结束长时间夜班时,往往需要补充睡眠迎接下一轮值守。

大年初一早上,结束夜班的他给家里打了新年第一个视频电话。谈起新年愿景,他说:“作为新时代铁路青年,不管是在热闹繁华的大站,还是偏远冷清的小站,都会站好每一班岗,在平凡小事中坚守初心。”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