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部队驾驶着96坦克,对埃塞俄比亚实施反击:大坝敢蓄水就打

在去年(2020年)夏天下雨后,埃塞俄比亚就开始在复兴大坝后面填充水库。这引发了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长达1年多的,围绕复兴水坝蓄水问题的危机。苏丹和埃及将埃塞俄比亚大复兴大坝视为对其淡水供应的主要威胁

复兴水坝问题危机长期存在

苏丹灌溉与水资源部长亚伯表示,苏丹认为,埃塞俄比亚单方面采取措施,为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蓄水,会对苏丹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阿巴斯在接受采访时说,苏丹还提议对美国,欧洲联盟,联合国和非洲联盟发挥调解作用,以此打破僵局,讨论苏丹,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大坝。

苏丹向边境增派96式

尽管埃及和苏丹要求埃塞俄比亚首先就水坝的运行达成有约束力的协议,但埃塞俄比亚在去年夏天的雨后开始在大坝后面填充水库。埃及将埃塞俄比亚大复兴水坝(GERD)视为对其淡水供应的主要威胁,其中90%以上淡水供给来自尼罗河。埃塞俄比亚一直在与苏丹接壤的青尼罗河上建设水电大坝,并说该水坝对其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埃塞俄比亚的尼罗河先后北流到苏丹和埃及,是尼罗河的主要支流。阿巴斯说:“明年复兴大坝将填满,这是对苏丹国家安全的直接威胁。”而目前苏丹和埃塞俄比亚正在交火,苏丹将大批96式坦克部署在边境,而埃塞俄比亚也将大军部署在边境,双方发生了多次炮战和越境空袭。

苏丹和埃塞俄比亚是在非洲大陆东北部占领了广阔领土的邻国。他们在和平与和谐中生活了多个世纪,但2020年在两国历史上留下了负面印象。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关系的绊脚石是一块小肥沃的土地,面积为600平方公里,称为“法沙加”。

苏丹装备的96坦克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些有争议的领土已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的控制下多次易手。两国当局之间仍然无法解决这些土地的所有权。冲突的结果是,边境地区的战斗继续进行。法沙加地区位于苏丹东部。苏丹成为英国殖民地后,爱尔兰地理学家查尔斯·威廉·格温爵士整理的地图就证明了这一点。他根据1902年埃塞俄比亚内格斯·梅涅利克二世和盎格鲁-埃及共和国当局签署的和平条约划定了边界。从那时到今天,苏丹与埃塞俄比亚的边界没有朝着任何方向转移。当地居民在那里种植水果,玉米和棉花,还饲养牲畜。

1972年,埃塞俄比亚当局试图主张对这些领土的权利。他们致函苏丹,提出了划定边界的提议,但遭到拒绝。结果,谈判没有成功。

苏丹与埃塞俄比亚进行曾进行协商

这种情况在1993年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时埃塞俄比亚民族主义者宣布该地区为该国祖传土地,并将其与过去有争议的边境条约进行了谈判。那年晚些时候,法沙加被亚的斯亚贝巴的军队占领。苏丹当地农民带着他们的牲畜和财产,赶出了被占领土。两年后,埃塞俄比亚军队离开了该地区,取而代之的是民兵,埃塞俄比亚巴当局并未正式承认被占领的法沙加,依法继续将其视为苏丹的土地。27年来,它一直处于埃塞俄比亚人的控制之下,但是到2020年,一切都改变了。

在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与提格里自治区爆发了武装冲突。苏丹决定保护其边界,并派部队进入有争议的领土。提格雷是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内10个自治区之一。它位于该国北部,与厄立特里亚和苏丹接壤。该地区由执政的提格里人民解放阵线(NPLF)政党领导,该党位于梅克勒市。

随着41岁的艾比·艾哈迈德上台执政后开始在埃塞俄比亚“削藩”政策,对埃塞俄比亚自治地区开始大规模清洗,这导致了埃塞俄比亚内战大规模爆发,并且引发了与领国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