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察隅春色

与秦观并称‘’北宋二观‘’的江北才俊王观,曾有‘’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之句。出游寻春,果真非要去江南吗?我曾捧着宋词集,仰天自问。直到受邀去藏南采风,直到穿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唐古拉山与纳木措湖,直到从藏北来到藏南,终与林芝区域内的察隅县相遇。啊!‘’她‘’身裹飘逸轻纱,恍如远离尘寰。时尚靓丽、风姿绰约。缕缕和风偶尔掀起外衣下摆,翠绿色内衣一角,时而隐现。

这便是被人们赞美的绿色江南!迷蒙的雨林,鲜嫩的绿植,在农历正月进行时,已凸显春意,尽管远山山巅依然银装素裹。下面山谷,已如三月桃源般勃发绿韵,怎能不让人陶醉其中?

漫步在诗画般察隅,穿过长绿阔叶林、云南松林、常绿栎叶林、高山疏林、高山灌丛等植被,会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木青树、红椿、黄牡丹、星叶草、云南铁杉、楠木等珍稀树种不期而遇。察隅这位“少女”,常年以春华为思源,取翠枝作画笔,让升扬之梦洒满村寨集市,等着人们到此‘’赶春‘’。

夜间宿营,有时梦回时,偶尔会听到虎啸声,随即,突如其来的劲风,导致林木摇曳不止。与我贴近帐篷中的察隅导游,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小声告知,不远处的慈巴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全部为原始森林。有近千羚羊在奔跑、有虎、熊在相约……我告诉他一个憧憬——游人透过车窗,近距离看黑熊摘果,幼羚从容哺乳,猛虎威猛徘徊,珍禽相互唱和,鱼虾清晰游走,彩蝶比翼双飞……导游说,只要人类足够和善,这一切终会实现。

我采访后获知,走在春之前的察隅,亿万年来的自然变数,导致今日北高南低,像巨大的簸箕伸向浩瀚的印度洋。由于南北走向的横断山在东,由此,山壁以坚实的胸腹,足以抵挡东面袭来的太平洋季风。印度洋孟加拉湾在南,从而以涌动的氤氲,形成暖湿气流。气流不舍昼夜,从喜马拉雅山的断口徐徐飘入,让这里温润如春。东面、北面的峻岭,把这片温馨留在自己宽广的怀抱中,形成温润生雨、多日无霜,促发万木,四季融融的宜人气候!

金色夕照,辉映畅游后的归途。我在小镇中的小院坐下。浅绿色藤蔓之下的青石桌上,春茶渐渐绽放。不知何处传来古琴弹奏声。细听,原来是古曲《春江花月夜》。我的思绪,又飞入盛唐诗界张若虚笔下的诗境……

入夜,小院静谧,月明映窗,伴我深思——我从风雪高原中大步而来,我从萧索的冬季穿越而来,为赶春色。一路艰辛、一路坎坷、一路茫然。谁料,不知路在何方时,与春之美撞个满怀!一如人生之旅,福祸相倚互动,重要的是坚定信念。

聚散苦匆匆!当与察隅挥别,当我在车中回望,“她”依然深情凝望。一阵轻风细雨,送来“她”的声声吟唱:“眼是水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

察隅,请你保重!我们他日再会。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同时会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企鹅号】、【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旅途上的故事,请告诉我们;

有喜欢的文字,请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