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盘县水利建设40年

1958年8月接国务院通知,交通部公路勘查设计第一分院的人员分到甘肃、青海、山西、陕西、西藏、四川、云南、广西、安徽各去一个队,其余连分院机关测设队全部到贵阳支援贵州。我随分院院部坐本院的大卡车到了贵州,到贵阳不久一分院就正式更名为“贵州省交通勘察设计院”,我分配到老一队工作(根据形势需要,全院新增六个测量队,加上原来老一队、老二队就共有8个队)。我们一队的任务是紧急到花溪勘测花溪至磊庄的专用公路。工作一桩接一庄,根本得不到休息,磊庄公路勘测刚完成,命立赴晴隆勘测晴纳公路,这条公路全长一百多公里,晴隆起,经西米河、马场、毛口、洒志、郎岱、老六枝、岩脚、阿岔、梭嘎、鸡场、张家湾、凉水井到纳雍为终点。衣服都来不及洗,院部来车将我们拉回贵阳。春节不几天我们队即赴息烽勘测息烽至开阳磷矿厂的公路,测完后返回贵阳。三月份省军区三号首长汪乃贵通知,要我队急赶花溪磊庄飞机场进行机场勘测设计工作,并指示时间紧,航站大楼、归航台、生活区、停机坪过了五一节后进行。边设计边施工,先将机场主跑道设计图拿出来,庄线开挖尺寸放好,图纸、填挖尺寸表交给机场工程指挥部。冒烈日头顶星空,白天黑夜地干,夜间一、二点钟还架上仪器观测天上的星星,校正飞机跑道与子午线角度的关系,正负不超过0.2秒。到5月1日这一天真的通航,一架苏联安二型客机到达贵阳上空,20分钟后安全降落在磊庄机场。我们测量队九月结束整个飞机场的各项勘测设计工作,顺利返回贵阳。

国庆刚过,全队人马赴铜仁勘测大兴飞机场,也算是贵州的第二个机场,机场位于贵阳东北部与湖南交界。工作不多久天气就寒冷了,加上生活也差,到12月份也是雪凝天气,速度还算快,两个多月就完成了全机场的勘测工作,刚勘测完修机场的施工队伍就到了,人山人海,割的割草,砍的砍树,盖的盖工棚,地委要我们赶快把设计成果、填挖尺寸表交给工程指挥部,也是白天黑夜点着气灯干,总算顺利完成了各项勘测设计任务准时交出成果回到贵阳。元旦节都不准在贵阳过,全队人马一个不少又出发了,当晚到贵定,连旅社都找不着一家,后来联系上一家洗澡堂,我们全队50多人就住澡堂了。到贵定才知道这次是到凯里,勘测凯里至红阳、台江、剑河、南哨、黎平的森林铁路,林区工作很艰苦,整个林区无人烟,森林里有各种大小毒蛇甚至还有蟒蛇,一不小心就会被毒蛇伤害,幸运在大森林里工作这段时间中没有一人受过重伤,只被蛇伤一人,树枝碰伤一人,我们野外人员每人都自带有刀伤、蛇伤药。森林铁路测完后立即返回院部,在返筑的途中才到麻江,院部电命全队人马直赶独山。完成独山城至独山钢铁厂的矿山铁路和一座隧道的勘设工作,不到15天就完成了独矿铁路的勘设任务返院。到贵阳连澡都忙不了洗一次,又接勘测惠水、罗甸、册亨至水晶石矿两条公路,两公路刚测完又急赶安顺大山哨测大山哨至水城公路扩标改造规划,安水公路测完后,返回镇宁的丁旗测丁旗到木岗、丁旗到纳骂的煤矿专用公路,安顺至望谟扩标改造公路规划。320国道安顺至胜境关的黔滇公路扩标改造规划以及平坝至火车站公路,关岭、断桥至花江、兴义公路规划。还未去院部又指示前往普安三板桥规划勘测三板桥至盘县板桥的专用铁路。因安顺地区规划一座有规模的化肥厂,我队奉命完成铁路及沙姑王官屯、成溪屯的公路后回到贵阳。

1961年全省普遍生活困难,定量下减支援全省农村贫下中农。我因营养差加上定量下减吃不饱饭,省政府号召以瓜菜代为主,结果全身发肿,我还以为吃胖了,医生检查是三十号病,水肿了,主要是缺粮、缺油、缺肉造成的。设计院生这种病的不只我一个,我们三十号病人由医学院派医生专程给我们集中治疗,治疗期间病人得到优惠,供我们吃的除一小碗米饭外,还有青岗子、蕨巴根饼干、一碗麦麸消肿糕,另外营养较好的人造肉精汤、小球藻饼干;每星期到交通医院进行一次蒸汽治疗。

通过一年多的疗养,生活也逐步好转,我身体逐步恢复,承设计院和省人事局领导关心,调我到盘县支援盘县财贸工作,我拿着设计院和省人事局的工资介绍信和人事介绍信就到贵阳汽车站买了车票,第二天背上背包坐上汽车,那时汽车走得太慢,行程4天才到刘官屯,汽车是到沾益的,当时没有汽车下县城,我找了一驾小马车拉着行李一会儿就到盘县城了。到县城后天色已晚,我就住服务大楼,第二天清早到县委组织部报到,组织部唐飞同志通知人事科,苏继州科长亲自来,当即把我转到县委招待所住下听候分配。一星期左右,我的档案到组织部了,苏科长向杨靖邦副县长通报说省设计院来了一个技术人员,是搞交通的,看分在哪个单位,杨副县长听后马上和苏科长到招待所看我,当时就对我说:“你就到水电局工作吧,反正交通水利都是工程技术”。第二天,杨副县长和彭局长亲自把我接到水电局并安排了房间。这时已是1962年8月下旬了,不几天局里开全局职工会,总结下达今冬明春水利工作,会上局长安排水利业务工作由我负责并兼水利水电勘测规划设计,包括水电站工作,会后我和伙伴们背上行李仪器走了45公里到达乐民区公所,当天天色已晚,第二天一早就出工对乐民大沟进行详测规划,起早贪黑苦战20天完成了乐民34公里的勘设规划。

不多久我就熟悉了水利业务。夏秋季节进行项目勘测规划设计上报争取项目,冬春季节是修水利的大忙季节,所有技术干部都到工地蹲点指导施工,以此类推冬春一过,马上进行下一年度的勘测规划。

从1962年至1983年20多年间,我亲自勘测规划修建了四座小(一)型水库:即松官水库、许家屯水库、木龙水库、清底河水库。其中清底河水库从开工到竣工历程16年,我到清底河接管,由8米坝高干了12年才全部竣工验收送水到旱区发挥效益,后交管理单位管理。

那时测图没有国家地形图参考,到工地只能假设坐标高程,自选坝址按选定的坝址来定坐标高程,然后依次进行坝址、库区、受水面积、灌区地形图的勘测。这4个地形图测好后,再进行枢纽工程渠道及各项建筑物调查实测。外出结束回局加班白天黑夜干,尽快将勘测设计规划成果拿出来上报地、市、省计委、省水利厅审批,文件下达后由县政府、县水利局组织施工,并成立工程指挥部,指挥长由政府县长或副县长担任。

盘县四大国营水库的修建,我本人均承担全工程的技术指导,也就是技术负责人,属指挥部领导成员,直到大坝建成配套关闸蓄水发挥效益。

小(二)型水库共规划修建了26座,小(三)型山塘44个,测量规划大小渠道268条、1075公里。在那些年代里,下乡无任何交通工具,一律自己背上行李、仪器测绘工具,天气再冷再热都只能步行到工地,气候再恶劣、工作再艰苦都感到十分乐观。我们那阵在工地施工住的是通花透亮的油毛毡工棚,一下大雨和冰雹就无处躲。

1981年国务院召开全国水利工作会议,全国已解放30多年了,广大农村老百姓还吃不上卫生水。会上水电部部长钱正英在讲话中说,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回去后要尽快落实解决你那个地方的饮水问题。卫生部也下文配合水电部门,各地成立卫生改水办公室。当时我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下文成立改水办公室,任我为改水工程师。1983年开始,我全部精力转向全县人畜饮水规划建设,跑遍了盘县13个区镇、93个乡、725个行政村、6168个村民组、3615个自然村寨。可以说,我这双脚踏遍了盘县的山山水水,多少千个大小山头、溪沟、河流,观测了万余处大小水源点。根据水电部规定:挑水距离1公里以上,垂直高差在100公尺以上的村寨算吃水困难。通过我实地踏勘规划,全县93个乡中,取水斜距在1公里以上,垂直高差达100至500米的村寨就有35个乡,272个村,2138个自然村寨,2348个村民小组,55537户,279800多人,179040多头牲畜(当时农业人口是752958人)。这些饮水困难村寨大都分布在边远贫困山区,多数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真可谓下雨遍地流,吃水贵如油,山高坡又陡,背水日夜愁,成了口头话“宁可供顿饭、不愿送碗水”。

从这时起我就逐年逐项进行勘测设计,规划好后将报告和图纸及时报送市、省审批。后来省里也定了一个范围:3000人以下为小(二)型,3000人以上为小(一)型,500人以下为县管,我们就列为小(三)型。上级下文批准后县上立即组织施工,资金来源本着三个一点的精神筹集。

不到8年时间先后兴建人畜饮水工程166处,兴建水池1562座,蓄水达53639立方,安装输水管道549.6公里,完成土石方263741立方,解决了六个区26个乡、185个行政村,1525个村民组,179853人和143131头大牲畜的吃水困难。除部分村寨采取各户修小水窖外,95%以上农户的喝上了清凉卫生的自来水。各民族无不欢欣鼓舞:“岩山旮旯无水流,苗家吃水日夜愁,党的光辉照苗寨,水管接到寨子头”,“边寨山高水又深,彝家揹水起五更,如今水到大门口,时代不忘党的恩”。

受县政府安排,1989年我亲自主持农林牧水及水土保持规划,参与“农林牧副渔、山水田林路、工商运建服”各项经济综合发展的十年规划,成果按时上报市、省。

1991年受忠义区委委托,我带着水电局几位技术人员到楼下河进行楼下河电站的项目规划,加上内业不到两个月时间完成了立项报告,送省计委、省水电厅批准立项。按市水电局意见,我们立马委托六盘水市勘测设计队进行勘测设计,1994年底设计结束,将成果报上级审批,1995年经省计委、省水电厅有关领导赴现场审查批准。在特区区委、区政府的关心下,我们立即选择了施工队伍,于1996年1月1日正式开工兴建。到1997年1月工程交由水电局负责施工,区委区政府下文另行组织新的工程指挥部,我只在楼下河电站,只当指挥部顾问。直到2000年5月7日洪水上涨停工,大坝主体工程完成18公尺的高度,工作量完成一半,投资完成2000多万元,打通发电硐168公尺,完成厂房基础、进厂公路九公里,施工便道四公里,交通大桥一座。由于资金不到位,2000年5月停工至现在。1991年北盘江流域十二县(特区、区)政协协作会在贞丰召开,次年在盘县召开第二次会议。在会上,与会代表提出:北盘江流域水土流失严重,水体污染更为严重,特别是六盘水、宣威、盘县沿江流到贞丰白层码头,整个江水都是黑色,根本不能取用。后在会上定下来,凡在北盘江流域内的各县、特区、区要组织专业人员作出水土流失、水体污染的治理规划,规划作好后统一到水城县汇总成图成册交六盘水市政协上报省委、省政府、省计委、省水利厅、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及水土保持办,同时发到流域各县党政四大班子及县有关单位。

2000年六盘水市抓住西部大开展的战略机遇,成立了市开发研究促进会,我也成了市促进会的一名理事,并参加这次理事大会。这些年里我做了一些牵线搭桥、节能减排、发展经济的调查研究工作。2007年上半年为解决红果新城发展规模用水问题,我受罗资湘县长之托,马不停蹄历尽艰辛跑了72天将红果265平方公里幅员全跑周,把所有的地表水、溪沟水、龙洞水、龙潭水、河水都调查清楚(按实计算光龙洞、龙潭、泉水、溪水,按人均220公斤计算,可供50多万人的日用水量),每个点都实测计算汇总成册上报四大班子供发展决策参考。(摘自《高原上的阳光》李尽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