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一名女恶匪屠村860多人,房屋全被焚毁,结局令人解气

1923年农历6月19日,苏鲁两省交界的郯城县东八里巷村(今临沭县)爆发一起血腥的村庄屠杀案,整个国家都为之震惊。其残酷之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后来入侵中国时日军犯下的罪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发动这一起黑暗事件的,是一名看起来并没有杀伤力的名叫赵嬷嬷的女土匪

当时,她纠集1000多名土匪,一共同包围东八里村,与村民们进行两天一夜的殊死搏斗后,残忍地杀害860多人,共造成1200多个房屋焚毁,19户被斩尽杀绝。案件影响比较大,被称为“鲁南八里巷惨案”

01事发背景

民国时期,鲁南和江苏以北地区并不太平,匪患众多,后来形成两股影响最大的势力。一股由名叫徐大鼻子的土匪领导,另一股是赵嬷嬷带领下的土匪群。

两股势力的人数都在五六百人左右,当地官府管不着,更多的是不敢管。管不着的原因是他们经常游窜于两省之间,地方行政权限够不着,因此有很大的生存空间。

不敢管是因为地方政府权限不掌握在文官的手上,一般由地方军阀掌权,招惹土匪只会给自己火上浇油,没有几个人愿意拿自己生命冒险。

没有官府的干涉,土匪们嚣张到光天化日下到处扰乱居住在土匪窝附近的村民,不是“喊场”(当地方言,为土匪的黑话,意为奉献银元),就是“要泉子”(要酒和肉)。如果两者都没有,村民们的下场都是被烧房子或被杀

许多人被逼得倾家荡产和妻离子散,可谓是叫苦不迭。官方管不了和不敢管,那民众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已受害或担心受害的群众纷纷团结起来,组建自卫组织,“大刀会”在鲁南地区迅速崛起,影响力很大。

同时,村民们也各自买枪、修炮楼和防御墙,用以抵挡土匪的入侵。尽管如此,土匪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02事发缘由

武同行是当时案发的幸存者之一,他在后来的采访中透露出东八里巷被屠杀的缘由

1923年农历六月初,东八里巷人意外抓到赵嬷嬷落单的4个部下。人们对赵嬷嬷等土匪早已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很快就将4人带回村子吊打审讯,为受害者出气。

赵嬷嬷听到消息后,马上强势要求放人,不把村民们当一回事。村民们对此予以坚决的回绝,让赵嬷嬷产生痛下杀手的心。

赵嬷嬷虽然是女土匪,但做到土匪首领的位置,凭借的就是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狠毒的心。她估摸自己不是东八里巷大刀会成员的对手,因此联系另一个土匪头子徐大鼻子,预谋共同血洗东八里巷。

03整个屠杀经过

1923年农历6月17日,赵嬷嬷亲自带着土匪们攻打东八里巷。村里共有1200多人,有属于本村的大刀会100多名成员。

在大刀会的表态一下,村民们决心抵抗赵嬷嬷及其手下的进攻。几番打斗后,土匪们占不到一点便宜。总结失败经验,赵嬷嬷马上联合芦塘(今属二庙)大杆首徐大鼻子、窦二敦等各个土匪首领,共同进攻东八里巷村。

6月19日下午2时左右,由几股土匪力量合成的1000多名匪徒将圩子包围,抓住正在田间干活的武同康兄弟,相当残忍地割下他们的头颅,并让人拖在手上绕村狂叫。

一些没有被土匪抓到的村民马上转移,有的则提前逃到亲戚家,才得以幸免。村里修筑的防御墙很高,土匪们用梯子攀爬的时候都被打回,村民们有的用大刀砍向梯子,有的用石头疯狂砸向土匪。整整一个晚上,硬是没有一个土匪能够穿过围墙。

赵嬷嬷等人很快就想到办法,让手下从邻村掳掠无辜百姓,利用他们来刨墙根。看到都是认识的无辜者,大刀会和抵御的村民们无从下手。6月20日中午,防御墙的东北角被挖塌,一个10米宽左右的大口子很快就展现在土匪们的面前。

疯狂的几百名土匪如潮水般一拥而上,与在东北角抵抗的民众混战。武同行悲愤地说:“土匪穷凶极恶,见人就杀,见屋就烧。”

只是片刻之间,东八里巷已经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和房屋尽焚,就如同地狱般惨烈。

据活着的村民、店头镇文化站工作人员的介绍和史料记载,土匪们与恶魔没有差异。除烧房子和掠夺财物外,他们还将活人绑在树上零割、剖腹、火烧、用铡刀劈等,仅是死于铡刀下的就有几百名村民。

对于妇女和儿童,妇女被扒光衣服开膛,儿童被扔进火堆里烧死或者是摔死。全村860多人都被杀死,只有几百人成功出逃,共有1200多个房间被焚毁,400多头牛被抢。

7月份,赵嬷嬷再次联合其他土匪出动,攻破临沂县的迭衣庄,让该村庄死伤700多人,房屋全被焚毁。

那么,赵嬷嬷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残酷?

04赵嬷嬷是谁?

赵嬷嬷原名叫赵永龄,1880年在江苏沭阳县西南乡墩上庄出生。前半生一切正常,如其他江南普通姑娘一样嫁为人妇。

早年嫁给王德山,不过王德山因病去世,留下不到20岁的赵嬷嬷。21岁时,巧遇土匪赵登山,她随之出嫁,并于不久后生下子女。

1922年,赵登山在与同伙的行动中,因分赃不均而被打死,其子赵遁随之也被处理掉。收到消息后,赵嬷嬷担心土匪们斩尽杀绝,独自带着长女赵琴和其他两个女儿离开赵登山的原居住地,前往邵家店居住。

在邵家店,赵嬷嬷将长女匹配给当地土匪头子高强(外号为“楼梯子”)。不久,高强在抢劫的过程中被官兵打死,留下400余名手下。

赵嬷嬷不知用什么手段,很快就从高强处继承领导权,成为土匪头子,开始带着一伙人到处抢劫和杀人。多行不义必自毙,赵嬷嬷但人终于迎来自己的审判!

05案发后的结果

东八里巷发生惨案后,消息震慑十里八乡,人人自危。郯城县的士绅武汉柏忍不住以民众代表的名义到济南告状,不过却始终没有结果。

在北京担任《道心报》主编的临沂人张耀远获悉消息后,感到异常愤怒,愤然发表社论,以《山东盗匪如毛》为题,抨击土匪的残暴和当地官府的不作为,引起舆论哗然。

时任山东省长熊秉琦和军务督理郑士琦倍感压力巨大,为保住饭碗,马上电令临沂驻军旅长李森,让他带着两个团的全部兵力围剿土匪。

得知官府要消灭土匪,当地的民众和警备队,积极配合。赵嬷嬷逃跑时,被自己的同伙出卖,因此,赵嬷嬷等匪徒很快就被消灭。

纵使土匪没被杀死,留给东八里巷村民们的伤痛依然还在。在东八里巷村中有一座90平米的庭院,里面设有“冤枉庙”,将被杀村民们和土匪们的恶行记录下来,以警示太平盛世的重要性。

总结

身处太平盛世,许多人并不知道土匪们到底有多残酷,他们对无辜的民众动起手来,一点也不亚于日军侵略者的残酷。乱世足以体现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正因如此,列夫托尔斯泰才写下《战争与和平》用以告慰人们,和平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战争又让人变得多么的丑陋。

上世纪20年代初,国内虽然没有爆发重大的内乱,但清王朝的灭亡和民国的建立,是一个王朝更替的过程,地方上出现很大的管理空白,致使经济凋零、社会秩序混乱和土匪兴起。在这一环境下,一个个血案的爆发是常有的事。因此,要珍惜眼前的和平,应当为生活在如今而感到幸庆。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