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显示,商朝灭亡后,纣王后裔曾4次复国,所建国家至今仍存

发生在公元前1046年的牧野之战,周武王完成了周国君主到周朝天子的华丽转变,而原本为天下共主的殷商王朝,因军事失利和领袖纣王帝辛的阵亡,家国破灭。

不过,武王灭商后,并没有对殷商贵族斩尽杀绝,反而是“立王子禄父(武庚),俾守商祀”。之所以杀其父而留其子,并不是因为武王仁慈,而是因为殷人实力依然强大。

据考古佐证,商朝王畿(商王直辖区域)北抵今河北邢台、东达山东一带。此外,北部辽西和东部东夷等众多方国也依然听命于商王室。

而牧野之战周武王攻克的仅仅是殷商都城朝歌及南部一带,对于广袤的原殷商故土,还没有实力在短时间内控制,于是,立武庚守商祀就成了笼络殷遗民的有效手段。

当然,单靠怀柔笼络并不能让周武王彻底放心,他在东征结束后,即在殷商腹地设立管叔、蔡叔等三监,留兵驻守,以防止武庚叛乱。

但没想到的是,灭商后不久,周武王病逝,年幼的成王继位,叔叔周公(名姬旦)摄政。《史记》《管蔡世家》等记载:管叔、蔡叔趁周成王年幼,挟武庚以作乱,周公于是代天子东征,经过3年的漫长征伐,最终平定三监之乱,武庚被杀。

显然,这场平叛战争的艰难和危险程度远远超过当初灭亡的牧野之战。不过,出土的战国竹简《系年》却给出了完全相反的记载:“商邑兴反,杀三监而立录子耿”。

“录子”是殷人对王子禄父的另一种称呼,与微子、箕子叫法类似。按照《系年》的说法,三监之乱的真相应该是武庚利用管蔡等周朝内部矛盾发起的复国之战,他在成功杀掉驻扎在殷都附近的周人官吏军队后,被重新拥立为商王。

这一记载也得到了考古的证实。周公龟卜载:“有大艰于西土,越兹蠢殷小腆,诞敢纪其叙,天降威,知我国有疵,民不康,曰:‘予复!’反鄙我周邦。”

殷小腆指的正是武庚等殷商贵族,而“诞敢纪其叙、予复、反鄙我周邦”则指的是武庚要恢复殷商统治,重新将周国作为边鄙属国。

这是商朝灭亡后的第一次复国,并得到了奄、丰、薄姑等依然效忠商朝的东夷方国支持。

此后,周公东征,开启了第二次灭商之战。3年后,商军再次战败,为了绝殷祀,在重新攻克朝歌后,周军对殷商王陵进行了有组织的破坏和掠夺,殷墟考古至今仍能见到西周初年的破坏痕迹。

那么复国失败的王子武庚结局如何呢?

正统史书都认为武庚在复国失败后被杀了,唯独《逸周书》记载:“王子禄父北奔”。出土的周成王晚期的太保簋铭记载:“王伐录子”,佐证了后一种记载,武庚第一次复国失败后北逃,此后周成王继续发动对武庚的讨伐战。

显然,武庚战败后带着殷商遗民在朝歌之北第2次复国。

3000多年后涞水流域出土的邺伯之器显示,武庚第二次复国之地在邶国。《说文》曾记载:“邶,故商邑,自河内朝歌以北是也。”

周武王灭商后,在邶城驻军设邶国,作为监视殷人的三监之一,武庚第一次复国后收复了邶城,却没想到被周公击败,朝歌丢失,武庚北逃至邶第2次复国。先秦时期封国与地名相关,所以,在邶城复国的殷商王朝,也被称为邶国。

涞水流域出土的青铜鼎铭文证实,武庚之后,邶国又有一位叫“灭殳”(一个字)的国君在与周军作战,可见,王子武庚为首的殷商移民第2次复国之战至少已经延续了两代人。

为了彻底消灭殷人势力,周军除了不断对邶国进行征伐外,还通过分封姬姓诸侯国对邶国进行合围,最终,邶国亡于韩国(西周封国)之手。

但是,顽强的殷人依然没有臣服,而是继续向北迁徙,抵达辽西的亳,建立了北殷(又叫亳)。之所以笃定这个方向,是因为东北方位是殷族的发源地,考古发现,殷商王族墓葬朝向和都城建设都将东北视为吉向尊位。

而最关键的,是在这里依然还有效忠商王朝的孤竹国,以及由纣王叔父箕子在辽西一带建立的箕子朝鲜,可以对第3次复国的殷商遗民形成庇护。

出土的吕行壶铭文证实,周康王时伯懋父北征,与燕国、肃慎组成联军,再次击败商军,北殷灭亡,孤竹国也受牵连,大片国土被燕国占据。

姬姓诸侯国燕国在东北的军事存在,似乎终结了殷人继续复国的可能。然而,域外考古发现却证实,顽强的殷人在3次复国失败后并没有消沉,而是进行了第4次复国。

在墨西哥东海岸奥尔梅克文化拉文塔4号祭祀遗址出土的16个小玉人和6根玉圭上刻写的文字,被证实与甲骨文为同一体系,经过释读为:“十示二,入三,一报”,与玉人摆放一致。

盘庚至纣王间共有12王,12个绿色玉人佐证了“十示二”,而中间最尊贵的红色玉人象征殷商始祖成汤,佐证“一报”,另外3个白色玉人则佐证“入三”,似乎在指代祖上曾有3次迁徙。

此外,另一件出土的奥尔梅克时期石磬上也发现了甲骨文,内容为“戉尹入三,石三磬用”,戉是甲骨文里的地名,而尹则是殷商时期政务官员的称呼,入则是殷商特有的朝贡用词,与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石磬上的甲骨文用法一致。

墨西哥奥尔梅克文明的出现时间刚好是商亡周兴。无独有偶,1910年,清朝特使欧阳庚赴墨西哥处理外交纠纷时,当地印第安人曾请愿说:“当地印第安人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叫殷福布族,是3000年前从天国经天之浮桥岛来到这里的”。

虽然考古发现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闭环,但这一切显然不是用巧合所能解释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奥尔梅克文明应该是殷人东渡后的第4次复国,并延续至今成为墨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