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从美国最凄惨的城市看“好城市”的一般化模型

城市,不仅仅是一块土地,不是一块场地,不是一块地基,不是一块数字化的面积;城市,是一种舞台,是一种人生,是一种记忆,是一种文明,是一种情感,是一种生活方式。

一个城市的辉煌必然有其成功的基因和逻辑,正如一个城市的衰败必然有其失败的起因和轨迹。对于“好城市”的建设,不仅可以从成功的案例中学习经验,也可以从失败的城市中总结规律和教训,并以此为戒,避免重蹈覆辙。美国,作为全球城市化的代表,在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超级城市的同时,也留下了无数令人惋惜的凄惨城市。

城市支柱产业关闭

一些曾经富有的城市,在其支柱产业关闭或者流失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人口的大量流失,以及失业率和贫困率的增高,城市迅速地没落。

★ 美国弗吉尼亚州南部工业城市丹维尔(Danville),它曾经是皮埃蒙特地区最富有的城市之一,自从其烟草和纺织厂关闭以来,它一直在苦苦挣扎。其目前有40,000人,人口从2010年到2018年减少了5.5%。仅有55%的人在工作,有21%的人生活在贫困中。

★ 作为曾经繁荣的通用汽车城市,安德森(Anderson)曾有24家工厂。通用汽车关闭工厂直接导致了23000人失业。2015年,该市得到280万美元用来拆除100栋废弃房子,但还有数百套房子符合拆除条件。安德森(Anderson)拥有55,000名居民,但从2010年到2018年失去了2%。仅有56%的人口就业,四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贫困中。

★ 被福布斯杂志在2010年,列为美国最悲惨的城市——克利夫兰( Cleveland ),有时被称为“湖边的错误”,自失去大部分制造业以来,这座城市已经挣扎了多年。目前有384,000人。从2010年到2018年,该市人口下降了3%。只有近59%的人口正在工作,而35%的人生活在贫困中。2019年8月的一份报告发现,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只有一半在工作。

★ 众所周知,底特律(Detriot)的声誉不好,原因有很多。自从蓬勃发展的制造业崩溃以来,这座城市一直在走下坡路,因此,不难理解为何在2010年至2018年之间流失了6%的人口。目前有43,000栋废弃房屋,它也被称为美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

俄亥俄州沃伦(Warren)自2010年通用汽车关闭其主要工厂之一以来,人口数量急剧减少了7.7%。该城市也是全美排名第二的食物稀缺的城市。

自然环境恶劣

恶劣的自然环境也会诱发人口流失,使城市陷入贫困。

★ 新泽西州的帕特森(Paterson)这些年来很倒霉,虽然它曾经是1800年代蓬勃发展的丝绸之乡,但此后一直逐步下滑。2011年,这座城市在艾琳飓风过后泛滥成灾,废弃了1,250所房屋,当地14.5万居民中,有57%在工作,而近30%则生活在贫困中。

★ 多年来,德克萨斯州亚瑟港(Port Arthur)一直是一个不幸的城市。首先,它被炼油厂包围,风景不太理想。其次,它受贫穷困扰。第三,也许是最值得注意的是,它受到了几场飓风的袭击,最近一次是2017年的哈维飓风,造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损失。大量居民离开了这座城市,官员们担心如果人口进一步减少,他们将失去联邦政府的赠款。

★ 新泽西州纽瓦克(Newark)是一个通勤时间长,暴力和贫穷的城市。更糟糕的是,其供水中还存在铅中毒的问题。当地有282,000居民,其中62%在工作,而28%则生活在贫困中。

★ 密歇根州弗林特(Flint)近年来因尚未确定其水供应是否被铅污染而屡屡引起全国性新闻。在短短的五年内,该市失去了超过5%的居民,房地产价值严重下降。此外,一半的家庭年收入不足26,000美元,超过4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 更为惊人的是阿肯色州派恩布拉夫(Pine Bluff)自2010年以来,人口减少了14%。仅在2016年,就失去了3,000个制造业就业机会。最重要的是,整个城市在2019年都被阿肯色河水淹没。

治安状况糟糕

一些城市则是因为糟糕的治安状况,使城市陷入了困境。

★ 例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座城市赫米特(Hemet),人口85,000,自2008年经济衰退以来,它一直在挣扎。23%的人生活在贫困中,犯罪率很高。随着住房市场的衰退,计划中的Hemet社区Willow Walk的池塘,操场和大片房屋被称为“封闭式贫民窟”,进一步增加了犯罪率。

★ 新泽西州的特伦顿(Trenton)曾经是一座工业城镇,以制造业享誉美国,当年的口号是,“春顿制造,全世界需要”(Trenton makes, The world takes),但如今它与帮派,枪支暴力和27%的高贫困率有着很大关系。

★ 伊利诺伊州西塞罗(Cicero)在1920年代曾被称为阿尔卡彭(ALCAPONE)的“私人游乐场”。这座城市目前仍然享有一定声誉,则是因为它仍在处理大量与帮派有关的犯罪。最重要的是,平均通勤时间长,贫困率高。

★ 德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Brownsville)在墨西哥和美国的边界上,因此移民问题以及边界两侧针对游客的暴力犯罪屡见不鲜。因此,房主很难出售他们的财产,其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处于贫困之中,而35%的人没有医疗保险。

★ 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省(New Brunswick)犯罪率特别高,仅在2017年,与枪支有关的犯罪就增长了64%。只有大约54%的人在工作,而35%的人生活在贫困中。新泽西州卡姆登市(Camden)因其令人震惊的暴力犯罪率而被认为是美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暴力犯罪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新泽西州帕萨克(Passaic)因滥用药物和暴力而闻名,它的居民中有58%在工作,而三分之一则生活在贫困中。

★ 名列最可悲的美国城市之首的印第安纳州加里(Gary),曾经是美国的谋杀之都。在2010年至2018年期间流失了6%的居民,一半以上的人口从事劳动,而36%的人生活在贫困中。那里有很多废弃的房屋,当局想出了一个计划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它们,以振兴该地区。

交通状况等

引人困扰的交通状况,单调的城市形态也会给城市带来负面打击。

★ 加州亨廷顿公园(Huntington Park)拥有充足的、负担得起的住房,但其高贫困率意味着居民仍然难以买卖房屋。最重要的是,该市的通勤时间中位数很长,达到31分钟,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口是非法居住的。

★ 佛罗里达海厄利亚海厄利亚(Hialeah)是美国最不多样化的城市之一,其人口绝大多数为拉丁裔。对于拥有积极生活方式的人来说,它也是该国最糟糕的地方。56%的人在工作,26%的人生活在贫困中,超过30%的人没有医疗保险。

总结与反思

纵观美国这些最凄惨的城市,我们需要总结和反思,什么是好城市?重点是以下九个要素:

1.产业:多样性的产业意味着产业的可持续性,城市高度依赖一个产业是非常危险的,严重影响城市的兴衰以及可持续存在。城市扩张的速度取决于单一性,但稳定性和生命力取决于多样性。

2.人口:没有人口积聚就没有活力,就没有消费和产业崛起的可能,人口是流动的,而影响人口流动的因素不但是交互的而且是多样的。

3.交通:交通网络不仅仅是一个通达性和便利性的问题,通勤时间更是一种重要的支出成本,通勤时间太长,意味着人口正在流动,这是人口流失的前奏曲。此外,通勤时间与城市的稳定以及可持续存在巨大关系。

4.安全:城市安全与收入有关,人类的犯罪往往因怨恨而起,犯罪、铤而走险则往往与贫困有关。

5.环境:污染、破坏以及地理条件,都与城市的兴衰有关。火山喷发、洪水、有毒的水和空气都会导致城市走向毁灭。

6.收入:收入高不仅仅影响到个人和家庭的生活品质,进而还影响到一个城市的品质,收入也是一个城市经济好坏的终极评价,GDP总量是没有意义的,沙漠和矿山不会因GDP而改变。

7.文化:文化涉及到诸多方面,传统、宗教、教育与习俗等。坚忍不拔的文化有助于克服客观的困难,尤其是在没有选择的时候。

8.成本:影响城市品质的关键因素是成本,家庭消费和制造业都是成本敏感的城市单元,也是决定竞争力的关键因素。特伦顿(Trenton)在1911年制造了用来支撑世界上最长悬索桥的钢丝绳,以及用来锻造国家铁轨的铁砧。它还善于制作陶器、橡胶、墙壁石膏、汽车、农具、床垫、手表、砖、油毡和雪茄。不过,随着成本上升,制造业最终也只能迁移。

9.技术:技术潮流是千变万化的。技术因素可以导致城市的崛起,也可以导致城市的衰败。硅谷城市的崛起是因为技术,美国采矿业的离开则遗留了大量的废墟型城镇。

基于这九个要素,一个“好城市”的一般化模型应运而生。通过这个模型,揭开城市的迷雾,好的城市是客观的,宣传、吹嘘解决不了城市的实质问题。运用这个模型可以分析和评估一个城市;可以取长补短,指导城市的未来建设;以此模型为基础,构建指标体系,量化城市未来的方向和发展框架。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方式的禁锢,就需要有不同方式的突破,而安邦提出的POD原则,可有效确保城市更新有序、有效、有益,最大程度地平衡城市统一规划与城市有机生长。“POD(Pedestrian Oriented Development Principles)理念”强调人在城市开发中处于第一优先级,让城市回归以人为本的状态。它的诞生并不是为了解决某一个环节、某一个方面,或者某一个层面的问题,它是从规划到设计、从产业到居住、从街道到消费的全方位城市政策和规划原则的系统集成。在POD理念下,以人为本的理念,将会被融入到城市的各个领域中,落实在每个细节里。当城市回归人性,重拾灵魂,想必有机生长也就不会再是什么难事。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