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兴平人:讲述渭河岸边那些故事

文图/马江涛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听着优美的旋律,心随曲动,一副优美的画卷在脑海中铺陈开来,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自己家乡的河。

在我的家乡也有一条河,不是很大,也不算小。它发源于甘肃,横贯八百里秦川,汇入黄河,奔流到海,它就是我的母亲河——渭河。

我生在渭河边上,长在渭河边上,它看着我长大,我看着它的变迁。几十年不变的是心动,变的是额头上的皱纹和渭河的容颜。渭水里有我的影子,我的心里有渭河蜿蜒的曲线。它缓缓的流淌着,不分昼夜,却早已流进了我的心里。

我时常喜欢一个人坐在渭河岸上,看着淘淘渭水,思索遐想,想着过去,也想着未来。过去都在记忆里封存着,在长辈的记忆里,也在我的记忆里。

在爷爷辈的记忆里,渭河的水很多时候是红色的。

战争年代黄河泛滥,黄河中下游河南安徽地界成为一片泽国,很多人都成为了鱼鳖口中的食物。自古以来,河南省一发生大灾难,河南人就往陕西地界逃。当时很多逃难的人来到了渭河南岸,这里水草丰茂,还有没人开垦的荒滩地,于是他们就在此安家了。那时候渭河顺着北岸老河床老坎流淌,所以河北边没有滩地,南岸却是有着上万亩的滩地,河北岸人都是坐船或者泅水过河在南岸垦荒种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逃到河南岸的人越来越多,聚集成村落,为了能多打粮食吃饱饭只能多种地,渭河南岸的荒地慢慢都开垦完了。两岸人为种地,没少争吵,河南边人认为以河为界,河南岸的地应该是他们河南人的。河北的人不同意以河为界,认为河南岸的地自己祖祖辈辈都在种,应该归河北人所有。越吵越烈,最后演变成了打群架甚至械斗。那时候河两岸的村子每到耕种时节,由村上组织每家每户都得出一人,带着铁锨,锄头,铁叉等农具,来到河滩准备夺回属于自己的土地。两边阵营先是谈,再是骂,骂到最后就直接动上家伙了。一时间打的头破血流,昏天黑地,光荣负伤者甚多,时常还打出人命来。晚霞的映在渭水上一片通红。

为这,警察没少来,警察一来休战,一走继续开战。警察也没办法天天24小时一直守在那里,为彻底解决问题,最后国家派来了部队驻扎在河滩上,中间有争议的那一片土地全部充公,两岸谁都不准种,解放军在此维持两岸秩序,并修建河堤,开垦土地,建立农场。从此两岸休战,互不打搅。随着时间的推移,受自然环境的影响,渭河主河道慢慢向南偏移,于是北岸也有了滩地。当某年某月偏移到北岸也有滩地的时候,部队适时的把河堤修建起来了。政府干预从此以河为界,两岸不得相互侵扰。南岸滩地还是比北岸多些,有部队在,河北岸人意见再大也没办法,只能服从。多年以后部队撤走了,两岸也没有发生过械斗,基本算是和平相处了。

在母亲的记忆里渭河是清澈的。

母亲说她刚嫁过来的时候渭河是清的,那时候河里面蚌鳖累累,鱼虾群集,泥鳅黄鳝游戏泥水之间。白鹭,鸥雁与野鸭齐飞,河边芦苇荡荡,绿柳低垂,豺狍溜窜其间,一片祥和。夏日黄昏,蛙声,蝉声,蟋蟀声,蚂蚱声,流水声,偶尔再起一片鸭鸣,为这世间万物奏成一曲交响乐,俨然一片万千生灵的天堂。

在我的记忆里渭河是黑色的,也是清色的。

打我记事起第一次看见渭河时,它就是黑色的,像一条横贯东西的黑龙,黑色的水,黑色的泥,黑色的沥青漂浮在河面上,散发着腥臭的味道。那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那时候国家对环境保护还没有认识到位,也没有相应治理措施,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主,一切向建设让路。上游一大群企业应运而生,工厂出来的污水通过一条条管道汇聚在一起,流进了渭河。渭河里的鱼虾鳖蚌等动物悉数绝迹!

那时渭河的水虽然成了黑色的,但也阻挡不了人们对它的热爱,一到夏季渭河到了枯水季,河水变浅,一群小孩子都涌往河边,有的裤腿一挽就下了河,有的脱的精光在黑水里翻腾展示高超的狗刨式游泳技能。很多时候,一下河,水面那层黑色的油状物质就都附着在了身上,还经常会踩到两脚沥青,特别难洗!河边上的人却有的是办法清洗,用一种在河边生长,当地人称为大麦料的植物,捣碎擦洗粘到身上的沥青,搓一搓就干净了!然后再去干净的水潭里洗一洗。

当然渭河滩上还是有相对干净的水,渭河涨水的时候,河滩的低洼处就灌满了泥水,等大水一退,就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独立的水坑,这里的水经过沉淀自净化,水清灵灵的,形成一个个小小的生态圈,里面的水草呀,鱼呀,虾呀,泥鳅呀又都生出来了。小孩子们最爱的就是捕鱼捞虾,于是这些水池就成为小孩子的乐园,也成为一个个天然的露天游泳池。却也让大人们有了操不尽的心!

在渭河岸闲逛,也是一件有趣的事,特别是大水过后,地上能浮住脚的时候,时常走着就能捡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有好看的蚌壳,有好看山核桃,也许你还能碰到一条淤在泥沙里的木船,那肯定是充满了故事的船。

渭河的一腔黑水伴随着我慢慢长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渭河在国家的治理下又慢慢的变清了。现在渭河的水,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又一次成了鱼虾的生存地,也成白鹭与野鸭的家园,更成为了人们的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在繁忙工作之后,闲暇之余看看渭水,落日斜晖,远汀鸂鶒飞。遐思古往今来,名人巨擘,渭水流觞,何尝不是人生一件快事。

关于作者

作者档案:马江涛,男,1987年6月生,陕西省,兴平市田阜乡段家村人,现在咸阳工作,爱好文学。

声明: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文责自负,和本平台无关

协 办:咸阳市秦都区作家协会

法律顾问:兴平市148法律服务所 吴敏超

技术支持:兴平戴尔电脑专卖店(新中医医院西邻)

友情支持:兴平铁炼农资 陕西马栏山酒业 兴平宏源肉联厂 兴平摩卡造型(体乐北巷) 兴平市众善公益协会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或点击右下角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