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侃山 梦里戏水(5)

连载(5)

凤凰涅槃

传说天方国,有一对神鸟,雄为凤,雌为凰。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从此鲜美异常,不再死。

雄伟的大黑山上,五色霞光映射出长达数公里的时光隧道和漫天的彩虹,高达数十米的烈焰从山顶喷薄而出,天上飞瀑倾盆而下,在水与火的交融中,凤在歌鸣,凰在和弦,演绎一部五百年前的神话,一个流传千古的美丽传说

从此,凤凰在火中涅槃,得到永生!

这个流芳千古的美丽传说,与山、与水,紧密相连。

祁仪多山,而镇在山外。

祁仪镇,成集于明末。咸丰八年至十一年(1858年——1861年)间,捻军入祁仪。不知是那一年的那一个季节,捻军的一把大火,把繁华的出山口大镇,在数天之内化为灰烬!

失去家乡的祁仪人,数年之后,被迫在距原址西南2公里的清水河对面重新建造家园。那时的祁仪人,也许是信仰中国古代五行中水能克火之说的缘故,新址选座在祁河、仪河、清水河三河环抱,背后紧靠大山的山水宝地之间。实现了火中毁灭,火中涅槃;临水再生,临水永生;依山为帐,傍水而生;山养水育,渐次崛起,逐步走向繁华的辉煌之路!

源潭多水,而镇在水间。

前文已经提起过,清康熙六年(公元1667)的一场洪水灾难,迫使源潭集市东迁。实现了水中毁灭,水中涅槃,潭中乘龙,水上聚财,陆地进宝,民众倡商,走上了经济繁荣的大发展!

一山一水二个古老的大镇,历史老人让他们一样地都是从毁灭走向新生。他们举步艰难的脚步,应该如何行走?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呢?

祁仪是山区,靠山吃山,相对闭塞,行走的绝不蹒跚而漫长。但祁仪人,正像山的胸怀一样,性情朴实不张扬;耕劳之余,聘师教子;不论家底厚薄,皆以子女能读书为荣。纯朴的民风,厚蕴的文化土壤,注定她不会默默无闻久而不发,一旦爆发,将发出举世耀眼的光辉!

冯友兰诞生了。一道举世瞩目的霞光把中西文化融为一体……紧接着,冯景兰、冯淑兰、李季、李文元、冯钟钺、宗璞……他们中,有博士、硕士、大学生、军人、小学文化文化程度的农民,他们都成功了。成为了著名的专家、学者、作家、诗人……他们不属于一个单一的学科,是集哲学、教育、地质、航空、文学等多领域的一群人。

这一群人,就是从一个偏僻的小山乡里走出来的一个文化群体!

源潭是水乡,水是鱼米之乡。水路陆路,四通八达。源潭人,正如唐河水一样精灵,男人勇敢,女人聪婈;男人是水中白条,女人是龙宫精灵;筑码头,聚财源,富不忘育子,创办学堂。水一样精灵的文化理念,注定她一定会很快就要崛起。

不久,她就成了中原的“小汉口”、“小上海”!

日产白酒十万余斤;日产香烟2300余条,年产香油一百多万斤;百货、日杂、竹器铁银铜器加工、印刷、染坊各类店铺一百八十多家,商品远销川、黔、陕鄂等省,人口猛增至四万多人……

这工商业的成就,就是从一个不显眼的水陆码头发展壮大起来的!

祁仪人,源潭人,都在勇敢地往前走,都在不断地追求,他们追求的目标是美好、美好,更美好!

美好的终点,就是极致!

什么是极致呢?祁仪籍哲学泰斗冯友兰有一条名言:“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

孔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按现在的话就是说:“中庸作为一种道德,该是最高的了吧!人们缺少这种道德已经为时很久了。”

有很多人误解了“中庸”的含义。还言之凿凿的说是中庸思想害了国人。说:中。即是不彻底。比如做一件事只做到五成,而不是四成或六成。四成是谓“不及”,六成是谓为“有过”。中。即模棱两可,“折中”,“两面讨好”,“和稀泥”。庸,是庸碌。不敢有所作为,凡事“不求有功,只求无过。” 庸。是庸俗。是“柴米油盐”之类庸俗的事情。其实,中庸的确切含义是:“中”是不偏不倚,不过不不及。一句话是“恰到好处”。事情只有做到最好,就是最彻底时才是恰到好处,并没有模棱两可之意。儒家说“时中”。时中者,即随时变易之中也。

“庸”。程子说:“庸者,天下之定理。”康德说:“凡是道德的行为,都是可以成为公律的行为。”程子还说:“不易之谓庸。”不易即是不可改易。即大家都公认的公律、公德,都是应该“不易的”。

从功利方面说,凡是能使某种事最成功的办法,亦是最平常的办法,这才是“庸”。

“中”是不偏不倚,不过不不及;“庸”是最成功的办法。“中庸”就是最好。最好,就是极致。

祁仪人,追求的是一种文化的极致。

冯友兰的父亲冯台异,为了追求“极致”,吞金死于崇阳任所。

冯友兰、冯景兰、沅君(冯淑兰)三兄妹的学术成就和名望,在中国近代历史上,一门三同胞都能成为驰名中外的知名学者的恐怕除了绍兴的周树人(鲁迅)、周建人、周作人之外就没第二个了,祁仪镇的冯友兰、冯景兰、冯沅君的父辈冯台异(进士)、冯云异(秀才)、冯汉异(秀才),又是一门三杰。这在中国近代史上更是少见。今后再能出现这样的一门二代双三杰的实例恐怕是更难了。

李季的诗,把陕北的信天游入诗几乎神化。曾有人问:祁仪,为什么没有人走李季诗的路子呢?因为,李季用陕北信天游形式创作的诗歌,已经达到了顶峰。换句话说,二十一世纪的诗人再去模仿二十世纪的诗人用信天游写诗,特别是不懂信天游的人用信天游写诗,成有几何?

还有一个作家李文元,五十年代,他的小说代表作《婚事》曾被译成英、俄、日、朝鲜四种语言被介绍到国外。1958年错划右派被捕入狱而死……

因为,极致的终极需要再生。再生之前是毁灭!

尽管如此,祁仪人,仍在文化的土壤上追求着最美好!

源潭人,追求的是经济上的极致。

清末民初,源潭商品就已远销川、黔、陕鄂等省,成就了源潭经济发展的最鼎盛时期。

全国解放后,原唐南县、唐北县、唐西县合并为唐河县,县府南迁至城关(现唐河县城),随着唐河经济发展的需要,源潭的一部分企业、工厂随迁往唐河城关,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源潭的经济。

原先的经济支柱迁走了,但源潭人并没有低落,仍在拼搏,因为,源潭人已经有过一次的“涅槃”经历,只有经历了涅槃,才能明白什么叫做“永生”!

在源潭人的共同努力下,经济发展几经起落之后,现在的源潭刘岗辣椒城,又风声鹤起,名扬全国;鑫犇绿色肉牛养殖有限公司育肥的肉牛全部销往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肉牛年出栏量位于全市第一;三宝牧业有限公司年出栏生猪4.2万头,位居全市第二……

在经济发展中,源潭人是在追求一种经济的极致,而且要时刻保持着自身的经济能够继续不断地向前走下去。正如2009年的全球经济风暴中中国能够坚持下来一样,除了国家的宏观调控之外,还有源潭人自己的经济秘密。

这种秘密,正好印证了恩克斯生产价值观念的理论。

这,也许与二个乡镇人的文化理念有关。

祁仪和源潭,是唐河的二个历史文化重镇,要侃的东西很多。今日暂且打住,等下个晚上再接着侃。

事后非诸葛:

极致-毁灭-再生-发展!宇宙发展自然规律也。适度掌握这个规律,则是经过涅槃走向极致的中庸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