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见清朝皇帝要不要磕头?这个问题直到清朝末年才解决

洋人见清朝皇帝要不要磕头?这个问题直到清朝末年才解决

半部清朝外交史,始终纠缠着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洋人见了清朝皇帝,到底要不要磕头?

1793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以给乾隆帝庆祝80大寿为由,千里迢迢地来到中国,打算与清朝最高统治者进行谈判,商议取消清廷在对外贸易中设置的限制和禁令,以此来打开中国门户、开拓中国市场。

虽然马戛尔尼使团带来了一批精心挑选的礼物,但他们差点连乾隆皇帝的面都见不了——因为,他们拒绝按照三跪九叩的礼仪,谒见乾隆皇帝。双方就磕头的礼仪问题,激烈争论了很久。直到最后,乾隆皇帝“宽宏大量”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允许马戛尔尼使团不行三跪九叩的礼仪,单膝下跪即可。

这样一来,马戛尔尼使团才能够见到他们此行祝寿的对象——乾隆皇帝。然而,他们尽管在礼仪问题上略胜一筹,可在外交谈判的所有方面都失败了。因为乾隆皇帝拒绝了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

23年后的1816年,英国使臣阿美士德再次带着使团来到中国,继续马戛尔尼未能完成的任务。

阿美士德比马戛尔尼更加傲慢,根本就不愿意在磕头的问题上有所商量,他明确表示,自己在觐见英国国王时也不会磕头。但是,阿美士德比碰到了比乾隆皇帝更不好说话的嘉庆皇帝。嘉庆皇帝知道洋人不肯给自己磕头后,勃然大怒,取消陛见,下令将他们驱逐离京。

在这一段时期,清朝国力比较强盛,在磕头的问题上占据主动权。因此,每一个前往中国的洋人,都对觐见皇帝时的磕头问题十分纠结。但是,1840年,英国用炮舰洞开中国的国门后,中国国力迅速衰败。现在,轮到中国人对磕头问题纠结了。

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国人一直想派使者前往京城,觐见道光皇帝。道光皇帝坚决不允许,想尽办法要把洋人堵在外面。原因之一,便是见面时的礼仪问题。

很明显,按照当时的实际情况,道光皇帝再也无法像乾隆皇帝、嘉庆皇帝那样信心满满地要求洋人磕头;洋人恐怕连“单膝下跪”的面子都不会给道光皇帝。如果在见面时,洋人公然与道光皇帝平起平坐,以后道光皇帝还有何脸面接见群臣?有何脸面见列祖列宗?

所以,道光皇帝干脆躲着洋人,打死不肯见他们。

道光皇帝死后,咸丰皇帝继续这种策略,远远地躲着洋人。偏偏洋人是死脑筋,一心一意要来京城觐见皇帝,见不着皇帝誓不回头。于是,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京城。咸丰皇帝见洋人快要进京城了,干脆带着一帮人离开京城,跑到河北承德避暑山庄去“狩猎”了,让英法联军扑了一个空。

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按照清朝与英法俄美法等国签订的协议,必须允许各国公使进驻京城。这就是说,洋人不但进了京城,还常驻下来了。这下子,洋人见皇帝的磕头问题,便迫在眉睫了。

当然,“办法总比困难多”,中国人是颇有智慧的。当时,恭亲王奕訢掌管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负责外交事宜。他向各国公使提出,同治皇帝年幼,你们不必见他,有事来找我就行了。

恭亲王奕訢不是皇帝,各国公使见他自然不需要磕头。于是,磕头问题暂时告一段落。

可是,随着同治皇帝一天天长大,到了亲政的年龄,恭亲王奕訢再也无法用这个办法来忽悠各国公使了。怎么办呢?这时候又有一个聪明人站出来了。

这个人叫吴可读,时任河南道监察御史。吴可读上了一道奏折,叫《请勿责诸使跪拜疏》。吴可读提出,不必强求洋人磕头。为什么呢?“孟子曰,君子与禽兽何难。”对于禽兽有什么可责难的呢?意思是,不要跟禽兽一般见识。

吴可读继续阐述:“彼本不知仁义礼智信为何物;而我必欲其率五常之性。彼本不知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为何事;而我必欲其强行五伦之礼。是犹聚犬马豕羊于一堂,而令其舞蹈扬尘也。然则得其一跪一拜,岂足为朝廷荣;即任其不跪不拜,亦岂足为朝廷辱。”是说,对于不知三纲五常的洋人,他们哪怕跪拜了,也不是朝廷的荣誉;就算不跪不拜,也不是朝廷的耻辱。

吴可读这番话引用了孟子的话,又满足了朝廷高高在上的虚荣感,从而被朝廷接受了。1873年6月14日,朝廷降谕,允许洋人见同治皇帝,且在觐见时不需下跪磕头,而是行五鞠躬之礼。

6月29日,英、法、荷、美、日、俄等国公使在紫光阁觐见了同治皇帝,除了日本公使行3鞠躬之礼外,其余公使均行了5鞠躬之礼。

这一年,与英国马戛尔尼使团访华刚好相距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