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大师”遣返,“小马云”何以沦落为商人逐利的傀儡?

当商业热度与流量价值被榨干后,范小勤还是那个范小勤,被遣返只能是他唯一的宿命。

文 | 竹里

身材矮小、面色黝黑、衣着邋遢、吐字不清……画面中的男孩是“小马云”范小勤,近日,范小勤再次被推入舆论风口,与五年前靠颜值出圈的命运不同,这一次是极速下坠。

小马云被经纪公司解约

被网红经纪公司接走三年多后,范小勤被解约送回了家乡,卸下屏幕前光鲜亮丽的包装,如今的范小勤显得黯然失色。范小勤的表哥说,年前他曾试图让范小勤回归正轨,接受义务教育,当时联系到一家南京的公司,对方表示愿意对“小马云”进行资助,但未能如愿。

最终,范家父子由严辉村村干部接回。对于范家人而言,范小勤走上网红之路,意味着吃好饭、上好学,甚至改变原本的人生轨迹,但对于网红经纪公司而言,他只不过是商人逐利的傀儡,用之即弃。

确诊智力残疾 救助不该在“抛弃后”

1月6日,“小马云”范小勤从石家庄回到家乡永丰县。由于来自高风险地区,范小勤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安排下先隔离了14天,1月20日,隔离期满的“小马云”被送回严辉村。

江西永丰县严辉村,“小马云”范小勤家

回乡的范小勤,再次成为了舆论焦点,村民们说范小勤除了变胖了、会讲普通话了,其他没有什么变化。但在互联网行当里涤荡的主播,嗅觉异常敏锐。趁着大年初三,不少主播到范小勤家里拜年,带了不少红包和礼物。

一名主播拿出一张一百元问范小勤“这是多少钱”,范小勤用手遮住脸,开口便说是五块钱,随后又说是六块钱,一个13岁的孩子,为何连数字都不认识。原来,经专业机构鉴定,范小勤为智力二级残疾,最新消息显示,永丰县残联于2月22日为范小勤办理了残疾证。

虽然种种猜测被证实为谣言,但范小勤的现状仍令众多网民唏嘘。根据范小勤一家的情况,范小勤母亲有类似智力残疾,父亲范家发有肢体残疾,哥哥范小勇系智力三级残疾。按照政策,他们每人每月可获得数十元的护理补贴和数十元的残疾生活补助。

看得出来,当地相关部门已经想尽办法承担起了兜底责任,让人对范小勤一家的生活,多了一丝安慰。可是仔细想想这个时间点,又会觉得有些讽刺。既然符合申领条件,为什么要等到今日才办理?换言之,救助“小马云”,不该等到被“抛弃”后。

对于经纪公司接走范小勤又送回的行为,也有必要做更多的追问。以现在专业机构测定的范小勤智力情况,他们不太可能没有发觉,他们有没有及时和范家发沟通?有没有考虑过怎么保障范小勤的义务教育?有没有尽到事实监护人的责任?

面对生长缓慢、精神状态不佳的范小勤,有网友质疑经纪公司对其注射了药物抑制了生长。经纪公司通过微博辟谣称,范小勤已被三甲医院确诊为矮小症,近12年身高增长缓慢,每年增长具体不详。

背后老板“催眠大师” 打了什么算盘

时间回到2015年上半年,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拍摄并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的主角是当时7岁的范小勤,因为长相神似马云,被网友称为“小马云”。马云本人也专门转发了范小勤的照片,说“感觉自己在照镜子”。

范小勤原本可以借助这次机会,接受马云的帮助,达成父母对他最简单的愿望——吃好饭,上好学。但命运似乎给他开了个玩笑,2017年,范小勤被一个自称“催眠大师”的刘长江带走到河北石家庄读书,当时对方口头允诺会好好培育范小勤。

范父觉着范小勤今后的日子有了着落,有人替他减轻负担,刘长江还安排人将范家的房子装修一新,家居也换了个遍儿,范父内心感激。但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原本应该上学读书的范小勤,频繁在社交平台露面:走秀、直播带货、做代言、上综艺甚至拍电影。

据天眼查显示,在签约范小勤后,刘长江以“小马总”的名字开设了两家公司,分别为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小马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前者刘长江持股95.7%,范父持股2.8%。

除此之外刘长江还有三家公司,成立时间最久的是河北经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从2017年开始,该公司便大量注册小马总的商标,分类包括食品、网站、办公用品、啤酒饮料等。当时光抖音号就注册了4个,均用来记录范小勤的生活。

令人咋舌的是,范小勤背后老板刘长江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催眠师”,并且号称是世界第一名华人催眠大师。笔者查询发现,几年前他确实作为嘉宾出现在各大卫视,后凭借催眠师的知名度,创立了长江催眠网站,提供催眠培训、催眠治疗等业务。

范小勤(左一)与刘长江(右一)

刘长江推出过一套课程培训CD,售价高达1298元,催眠的疗效也被宣传得“神乎其神”:提高免疫力、放松净化心灵、减肥丰胸美容、男性精力旺盛、超级记忆力等。目前,长江催眠网站已经无法访问。

耽误了学业,延误了救助,“催眠师”老板,并未带给“小马云”正面影响。现在,被解约的“小马云”,日子也没有回到从前平静的生活。

范小勤的表哥说,这两天,也有其他经纪公司来村里邀约,要签约范小勤。但这一次,范父果断拒绝了。经历了三年的“华丽包装”,范父似乎清醒地意识到,把“小马云”留在身边照看,“至少能教好一点点”。

相比之下,另一位曾经的小网红钟美美的父母在流量鼎盛时,便决然地拒绝了一纸合约和一套房子。他们懂取舍,知轻重,明白什么年龄段的孩子该干什么事。在监护义务上,有网友批评范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们不能要求一个生活在贫困中的家庭,有如此高的觉悟,这样的批评显然有些过激。

正如央视网评的那样,如果孩子在家里也能吃好饭、有学上,他可能就未必同意孩子被接走,或者最起码会有更多的底气,去追问孩子在外面过得好不好,而不是采取放任的态度。

范小勤回乡后,江西永丰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公开表示,将安排范小勤在村小严辉小学四年级继续就读,严辉小学梅校长表示,由于自己还未掌握范小勤的智力、学习等情况,后续将结合范小勤实际学习情况,制定具体教学方案。

目前,有关范小勤的社交媒体内容均已被清空。“小马云”最终还是沦为了网红经济时代的“工具人”,当商业热度与流量价值被榨干后,范小勤还是那个范小勤,被遣返只能是他唯一的宿命。如果可以重来,请选择一个13岁孩子该走的路,这是警醒,也是告诫。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上游新闻、蓝鲸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