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尚志:被开除党籍,仍坚持抗日斗争,提起大名就让日军闻风丧胆

赵尚志是一位传奇的抗日英雄,他和另一位东北抗联将领杨靖宇合称为中国东北抗战的“南杨北赵”。

当年在东北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场上,只要是提到赵尚志的大名,就会让日军吓破了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里曾经流传了这样一句话:“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赵尚志于1908年10月出生在辽宁省朝阳县喇嘛店的一个农民家庭中,父亲赵振铎是清末时期的一位秀才,在县里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由于受到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的影响,赵振铎主张家乡自治,提倡民主运动。

在家庭的熏陶下,幼年的赵尚志就开始跟随父亲读书识字,接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

赵尚志

1917年初,赵振铎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军阀而受到迫害,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逃到了哈尔滨生活。两年后,赵尚志也跟随母亲来到了哈尔滨,年仅轻轻的赵尚志为了分担家庭生计的压力,做过学徒、杂役、信差等,种种经历使得赵尚志逐渐成长为一个能够吃苦耐劳,以及具有反抗精神的少年。

尽管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十分拮据,但赵振铎还是希望儿子赵尚志能够尽可能多的读书。

1925年,17岁的赵尚志考入了当时新开的一所私立学校许公中学,这是一所专门为中东铁路培养技术人才的学校,也就是在这个学校里,让赵尚志的人生开始彻底发生了改变。

赵尚志深知读书的机会非常难得,他刻苦学习,在课外读了很多关于孙中山、李大钊、鲁迅、高尔基等人的著作,还经常看《晨报》《拓荒者》《现代学生》等进步思想的报刊,开阔了自己的思想境界。

“五卅惨案”发生后,全国反帝的浪潮像海啸一样涌来,哈尔滨的学生们也冲破了反动军阀的控制,迅速加入到了声援的斗争中。

五卅惨案

赵尚志在中共特别支部的领导下,组织起了许公学校的学生会,亲自带领学生走上街头演讲,揭露帝国主义的野蛮暴行,号召抵制日货,开展募捐活动。并把募捐而来的大量捐款寄往上海,分发给在“五卅惨案”中受难的工人和学生的家属。

1926年3月,蒋介石策划发动了“中山舰事件”,疯狂逮捕和残杀共产党人员。随后,蒋介石又提出了“整理党务案”,要求黄埔军校的学生全部都要表明党籍,不准跨党。

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组织的建议,赵尚志毅然退出了黄埔军校第四期,重新返回到了东北地区,投入到一场反帝反军阀的革命斗争中。

由于日本特务的告密,在长春开展革命工作的赵尚志被反动派军阀抓捕,尽管在狱中受尽了严刑拷打,但他始终都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

直到1928年底,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后,释放了大批关押在东北监狱里的国民党人员,并把有嫌疑的赵尚志押解到了南京。

经过国民政府江苏省高等法院几个月的审理,最终以“孙中山先生忠实之信徒”的理由,将赵尚志无罪释放。

1930年4月,赵尚志又因为揭露国民党利用工贼来迷惑工人、学生,进行反动宣传的活动,而第二次被捕入狱,但这次他的共产党员身份也暴露了。

面对狱中的各种残忍酷刑,赵尚志坚持斗争,毫不屈服,敌人只好把他关到监狱里。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赵尚志才在东北中共满洲省委的营救下出狱。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赵尚志主要负责联络在东北地区的各个抗日武装,阻止日本侵略军北上,展开哈尔滨保卫战。

但是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实在是太大,哈尔滨保卫战失败。从此以后,赵尚志就深入到了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抗日游击战。

“九·一八”事变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赵尚志的名字开始让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

“九·一八”事变之后,北京大学的学生张甲洲和几个同学一起回到巴彦,拉起了一支200余人抗日游击武装。他积极改造土匪和分散的武装力量,使巴彦游击队很快就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在北满的武装开拓者。

1932年5月,赵尚志奉命前往巴彦,他的任务是“改造张甲洲的巴彦游击队”。

赵尚志化名为李育才,参加了张甲洲的巴彦游击队,由于赵尚志接受过黄埔军校专业的军事教育,很快就在队伍中崭露头角,被张甲洲任命为游击队参谋长,而队伍中的其他人都称他为“李先生”。

赵尚志利用巴彦地区山高林密、远离日伪控制区的有利地形,不断地主动出击,端掉了日伪军的据点。

张甲洲塑像

8月16日,在张甲洲和赵尚志的带领下,巴彦游击队打响了攻打巴彦县城的第一枪。

赵尚志率领游击队员奋勇拼杀,一举攻占了巴彦县城,全歼日军128人,伪军344人,还击落了一架日军低空盘旋侦察的飞机。

巴彦一战取得胜利之后,在当时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下,把巴彦游击队改编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36军江北独立师,师长由张甲洲担任,赵尚志则担任政治部主任。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改编后的江北独立师奇袭兴隆镇,大破东兴县,辗转在松花江北岸十多个县,在北满点燃了熊熊的抗日烽火。

赵尚志在东北地区一跃成为了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但是在老百姓和抗日战士的眼里,赵尚志看上去怎么都不像个领导干部,瘦小的身材,平时的穿着也非常随便,总是穿着从日军那缴获来的一件旧军装。?而且,赵尚志还很少洗脸,他解释说:

“小日本还没打出去,怎么敢要脸。”

巴彦游击队员

日本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对于赵尚志和张甲洲在北满领导的抗日活动十分震怒,为了彻底肃清在北满的抗日分子,武藤信义调集重兵,开始对江北独立师进行疯狂反扑。终因寡不敌众,付出了惨重代价的江北独立师被迫撤往山区。

天气越来越冷,日军的封锁也越来越严,江北独立师几乎得不到任何的补给供应。在一次场战斗中,赵尚志的左脸不幸中弹,导致左眼受伤,不得不离开队伍,返回哈尔滨养伤。

赵尚志找到哈尔滨的中共满洲省委,汇报了江北独立师失败的情况。但党组织对赵尚志产生了一些误会,将江北独立师的失败归咎于在赵尚志身上,并开除了他的党籍,党组织的这个决定让他无法接受。

在哈尔滨养伤一段时间里,赵尚志再也坐不住了,抗日的信念强烈激励着他重新树立信心,他急切想要重新建立起一支抗日武装力量。

赵尚志突然想到,过去在巴彦游击队的时候,听人说在宾县一带活动着一支小有名气的孙朝阳领导的抗日义勇军。

赵尚志觉得可以到孙朝阳那里去试试,争取说服他们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抗日武装力量。

于是,赵尚志再一次隐姓埋名来到了孙朝阳所在的义勇军部队,孙朝阳看到赵尚志又黑、又瘦、又矮的身材,就派他去当喂马的马夫。

为了能够留在义勇军部队里,从而实现自己的抗日理想,赵尚志就心甘情愿地去当了马夫。

不久后,孙朝阳的义勇军部队遭到了日军的围剿,而孙朝阳却“只懂得偷袭,打了就跑”,面对日军的包围瞬间变得束手无策。

此时的赵尚志挺身而出,对孙朝阳说:

“现在应趁宾县城内守敌空虚之际,出兵袭击县城,胜可进,败可退,以攻为守,强似坐以待毙。”

赵尚志(中间)

孙朝阳随即召开军事会议,赵尚志把“如何安排兵力,如何选择行军路线,以及作战方案等”全部说了出来,讲的是头头是道,有条不紊。

按照赵尚志部署的行动计划,孙朝阳派出一部分部队在赵尚志的带领下,袭击宾县县城,迫使围剿孙朝阳的日军部队解散了包围圈,将兵力调回增援宾县县城。

战斗结束之后,孙朝阳提拔赵尚志担任义勇军参谋长,向着争取把它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迈进了一大步。

就在赵尚志企图在参谋长位置上大展宏图的时候,日本关东军就对珠河一带的义勇军和山林队许以高官厚禄,进行安抚收买。

恰巧在这个时候,一个自称从北平来的人邀请孙朝阳,到北平去参加张学良召开的义勇军首脑会议,赵尚志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劝说孙朝阳不要中了日军的计谋。

日本关东军

孙朝阳不仅没有听赵尚志的劝说,反而听信了敌人的谗言,打算要秘密枪杀赵尚志。

得到了这个消息,赵尚志急忙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人离开了孙朝阳的部队。

正如赵尚志所预料的那样,孙朝阳在哈尔滨顾乡屯被日伪警察逮捕。

但是,赵尚志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营救计划,孙朝阳就被日本宪兵处决杀害。赵尚志只得带着手下的6个人来到珠河创建自己的抗日游击队。

1933年10月,在珠河县委的帮助下,赵尚志创建了东北珠河反日游击队。不到一年的时间,珠河反日游击队迅速发展壮大,从最开始的6个人,两条枪,一下子发展到了450多人。

1934年6月,东北珠河反日游击队扩编为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由赵尚志担任总司令。

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在抗日游击战中,不断取得胜利,打得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成了日军的一块心病。

赵尚志画像

1934年8月,几架日军飞机飞到了赵尚志领导的哈东支队上空,随即撒下了大量的传单,?传单上印着赵尚志的父亲赵振铎亲手写的一封劝降信:

“为父身患重病,神志昏乱,命在旦夕,望孝顺吾儿接到信后,一定身系全家人之安危,尽早归顺大日本皇军,此乃上上之策。”

就在几天之前,日本宪兵队秘密抓捕了年老体迈的赵振铎,威逼他给儿子赵尚志写下劝降信。

当赵尚志反复读了这封劝降信后,却突然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对父亲的被抓一事,选择了不管不顾,继续开展他的抗日事业。

原来,赵振铎早就与赵尚志有过约定,以古人“从治命,不从乱命”的历史典故,如果在信中出现了“乱命”两个字,那就表示是被日本人逼迫而写的,千万不可按照信中所说的去办。

这封劝降信发出去了好多天,日本关东军却迟迟没有等到赵尚志前来投降,于是开始频繁地折磨赵振铎,?赵振铎坚持说:

“儿子赵尚志前几年和几个同学一起进关做生意,得病死在关内了,现在在珠河的赵尚志,应该不是自己的儿子。”

因为赵振铎信奉天主教,他经常在日本宪兵队里做祷告、唱耶稣歌,无奈之下,日本关东军只好将他释放。

1935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经过详细的调查,正式恢复了赵尚志的共产党员党籍,并充分肯定了他在被开除党籍期间,坚持抗日斗争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不断发展壮大,正式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担任军长,?成为了日本关东军的一个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悬赏一万元买赵尚志的首级。

日军曾派出3000多兵力围剿赵尚志,最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日本关东军第40师团长无奈地说出了一句话:

“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就在赵尚志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的军力日益强盛的同时,杨靖宇正率领着部队挥师南下;李兆麟也在后方根据地设立了小型兵工厂,并成立了联军军政干部学校;31岁的女英雄赵一曼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在珠河慷慨就义。

正是由于这些抗日英雄的存在,才写下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最为辉煌的抗日篇章。